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科工狂人 > 第028章 敏电菌体
    “把意识当成耦合常数,统一起来?”

    咖啡馆里,陈虹听到唐起的陈述,也是一脸迷惑:

    “用统一意识的角度,去合并量子方程波函数的三种主流诠释?”

    搞生物基因的陈虹,对量子论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波函数的三种主流诠释,都从不同的角度作出诠释,乍看上去都符合波函数,但三者并非兼容,甚至存在矛盾。要说将三者统一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超弦理论就是完全摒弃了这些诠释,重新从源头——微观客体,视微观客体为粒子,改为一维弦,重新另创一套理论。

    “是的,他是这样给我提示的。”

    唐起叹了一口气,脸上现出失望的表情:

    “本来大师前面的话,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但他最后还是要把人的意识,并入系统去考虑,这让我不得不放弃他的建议。因为把人的意识并入测量系统去考虑,这在科学上是排斥的。科学研究客观事物,怎么能带入主观意识?”

    “量子现象不是表明,都跟意识有关系吗?”

    陈虹同样不解,为什么科学界这么排斥把意识并入系统去考虑。

    普罗大众第一次接触量子论,更多是被“量子纠缠”呈现出的“幽灵般的超距离作用”而吸引,以及“观察者效应”引发关于意识的思考,无不认为量子现象充分说明了意识的重要性,甚至有人认为量子揭示的是什么灵魂等等。

    “科学界是这样认为的:主观只是一种旁观角度,只是见证客观存在的作用,并不参与客观运行。换言之,客观事物是独立运作的,不受主观支配,主观只是充当了旁观者而已,吃瓜观众。”

    唐起解释道。

    “有道理,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陈虹道:

    “生活中我们所有人,不都是这样的体验吗?仿佛什么事都跟我无关,我就看着,以第三视角在看着而已。”

    “所以,智禅大师给的提示,我认为好像没有任何价值。”

    “这么说,你白跑回去向他请教了,还被他驳得一无是处。”

    “还是有点收获的,至少他那句要提升我们的认知意识水平,是让我倍有感触的。”

    这时候,大厅里的悬挂电视正在播午间新闻:

    画面是一个河边。

    不是郊外大河,而是城中内河。

    河边上浮着一堆生活垃圾,随波逐浪,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岸边的水泥板块。

    记者的声音在道: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水面垃圾,长出了一些古怪的虫子。看这些塑料袋,还有饮料瓶子,仔细看看会发现上面都有一些虫咬的痕迹……”

    随着镜头的拉近、放大,只见那些塑料袋、塑料瓶子出现了斑斑驳驳的噬咬痕迹,就跟菜叶子被菜虫子咬过一样。

    记者还捞起一个塑料瓶子,当着镜头解说道:

    “看到了吗,这些灰青色的虫子,像蛆一样的虫子,正在是吃瓶子……太让人惊讶了。更惊讶的是,这样的距离让我闻到一股辛酸的化学气味,可以断定是从这些古怪虫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辛酸的化学气味?

    唐起一怔!

    他想起了上次跟陈虹约会时,发生了不愉快,结果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到一个江边,还无意间拨打了叶学海的电话,与他争论起平行空间的事情来。

    当时挂了电话后,唐起就闻到了一股垃圾分解时的化学气味,他当时没有去注意。

    现在看到这个新闻后,唐起马上肯定了下来:那江边一定也出现了这些古怪的虫子!

    “千古奇闻,虫子什么时候开始吃起塑料来了?这塑料是聚乙烯,化学材料,这么说来,这些虫子是一种有化学分解能力的益虫了?”

    旁边一个客人发出惊叹的声音。

    “这算不算一种进化?”

    同桌的另一个客人调侃道:

    “看样子,人类造成的恶劣环境,逼迫虫子发生了进化,人类真了不起啊!”

    唐起与陈虹面面相觑。

    听上去,好像是件好事情。

    工业化大生产的时代,化工材料大行其道,但产生的化工垃圾处理起来是个头痛的问题。焚烧会产生有毒气体,而填埋则需要上百千年的分解时间。现在出现了这种吃化工材料的虫子,完全可以用它们来分解这些化工垃圾啊!

    唐起轻声问陈虹道:

    “前一阵子,你不是发现很多生物,包括一些细菌,都发生了个别基因诱导性异变吗?还说这只是一种苗头,并没发现异变出来的恶果。这种能分解化工垃圾的虫子,会不会就是基因异变的结果?”

    陈虹一听,眼睛一亮,赶紧给她的科研组打去电话,要求务必弄到这些虫子样本。

    “现在播报一则国际新闻。”

    电视上,新闻主播开始播报一则来自东林国的新闻。

    镜头切换……

    屏幕出现大量病床的画面,很多患者躺在床上,一身僵硬,然后抽搐,表情扭曲。

    “这是发生在东林国一起突发公共性疾病事件,患者身上的症状类似癫痫发作。经医生诊断,患者的大脑并没发生病变,功能正常。患者症状表现,来自于身体神经元感染某种敏电菌体,疑与太空细菌有关。目前,东林国的医学界正进一步追查当中。”

    陈虹看看屏幕,又看看唐起,一个眼神就会意过来:

    “该不会是跟刚采集回来的月壤有关吧?”

    唐起一怔,想到东林国刚不久才结束的探月工程,据悉唐国还专门发出善意的提醒:小心太空细菌。

    “相信东林国也会有这方面的疑虑吧。”

    唐起接着问道:

    “这敏电菌体,是什么菌体?”

    陈虹摇摇头:

    “第一次听说,应该也是细菌类吧。”

    “或许你哥会知道。”

    唐起道。

    陈冲是搞生物学的,他可能会听过这种细菌。

    “我哥现在不会去理这些传闻,他正与医学团队在研制‘e’状病毒的各种试剂,寻找能治愈这种眼疾的药方。”

    陈虹说到这里,看看手机时间,然后抬头看唐起:

    “我得回去了。”

    唐起也看看时间,觉得是应该回去了:

    “好吧!”

    就在两人准备要走……

    这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人走上前来,指着陈虹叫了起来:

    “你是……陈虹师妹——?”

    “你是——?”

    陈虹一脸茫然,这突然间冒出来一个陌生人,竟然认识她,这让她有点失措不及。

    对方赶紧取下密封眼罩,然后匆匆戴上:

    “认出来没?”

    陈虹继续一脸茫然。

    唐起老早认出来了,毕竟前几天才刚见过,于是提示陈虹道:

    “原子核物理学专业那个,跟你同届的宋昌,想不起来吗?”

    “不是同届,”

    宋昌诧异地看着唐起,大概搞不懂唐起会把这事搞混:

    “大陈虹师妹一届。当时认识陈虹师妹,还是秦灿带她来我们系玩才认识的。我记得秦灿当时介绍陈虹师妹时,说她是他女朋友,结果吃了陈虹师妹一记粉拳。”

    “哦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啊——!”

    陈虹恍然过来,一脸惊喜,然后问道:

    “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还认得出我……对了,你现在在哪高就?应该是从事对口的研究工作吧?”

    听到宋昌吐露秦灿的陈年往事,唐起心中一愣……原来这个平行世界的秦灿,他追过陈虹,但为什么没有走到一起?

    再看看一旁的陈虹,唐起暗想她压根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她跟秦灿竟然结婚了吧?

    想到这,感觉挺有意思,却又让人有点小醋意。

    ……等等,这个世界的陈虹,跟原世界的陈虹,到底算不算同一个人?

    ……

    东林国。

    探月返回舱收回后,月壤泥样封存的馆所,方圆三十公里的范围,发生了公共性疾病事件,越来越多的居民,出现了类似癫痫发作的症状。

    患者浑身僵硬,抽搐,表情扭曲,极度痛苦。

    刚开始,没人当这是一种天灾预兆,都认为这是一种常见疾病的发生,直到越来越多的居民出现相同的症状,直到该市的医院被患者挤满、挤爆……

    医生对这症状,束手无策!

    原本以为是癫痫病,结果发现压根不是——病症根源并非来自患者脑部,而是来自患者身体里的神经。

    “初步诊断,是身体神经感染了一种怪异的细菌。这种细菌与常见菌群有着相当独特的特征——它是非生物,但表现出细菌活体特性。”

    细菌属于生物类群,而非生物细菌,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之事——细菌存在的前提条件,它首先是一种微生物,换言之,非生物怎么会有细菌类群?

    疾控中心得出的报告,让卫务长震惊不已。

    “非生物?却表现出细菌活体特性?”

    卫务长思考良久,询问道:

    “能消菌杀灭吗?”

    “这种非生物菌体,没有活性,即严格意义上讲的‘非生命’,所以抗生素、消毒产品,都对它们无效。”

    医科院士看到卫务长还是一脸惑然不解的表情,只好重申道:

    “严格来说,它们其实并非菌体,而是不可描述的非生物体。”

    “是病毒吗?会不会是来自唐国的‘e’状病毒变异品种?”

    病毒严格意义上讲,也是非生物体。

    卫务长第一个想到病毒的可能。

    “额……,它们的构成不含DNA或RNA,甚至连保护性外壳都不存在,可以断定并非病毒。”

    “那它们是怎么表现出菌体特性的?”

    “好像是电场作用激发的结果。”

    医科院士继续道:

    “它们对电场很敏感,然后沿着人体神经元进入神经系统,有朝大脑部位聚合的征兆。”

    “电场作用?”

    卫务长一脸诧异:

    “听上去,这不是我们卫生部管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