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科工狂人 > 第029章 颠覆知识
    东林国发生的这起公共性疾病事件,一直在持续。

    医学部门完全束手无策,找不到任何对治的方法。

    患者越来越多,最终引发了恐慌潮。

    医科院士发现这种敏电菌体,是在电场作用下致病患者后,召请了物理学家的介入。

    经过各种试验反应,物理学家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这种非生物菌体,的确受电场作用,在电场激发下表现出细菌活性,但它本质并非生物类群,它是一种受电场操纵的非生物质。只要切断电场,它们就会恢复平静。”

    结论出来之后,马上在患者身上得到验证:

    患者在电场屏蔽室内,身上的痛苦解除,并恢复了神智。

    由于这是一种新发现的“病菌”,而且突破了医学常识,并且看上去还跟物理领域相关,一时之间震惊了东林国的学术界。

    在各领域科研翘楚的参与下,他们找到了这种敏电菌体的源头——来自刚收回的月球泥样。

    这个源头结果,不仅再一次震惊了学术界,更震惊了东林国的首脑阶层。

    他们这才想到了在此之前,来自唐国提出的善意提醒。

    “看来,是我们急功近切、疏忽大意了。”

    不少人开始心生悔疚。

    但另一种声音出现了:

    “唐国在前几年,同样进行了月土的采样,为什么他们没有发生这种敏电菌体事件?”

    “他们肯定进行了月土的杀毒……”

    “可这敏电菌体并非生物菌群,完全不被消毒杀灭。”

    “难道唐国有不一样的消毒方式?”

    “请外务省出面,向唐国专家请教。”

    ……

    陈虹拿到了化工虫子样本。

    看着就让人恶心。

    很细长,两头尖,不活动的时候,头尾相咬,缩成一个O形。

    “这虫子身上散发出一种酸味,一两条闻起来不明显,但成堆成团的时候,闻起来就恶心,直接让人胃发酸,直吐的冲动。”

    助手拿着虫子样本在陈虹面前晃晃。

    好在是用玻璃瓶装着,不然,陈虹绝对不敢去接。

    “今天我会成功禁食。”

    陈虹用手摸了摸胃部,感觉今天一天的食欲全被透析掉了。

    “经过试验,这种虫子也吃一些腐败的东西,但更喜欢塑胶产品。”

    助手道。

    “提取它的DNA,看看是不是我们之前检测过的基因异变品种。”

    经过基因比对之后,得出确定的结果。

    “不是进化结果,还真是基因异变的结果。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助手一脸诧异地问道。

    “这肯定不是好事啊!”

    陈虹道:

    “你想想,这是发生了基因异变,是打破了原有的基因表达,鬼知道下次再异变,会异变成什么怪物出来?”

    “也是!”

    助手点点头,想了想,道:

    “不过,好歹这虫子能吃化工垃圾,把它们用在环保处理方面,是造福社会的事情。”

    “这种通过基因异变得出来的品种,不一定是稳定的基因品种,而且能不能保持稳定的基因延续,是个未知问题。”

    这时,陈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接,是上司打来的。

    “好,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陈虹交待了助手一些事情,然后赶去了上司办公室。

    上司是一名女性前辈,手里正拿着一份分析报告,见了陈虹进来,示意陈虹坐下,然后把报告放在面前扣着:

    “化工虫子的基因源头,有结果没有?”

    陈虹点点头,回答道:

    “有结果了。是我们上次检测到基因异变的虫卵,十几天的时间,就长成虫子了。”

    “这虫子的成长期较短,所以会很快印证到我们的发现。这起诱导信号引发的跨物种基因异变,让人疑虑重重,忧心仲仲啊!这虫子还能很快就被印证到,但那些胎生的基因异变,短则一年半载,长的甚至是几年时间,比如婴儿……真发现被印证到时,已是为时晚矣!”

    上司这话,让她本人一阵不寒而栗。

    陈虹听着,也是一阵脊背发冷。

    “关键我们还查不出这诱导信号是怎么来的。”

    上司露出不安的眼神道。

    “是……让人挺不安的。”

    陈虹无能为力地附和道。

    上司沉思片刻,然后回过了神,把手上扣着的那份报告推到了陈虹的面前:

    “疾控中心刚发来的。看看——”

    陈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上司凝重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喜事。

    拿起这份报告,陈虹只是瞥上一眼,马上脸色变了:

    “什么,‘双e’病毒又发生了异变?这次是从……‘双e’变回了单‘e’病毒?”

    陈虹使劲翻,一直翻看到最后:

    “这……太让人……太让人……”

    刚开始,发现了“e”状病毒。接着“e”状病毒发生基因异变,变成了“双e”。

    虽然是发生了基因异变,可好歹是病毒的感染能力下降了,也不传染了,而且一离开宿主就会死掉,这样的基因异变怎么看都是好事。

    可现在,这“双e”病毒竟然会返向异变,变回了原来的“e”状病毒!?

    “感觉所有的研究,都白费了,所有的工作,又被打乱了!”

    上司看着慌乱的陈虹,十分无奈地道:

    “异变成‘双e’的原因,我们没有找到。现在又发生了异变。竟然不是向前异变,而是返向异变……跟闹着玩似的,真是活见鬼了!”

    陈虹用手摸着额头,头痛无比的样子,指着报告中的文字道:

    “感染能力回来了,原本消失的一些病毒能力,也重现了……我感觉我的知识观被颠覆了!”

    “是的,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学到的知识,都不够用了。在这些新鲜事物面前,我们毫无经验可言……感觉大自然规则,变得难以揣摩起来了。”

    上司也是一副头痛的样子。

    “那……现在该怎么办?或许是我们能力有限,应该去国际上请一些厉害的专家来帮助。”

    陈虹建议道。

    听到陈虹的建议,上司摇了摇头:

    “前不久,国际联合卫生组织成立了一个考察团,成员大都是这方面的专家,前来我国考察‘e’状病毒状况。关于这种新病毒,他们也是无能为力。有一个来自北极国的成员,他不是病毒专家,也不是流行病学专家,更不是基因工程专家。他是学物理的,是这次考察团的临时团长。他看了‘e’状病毒和‘双e’病毒前后对比后,提出了一个很不靠谱的看法,他说这病毒异变看起来,怎么有点像量子跃迁?”

    陈虹一听,有点哭笑不得起来。

    上司讲到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还给我们讲解量子跃迁是怎么回事,结合着‘e’状病毒和‘双e’病毒的活性能力,听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但这病毒是医学事件,跟物理事件压根不是一回事,我们就权当是他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而给我们开的一个玩笑。”

    ……

    唐起在一面宽大的写字板前,陷入了思考当中。

    写字板上面画着一个奇点大爆炸,接着画着宇宙雏形,然后唐起拿起可擦写水笔,在宇宙雏形上划出一条普朗克常数线。

    智禅大师的意思是,我们的宇宙并不代表物质的世界……唐起抓着下巴琢磨着智禅大师的话,尝试深度的解读:

    “我们看到的物质世界,是建立在能量场上而成的,能量场一旦溃散,物质世界就会分崩离析。他把量子波函数解读为我们本来面目的心,是心起了作用,产生了真空能量的波动,然后出现了能量场。能量场一出来,能量就呈现出粒子性和波动性,然后就构建了物质的世界。”

    嗯,听上去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不过……唐起侧起了脸,用另一个角度摸着下巴:

    “这很明显出现了悖论——我们本来面目的心,即所有人的心在起作用,那怎么说得通?即便是我们这些物理学家,也不见得天天在想着怎么去构建宇宙。至于吃瓜的普罗大众,更没这闲工夫用心念去构建宇宙。再说,宇宙在人类之前,就存在了一百三十多亿年,这又是谁的心念在起作用?上帝吗?越分析,越觉得荒谬!”

    这时,陈虹打来电话。

    ——自从陈虹被召来石城组队后,她倒是频频地联络唐起了。

    “上疾控网没?”

    陈虹开口直问道。

    “今天还没上过呢。”

    唐起知道肯定有事了,于是问上一句:

    “发生大事了?”

    “‘双e’病毒又发生了异变,这次是从‘双e’变回了单‘e’!”

    “从‘双e’变回了单‘e’?”

    听到这个消息,唐起的脑海里浮现出“双e”与单“e”的形状,并且来回切换着:

    “怎么这病毒,跟闹着玩似的?”

    “有意思吧?”

    陈虹无力吐槽:

    “变成单‘e’后,感染能力马上恢复,一下子又传播了开来。我现在……是我们整个团队,都头痛死了,根本拿这个‘e’状病毒毫无办法。”

    “病毒异变,都是单向性异变的吧?从没听过会返向异变!”

    唐起百思不得其解。

    “额,唐起,我问你一个事。”

    陈虹想起了北极国那个考察成员,于是问道:

    “你觉得这单‘e’变‘双e’,是一种量子跃迁吗?然后又从‘双e’变回单‘e’,还是一种量子跃迁吗?”

    唐起一听,脑子里马上浮现出“e”状病毒及“双e”病毒的活性表现,突然眼睛一亮……

    “你怎么不笑的?”

    没有听到唐起发出笑声的陈虹,反而有点诧异起来:

    “你不觉得把这病毒异变,看成量子跃迁现象,是很搞笑的事情吗?”

    “陈虹,所有医学病理其实都可以用物理角度来解读,粒子构成了万物,包括生物细胞在内,都可以用粒子行为来描述细胞活动。比如所有的消毒方式,都是为了改变病菌体的原子或分子结构,使之失活或解体。再比如癌变,所有癌症的根源其实是细胞电子被抢夺之后而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