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科工狂人 > 第023章 怀疑的陷阱
    大厅上,身穿正装的宋昌正毕恭毕敬地与人交谈。

    那人梳着油亮的发型,发际线刚好抬头,这似乎是很多老总身份的标配:一套能修饰身宽体胖的西装,一双挂着眼袋的眼睛上,戴着眼镜显得儒雅,而不戴眼镜又显得精神抖擞、精明强干。

    更重要的一点,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稳如泰山的气度。

    “这次炎国用在火星探测器上的驱动装置,很成功,但炎国的太空部门却没有继续跟我们盛唐公司合作的意向。小宋,你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吗?”

    “听到点消息了。因为混合国一家竞争公司,推出了一款新驱动装置,似乎比我们锂离子推进器要先进一点。当然,这款新驱动装置还处在研发中,炎国太空部门只是在关注这件事。”

    “这是混合国一家正电子动力的公司,搞的一种比较新颖的聚变设计,方法是激发同位素氪79不断地发射正电子,通过磁性管道中堆叠的碳化硅薄膜,冷却后注入高密度的固态氘中催化核聚变反应来产生推力。由于正电子是临时生产,避免了反物质存储的问题,推进器的效率可以比现有的离子推进器高1000倍,可以加速到980公里/秒。”

    唐森脸色有些难看,继续道:

    “炎国太空部门没有跟我们继续签约,是受这款新驱动装置的影响。”

    “也不是不跟我们签约,而是在驻足观望罢了。如果我们攻克锂离子推进器中的激光束制造问题,比对手早日出产升级版的锂离子驱动器,我想炎国太空部门没理由会不跟我们签约。”

    宋昌胸有成竹地继续道:

    “对手公司推出的正电子驱动器,号称一个月内抵达火星,一年可过冥王星,四十年到达比邻星。而我们升级版的锂离子驱动器,只要几天时间就能抵达冲日时的火星,这不明摆着的优势吗?”

    “所以,我们要快,比竞争对手……”

    就在两人聊得入神之际,手拎女式提包的唐起若无其事地横穿了半个大厅,就在两人的眼角范围之内空气一般飘身而过……那表面波澜不惊的神态,仿佛在说“你俩看不到我”“你俩看不到我”——却是掩饰不住内心一股“躲避不及”的焦急。

    快走,快走,就当他不存在……唐起心中慌得一批。

    做为这家之主的唐森,诧异地看着唐起的身影,大概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叛逆的儿子会突然在家中出现,而且一出现就给了他一个离开的身影,就跟见到家贼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错觉。

    确定不是错觉。

    毫不尊重地离去!

    唐森心中火起……

    看到唐起不告而别,引发父子关系尴尬到打招呼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的境地,宋昌赶紧手指洗手间的方向,向唐森示意,然后快步离开。

    “既然回来了,为什么招呼也不打一个就离开?”

    唐森克制着语气,平稳地责问道。

    “你是想骂我没打招呼,还是想骂我现在就离开?”

    唐起生气地质疑,反驳地回敬:

    “对不起,从小没爸教,所以不懂礼貌。现在就离开,是因为这个家已经没有了亲人,唯一的老妈刚走了,这个家我也不会赖着。”

    “你要搞清楚,这个家搞得妻离子散、父子反目,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

    唐森试图寻找回旋的余地。

    但唐起马上堵死:

    “就是你的责任。你要不出轨,不搞婚外情,这个家就不会破,老妈也不会死。”

    “真是奇了怪了!”

    唐森恼火了,还一脸诧异:

    “我搞婚外情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那拿绿卡的老妈死了吗?死在混合国了吗?死的是你后妈,可跟这婚外情又有什么关系?”

    绿卡老妈?

    在混合国?

    死的才是后妈,后妈又是……?

    唐起愕然。

    潜意识里的东西,它不用想,张嘴就可以来。而脑子里的记忆,还得稍微想一下,才能提起来——要是那些模糊的记忆,甚至压根不知道它的存在。

    “我不跟你扯,后妈就是你害死的。”

    唐起知道自己搞混了,又不想败露,更不想输掉这气势,于是夹上提包火速开溜。

    但这次,轮到他被堵死了。

    唐老连跨两大步,斜插上前,挡住了大门口:

    “我看你后妈,就是你害死的。”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跟老妈感情好着……”

    又是张嘴就来的潜意识!

    “从小你就恨我给你找个后妈……夜跑是你提出来的吧?后妈死在夜跑中,你有在场的证据,不是你又是谁?”

    “动机是什么?我恨的是你,恨的不是徐女士!”

    “别人不会相信,但我相信,你一个搞物理的,真要杀人,警察怎么会找得到痕迹?”

    “从小到大,带大我的人是徐女士,是她当我是儿子,我害你也不会害她……”

    “还记得初中一个物理实验,你把家里的二哈杀死了,它是徐女士养的。当时没人察觉到是你杀死的,更不会想到是你杀死的。小小年纪,就隐藏得很深!仇恨的种子,在那时就暴露了。”

    “没有的事……你才是搞物理的,你全家都是搞物理的!”

    唐起压根想不起这事来,不知真假,被怼得口吐真言!

    “徐女士还年轻,你怕我死后把财产给她,也不会给你,所以你要害死她……这就是动机。”

    “从我考研开始就说过,我不会再花你一分臭钱。你的钱再多,跟我有什么关系?”

    唐起丝毫不知道,张嘴而出的,皆是原世界带来的潜意识。

    “徐女士背着我偷偷给过你多少钱,怕是你自己都数不清楚。嫌我钱臭,你有能耐别花啊,也别伸手向徐女士要啊!”

    “老头子你搞清楚,徐女士有工作,就算她塞钱给我,也是她的钱。另外……我的工作足以养活我自己,你的臭钱我不屑……请你别栽赃我!”

    “现在搞基础科学的都跳海,你不跳,就等着饿死。”

    “饿死也不会要你一分臭钱。”

    “我告诉你,就算徐女士死了,我也不会主动把财产送给你,你做梦去吧。”

    “你是不是在暗示我,只要我主动摇尾乞怜,你就会把财产分给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今天出了这个门,我跟你不会有任何的关系,你就守着你的财产过度余生吧!”

    唐起说完,强行撞开唐老,夺门而出。

    在路边招手一辆出租车,唐起给了个目的地,司机以为听错了:

    “这可是一趟长途。你真要包车过市?”

    从江城包的回石城,全程将近两百公里。

    唐起给出一个明确的点头:哥不缺钱,哥缺的是思考。

    此时此刻的唐起,从所未有过的迷茫和孤独、彷徨和无助!

    一塌糊涂的人生,急需他好好厘清!

    车上,唐起开始整理思绪:

    脑子里的记忆,尤其是关于小时候的那部分,的确有些模糊了。

    唐老头的婚外情是在唐起很小的时候搞的——小三竟然是徐女士,并且徐女士后来还转正了!

    ……亲妈呢?

    唐起闭上眼睛,用手指敲着太阳穴,努力挖着脑海里的记忆。

    记忆里,几乎没有亲妈的清晰印象。

    而经过整理刚才的对骂,再结合脑海里一些模棱两可的信息,唐起隐约整到一个大概:亲妈在唐起很小的时候,就是一名留学研究生,离婚后拿了绿卡定居混合国那里了。

    “为什么我在唐老头眼里,是一个心机狗的形象?”

    贪图唐老头那富甲一方的财产,我唐起一向视金钱如粪土,什么时候变成金钱走狗?

    徐女士的死,竟然被他看成了一种谋杀?

    蓄意谋杀!我倒成了为图金钱而不择手段的人渣了?

    徐女士对我那么好,印象中她一直是亲妈的形象,我怎么会害她?

    在这个平行世界里,我是怎样的一个人?真像唐老头说得那样,隐藏心机、不择手段?

    知己莫如父,我要真是那样一个人……想想真是可怕,跟原来的我完全是两种人……那么现在的我,该如何来定义?

    我还是原世界的我?还是这个平行世界里的我?或者是两个我合并在一起促成现在的我?

    我到底有没有杀徐女士?

    ……

    宋昌很尴尬地从洗手间出来。

    “我刚才……在里面太困了,睡着了。”

    宋昌指指洗手间,示意你们唐家父子俩的骂仗,我可是一句都没听到。

    “你进来的时候,这忤逆仔就在里面了吧?”

    唐森劈头问道。

    唐森是个明白人,知道宋昌也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在厕所睡着?宋昌这是在撇清关系,不想招惹麻烦。

    宋昌摸不准这老总的忌讳,干脆老实交代道:

    “是我先进来的,唐起大概在十点左右才回来。”

    “你跟他是同个院校的,这次在这里无意间碰面,一定聊了些什么?”

    唐森揪着不放,露出了深究到底的态度。

    “我……我跟他聊……”

    宋昌吓了一跳,说话都结巴了:

    “就聊了下工作上的事,没聊什么家……家事!”

    “聊的时候,感觉这忤逆仔说话正常吗?”

    唐森突然奇怪地问道。

    这话让宋昌一愣。

    宋昌努力回想了一下,回答道:

    “正常,没觉得他有什么不正常啊!”

    “正常吗?刚才你也听到了,这忤逆仔说话一点也不正常。”

    唐森突然毫不避讳地道:

    “徐女士就是他杀的!他给我一口咬住后,马上就慌了,嘴里说的话全对不上真实的情况,很明显他是心虚了,用胡说八道来掩饰心中的慌乱!”

    刚才的骂仗,唐起潜意识的回击,被唐森看成了心虚!

    “唐总的家务事,我这个外人实在不好插嘴……”

    宋昌识趣地提醒道。

    “小宋,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

    唐森转正身,面对面向着宋昌,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追踪显示器,很严肃地下达任务道:

    “忤逆仔拿走的笔记本里,安装有定位器。我要你以校友的身份,去接近这忤逆仔,找出他杀害徐女士的证据。”

    “唐总的家事,我实在不好插手!”

    宋昌一脸犯难。

    “我的家事,你不想知道也都知道了。现在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不找你帮忙,找谁帮忙?”

    唐森进逼道。

    “那我说句旁观者的话吧。”

    宋昌犹豫了一下,觉得有必要替唐起说句客观的话:

    “我认识的唐起,不像是贪图金钱的人,他一向都很清高。要说是装的话,他也不可能装了那么多年,现在才败露……”

    话没说完,就被唐森打断了: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个忤逆仔。这个忤逆仔从小就玩心机……再说,人是很容易变的,是最不容易经得起考验的。”

    “是什么考验,让他败露了?”

    “实不相瞒。我在国科院退休之前,由于长期搞核研究和核能量实验,遭受过量放射性射线的照射,现在身体个别器官和组织发生了癌变。这事我一直保密得很好,连徐女士都不知道。最近,我发现这个秘密被这个忤逆仔知道了,这是他败露了杀害徐女士的动机:我一死,我的财产和盛唐集团,只会让徐女士来继承。他一定是顾忌到这一点,才起了杀徐女士的动机。”

    “唐起跟徐女士的关系,不是向来很好吗?”

    “那小子从小就憎恨我,跟我关系不好。从小到大,他只能向徐女士要钱,所以表面上看两人关系不错,其实他都是装出来的;不装又不行,这正是他隐藏得可怕的地方。这不是我单方面的猜测,而是从徐女士的视频记录里找到的答案,徐女士早就对他有感应了。”

    唐森说到这里,格外看了宋昌一眼:

    “那小子刚才从徐女士的房里,提走徐女士的笔记本,是我故意没有收走,留给他的。他拿到笔记本,看到里面的视频记录后,一定会大受刺激,所以我要你去接触他,套出他杀害徐女士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