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科工狂人 > 第027章 耦合常数【为盟主“巴实荷花”加更】
    唐起一时之间,找不到驳倒智禅大师的论据,场面出现了沉默。

    安静中,唐起抬头望向窗外。

    此时夜色如漆,窗外一片乌黑。

    室内灯光照在外面的走道上,灯光与夜幕出现了一道相交融的分界线,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夜幕衬托下,被灯光“抠”了出来。

    ……是西姆师兄!

    身高两米,特征太明显了。

    西姆师兄看样子是想进来找智禅大师,但发现唐起在里面,于是还没走到达摩院的他,就掉头离去。

    唐起目送着他的离开,直到他的背影隐没在夜幕里,发出微微的光芒……

    脑子被智禅大师驳得一塌糊涂的唐起,愣是没注意到这微微的光芒,竟然是从西姆师兄身上发出来的。

    眼看窗外的唐起,此时在想:

    宇宙是一个整体,可以从微观角度来看它,也可以从宏观角度来审视它,为什么这样的一个整体,却要分从两套理论来解释它?

    更让人不得其解的是,既然量子论能正确解释微观世界,相对论同样也能正确解读宏观世界,那为什么当两套理论合在一起时,却彼此不相容?

    ……难道真如智禅大师所言,普朗克常数分界线,没有划到宇宙大爆炸的奇点上?它距离奇点还有一段是物质世界理解不了的距离?

    “要按大师的意思,波粒二象性是先有波态,后有粒子态的了?”

    “在能量场里,压根无分先后,分先后,纯粹是无聊瞎扯。但是,能量场外,你觉得还会有粒子态吗?”

    智禅大师这话,再次让唐起惊愕住。

    答案是很肯定的,能量场外,肯定不存在粒子态了。

    “仔细想想吧,”

    看到唐起被问住,智禅大师提示道:

    “为什么粒子有衰变之说,而波无衰变之说?”

    所有粒子都会发生衰变现象,哪怕是极其稳定的质子,也会衰变。

    粒子物理标准模型里,预言了质子的衰变,因质子衰变时间堪比宇宙寿命,现实中不可能发现到它的衰变现象。

    智禅大师的提示,再次让唐起一脸迷惑。

    以唐起的学识,已经不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了,而是基础科学发展水平,真的到了瓶颈之地,虽然能发现一些新的科研问题,却不能用科学解释清楚。甚至有一种错觉,科研越进展,越不能解释的问题越多。

    智禅大师解除盘坐姿势,终于从地下站了起来:

    “人类将宇宙看成是一个物质世界,很可能是一种幸存者效应。宇宙的存在,它可能不代表着物质的世界。如果宇宙的出现,就是代表物质世界的话,就应该让粒子永不衰变才对,或者粒子应该有逆衰变的秉性才合理——衰变到一定程度,经过补救,又可以逆衰变回来,这样构成的物质世界,才是永恒的世界。

    再者,从体量上讲,宇宙毕竟是虚空占了绝大部分空间,就算是原子、原子核以内,同样是虚空占据绝大部分空间。所以宇宙真不代表物质世界。”

    唐起一再怔怔地看着智禅大师。

    ……这和尚,好多古怪的问题啊!好刁钻的思维能力!

    但他前面一番话下来,提到粒子衰变问题,明显的意思是:为什么粒子一定要发生衰变,而波却没有衰变之说?也即是物质世界为什么会有毁灭的倾向?

    宇宙真要代表物质世界,的确不应该有毁灭的设定啊!

    进一步思考,宇宙的本源是什么?难道物质世界只是一种“毛将蔫附”的过客?当所有过客都毁灭过后,致使宇宙热寂,那才是它该有的本来面目?

    智禅大师见唐起提不起反驳了,一再沉默,于是看看窗外,说道:

    “很晚了,唐老师要不今晚在寺院落歇一宿吧。”

    “哦,不了,我还是赶回去吧。”

    唐起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看看窗外的夜幕,这才意识到夜很深了,应该回去了。

    ……回去一定好好琢磨智禅大师的话!唐起有点精神恍惚地想。

    于是,他向智禅大师告辞,转身向门口走去。

    突然,他想到了网上一些借用佛学来硬套科研名词的篇章,忍不住回过身来,对智禅大师道:

    “今晚跟大师辩论,不得不承认大师的独到视角,的确对我产生了一定的思想冲击。但是大师的言谈,让我想到了一句话,‘当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我们搞科研的,真心不想被民众摆到与你们搞精神学说的相题并论、混为一谈的地步。不是我们不尊重你们的学说,而是我们研究的领域,与你们研究的精神领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我们都在攀登不同的高山而已。”

    “唐老师,心态摆正很重要。”

    智禅大师知道唐起这话是什么意思,笑了笑,接着道:

    “真理不分界线,宇宙的真相只有一个。搞科研的,要是没有容纳不同解读的胸怀,是不会有勇气去接受宇宙的真相的。”

    “大师的意思,是默认这种变相解读,是合理的了?”

    唐起有点生气地道。

    “我们的老师只告诉我们这些门中弟子,修行,修行……真正的弟子,只在修行中,是不会去妄加评论别家学说的。不过,在真理面前,我们心态一定要摆正。科学家一直在责骂佛学家窃取他们的科研成果,生搬硬套他们的科研名词,博取民众关注度,殊不知科学家搞科研的行为,在佛学家看来却是一个劲地往须弥山上攀登、攀登……”

    一方指责对方窃取科研,套用名词,另一方指责对方口是心非,嘴上说不是,却在一个劲地爬人家的高山。

    “大师这话就不对了,科学家研究的是客观世界,怎么是在攀登须弥山呢?”

    唐起更加生气道。

    “唐老师,回顾科学史,从经典力学开始,到量子论、相对论,以至现在构建中的超弦理论,的确是在攀爬须弥山……”

    “大师的学识,的确很深厚,我以为大师是个是非分明的前辈,没想到大师竟然也是这样混淆视听。”

    唐起表示很失望,相当失望。

    “唐老师别不服,听我给你捋一捋。”

    智禅大师和颜悦色地道:

    “经典力学描绘的客观事物规律,与小乘佛法里面的因缘法所揭示的自然规律不谋而合。而热力学的能量守恒定律,与我们学说里提到的佛性具有‘不生不灭、不增不减’有异曲同工之妙。再看看近代发展起来的量子论,波粒二象性对应了大乘佛法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般若空性,而量子方程波函数代表的概率集合,更是指向了我们学说的心能产生无穷的作用和无限的可能,我们老师更是直白勉励我们,‘制心一处,无事不办’!”

    “大师,你这是强辞夺理……”

    唐起一脸不满。

    “唐老师你别急,我还没说完。”

    智禅大师不容唐起打断,继续道:

    “引力量化的尝试,提出了物质的幻象性,不正是我们大乘佛法《金刚经》揭露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老师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建立了他的学说,科学在那个时候,连萌牙都没有。而你们现在,竟然指责我们窃取科研成果,套用科研名字?再来说说你们构建中的超弦理论,似乎宇宙万物都可以视为弦的振动而形成,这跟我们老师揭示的一真法界,佛的境界,有何区别?”

    唐起一脸的不满,渐渐变成了诧异,而内心却是起了一大波澜……

    ——听上去,科学家的确是在攀爬佛家的须弥山啊!

    “很抱歉,我对你们的学说知之甚少,实在无法来跟你争这孰是孰非。”

    “我们老师是站在了人的意识层次,去解构宇宙的真相、生命的真相,而你们打从心眼里瞧不起,认为那是无稽之谈,却连自己创建出来的理论,自己都解释不清楚。我个人认为,你们科学的突破,需要的不是更大的能级加速器,而是提升你们的认识意识水平,这才是病因所在。”

    智禅大师十分淡然地道。

    “抱歉,真的很抱歉……”

    唐起无力反驳,感觉尴尬无比:

    “我代表不了科学界,无法接受你的审问……”

    唐起强作冷静,思维一下子清晰起来,被智禅大师驳到山穷水尽的他,不得不马上发起诘难:

    “大师既然深信佛家学说是一套究竟的学说,那么这套学说为什么要有小乘、大乘之分?而且很明显,小乘与大乘存在矛盾:小乘讲因缘,讲因果,受客观约束;大乘破相破执,否定宿命,揭示心能广大。这是不是说明释迦牟尼他原本就存在左右摇摆和对真相的认识不足?”

    “唐老师,你错了。你没有系统地了解我们的学说。”

    智禅大师一脸平静,习以为常地道:

    “两千五百多年前,那时的民众认识意识水平是很低的,很多无法理解的自然现象,他们都归类到神神鬼鬼方面去理解。小乘佛法就是针对这样的民众去讲的,方便他们的入门。别说是老师那个年代的民众了,就是现在的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你无法跟他们讲一些高深的奥义,他们也参悟不了,他们更愿意接受因缘法的说教。”

    智禅大师继续道:

    “在老师门下数千万计的弟子中,不乏一些富有哲学思辩能力的学生,大乘佛法就是针对他们而讲的。小乘佛法是不了义的佛法,是站在物象表面去讲万物的因缘和合原理,遵守内在因果。而大乘佛法揭示真心自性,破相明心,见性为主,直指佛性,是了义佛法。我们的老师在灭度时就交待了,他老人家不在之后,学生们要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换言之,老师很明白宇宙的真相,并非是认识不足,之所以分大乘、小乘,实乃是因材施教而已。”

    “看来,的确是我对你们的学说,存在认识不足。我只能说抱歉了。”

    唐起一脸歉意地道:

    “大师既然也是物理出身,还请给我指明一条方向。关于量子波函数的诠释,我坚信并尊重你的解读,但应该用一种我们的语言,会更容易得到大众的接受。请你指点——”

    唐起虚心求教。

    智禅大师看看唐起,一再看看唐起,最终决定道:

    “主流三种诠释,都对,又不全对,都有必要的前提条件。你既然接受不了我用佛学角度的解读,那我只好给你一个提示:尝试把意识当成耦合常数,统一起来,将三种诠释合并。”

    “意识当成耦合常数,统一起来?什么意思,是统一意识吗?”

    ……还是要把意识并入?

    唐起颇有失望,但碍于智禅大师肯给出指点,只好表面承谢,然后告辞下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