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科工狂人 > 第022章 波函数一直没有塌缩
    插上电源,按下了开机键。

    徐女士的笔记本打开了。

    唐起进入储存空间,在E盘里发现一个命名为“心情驿站”的文件夹。

    看上去,像是一个写日记的文件夹……唐起点击进去,意外发现里面有许多视频文件。

    随意双击一个视频。

    徐女士出现在视频中……

    久违的亲人,扑面而来的亲切感,让唐起有一种隔世相望的感触……理工男的心马上变得感性起来,一股酸酸的味道填充着鼻腔,往上熏酗着眼睛,异常难受。这时候不能开口说话,一说话就会变成哭腔!

    化着淡妆的徐女士,呈现出精炼和优雅,这是她工作时的样子。此刻,她正以一种谈心的姿态坐在镜头前,用视频的方式在记录着她当天的日记。

    “今天遇到了一个‘病人’,他很焦虑……”

    唐起看了一会,确定这些视频是徐女士的心情记录不假。

    而这样的心情记录有很多,大多数是关于她的心理咨询工作上遇上的各类情感问题。

    可能这些情感问题比较触动徐女士,或者她觉得比较典型,于是就把它们记录了下来。

    唐起随意点开几个,试看了几下,发现都是感情上出轨、背叛的问题。

    想想也是,要不是感情上碰上了出轨,搞背叛,搞婚外情,当备胎,当小三,正儿八经的感情又何需找心理导师来倾述、来解忧?

    “满满的负能量。”

    大概看了几个视频,唐起深发感慨,还好自己没有步入婚姻的殿堂,现在恐婚还来得及,还有得救!

    从徐女士的口述中得知,前来咨询的客人,要么是妻子身份,要么是丈夫身份,甚至更多的是小三身份。

    妻子有妻子的愤怒,丈夫有丈夫的无奈,甚至小三都有小三的苦衷……所有当事人都从自己立场出发,以第一视角审视这个过程,听上去都没有错,但把其他身份的人凑在一起,就变得异常尖锐,让人头痛无比。

    “为什么我感觉很像是波函数在塌缩?”

    满脑子想着波函数的唐起,突然有了这种奇怪的意识。

    妻子、丈夫、小三,三种身份不就是三种平行空间吗?各自对应了自己的历史,所以在看待同一问题时,都是按照自己的“历史性”去看,得出符合自己“切身利益”或者符合自己“角度”的结果——塌缩的结果!

    想到这里,唐起惊心一跳:

    “波函数压根就没有塌缩!是因为测量者的测量,产生了自己的塌缩!”

    它的塌缩是发生在测量者的意识以内的——同一问题就摆在那里,小三只看到了属于他(她)的塌缩,所以当妻子、丈夫各自去看的时候,才会又产生各自的塌缩。

    这说明波函数一直都在,一直都没有塌缩,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始终摆在那里,是看镜子的人去照,才会照出自己——也只能照出自己。但你不能下结论说,那镜子只能照到你!

    镜子能照万事万物,就跟……没错,就跟佛学上讲的“心生万法”一样,能照万法。而关于量子波函数的诠释,是科学家们都以自己所在的世界(空间)出发,所以才会得出“镜子只能照到自己”的结论。

    因为刚好是科学家所在的空间,限制了这种认知意识,醒悟不到波函数一直没有塌缩的事实。他们还在奇怪,为什么结果只有一个,可量子方程却算出那么多种可能的结果:镜子照到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能照到别人?

    “这么说来,波函数是真实存在的,而哥本哈根诠释才是正确的解释!”

    唐起想到这里,突然又想到自己的穿越,马上又否定了这个结论:

    “还是不行,哥本哈根诠释解释不了我穿越到平行空间的问题,他还是一个不完整的诠释,但他承认波函数是真实存在的立场,是对的。”

    虽然没有得出正确的诠释,但至少让唐起明白了波函数真实存在,并且“可能”一直没有塌缩的事实。

    “好烦恼,这烧脑的研究,不知要烧死我多少脑细胞——徐女士应该十分痛恨小三。”

    唐起闭上眼睛,把大脑思绪放空一下,然后点开了一个关于小三身份的视频,潜意识里突然闪出这样一个念头。

    他以为在这个视频里,徐女士会把这个小三身份的客人痛骂一顿,可结果……

    并没有!

    徐女士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还是能够站在客观视角,帮这些客人排忧解难,处理掉心中的烦恼。

    表面上看,徐女士毫无波澜,实则心里面是内伤入髓……唐起想到了那个转战商业能源的唐老头,赚到了花不完的财富后,心态飘了,晚节不保,潜规则了一个女秘书,最后发展成婚外情。

    这事深深地伤害了徐女士。

    更可恨的是,这段婚外情保持了很长时间,从唐老头跳海后就开始,一直到现在。

    刚开始,徐女士对戴帽子的事情毫不知情,后来发现了,还是当场逮住的那种。

    “徐女士应该痛骂这小三一顿,才对。”

    但从徐女士的口述中,徐女士为这小三排忧解难十分云淡风轻。

    难道是麻木了?唐起不禁纳闷起来。

    唐老头的婚外情暴露后,本来要与徐女士离婚的,但考虑到他在国科院还有名衔,不想搞臭他的名声,于是就没与徐女士离婚。

    为此,唐老头给了徐女士一个承诺,他会与那女人断绝关系,不再联系。

    但是,唐起知道唐老头并没有做到,而是跟那女人搞得更隐秘——也不知道徐女士发没发现。

    会不会是……唐起突然打了个激灵,吓了一大跳:

    会不会是徐女士发现了,所以导致了她的死?

    不排除这个可能。

    可是徐女士的死,唐起是亲眼目睹的,是被一道白光照住,白光收起后徐女士就“没”了,跟唐老头没任何关系。

    “难道唐老头发明了什么超科技,能凭一道白光就可以取人性命?”

    也不排除这个可能,盛唐公司是研究能源的公司,没准他们研制出什么高能量武器,凭一束高能量也能杀人。

    但是唐起很清楚,徐女士死的时候是毫发无伤的,凭这一点就可以排除他杀的嫌疑。

    唐起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见视频里传出徐女士的哭声……

    视频里的徐女士哭得很憋屈,就像一个委屈的孩子,忍受了太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这样的一幕,让唐起措手不及。

    前面几个视频里,徐女士都是摆着一个冷静而不失优雅的姿态,以一个心理导师的尊容在陈述工作上的事情,结果在这个视频里,徐女士连面子都不要了,哭得稀里哗啦……

    这是受到了多大的委屈啊!

    唐起心有感触,差点忍不住也跟着哭起来,因为他清楚,也只有他了解徐女士心里的苦,她心里的那份难受……

    “……从不信佛的我,竟然会在看到观世音菩萨的画像时,突然号啕大哭起来。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突然碰到了慈祥的母亲,把这么多年来的憋屈和忍辱,都一把苦水地吐了出来……”

    视频里的徐女士,掏出纸巾,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努力平复着糟糕的心情,继续陈述道:

    “我可是心理导师啊,多少病人在我面前哭得稀里哗啦,述说着她们心里多么难受、多么痛苦……而现在,我竟然会因为一张观世音菩萨的画像,就心理崩溃掉了。”

    哦,原来徐女士是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了一张虚拟的画像,而崩掉了一直以来努力掩饰的心里防线……唐起明白了。

    那张虚拟画像就存储在这个“心情驿站”文件夹里,与视频格式的文件一起存放,JPG格式显得特别突出。

    看来徐女士视作珍藏,所以才会把它下载下来……唐起想着,并好奇地点开了这张画像。

    画像中,观音力士身穿白色衣服,以一个在家居士的身份装扮,鹅蛋形的脸型雍容端庄,一双狭长的凤眼饱含笑意,整个仪容尽露慈爱的神采,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慈母气质。

    “为什么看这画像,仿佛看到了心胸广阔的大海,让人有一种敞开心扉的冲动?”

    静静看了几秒,唐起心中起了一个好奇的念头:观音力士是佛门中人,连她也投身佛门,可见佛学……佛学究竟是一门什么学问,它真是一门究竟的学说吗?

    想了那么一会,然后唐起把画像关掉了。

    “徐女士仅仅是看到了这画像一眼,就彻底崩溃了心理防线,她可是一名心理导师啊,怎会如此不堪?”

    足见这观音力士的人格魅力,非凡人所有,也只有画师,才能画出人间所没有的人物。人无完人,现实中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人格魅力如此引人注目的人的,也就只有虚拟人物,才会尽善尽美。

    接下来,徐女士陈述了她开始搜寻观音力士的事迹,并接触了佛法,并渐渐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和对生命究竟问题的关注。

    “人最终的归宿真是死吗?”

    “好好活着,真的很难?”

    “人活在苦海里,只有抵达彼岸才是解脱?”

    “彼岸又是哪呢?”

    这些问题,唐起还没认真思考过,但今天看到了徐女士的视频,并从徐女士的身心启发中,他开始觉得有必要去弄清楚。

    一直以来,他都在搞科研,弄清楚物质真相、宇宙万物真相,这也是科学的使命。

    “科学的使命既然是寻找宇宙万物的真相,那么我相信徐女士提出的这些问题,科学也能给予回答。假以时日,当科学发展到足够发达、足够强大的时候,应该能给出这些答案,并且是满意的答案。”

    对此,唐起是信心满满。

    “我有想过,为什么说我们活在的世界,是一个大苦海。因为我们人类的物质欲望始终没有得到满足,而在追逐这种梦想的过程中往往伴随着诸多阻碍,产生了挫败感,才会觉得苦。但仔细一想,我们人类的幸福感,真的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吗?如果真是这样,有朝一日我们唐国实现了共产,人人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彻底消除了物质欲望,可那样就真的再无他欲了吗?”

    徐女士提出的感想,让唐起有点忍俊不禁。

    社会发展到共产,科技肯定是到达了最发达的水平,人类的幸福感不仅仅是物质欲望的满足,还有寿命问题的解决,还有根除疾病的实现,还有阶级的消除……而精神方面将会有一套与实际生活相挂钩的系统得到制衡解决。届时,共产将是物质世界上的极乐世界,也是物质世界的至高追求,更是人类的最终归宿。

    徐女士吐完苦水后,视频就结束了。

    唐起将这个视频重新命名,叫“徐女士哭了”,以方便日后准确找到。

    这些视频都是徐女士用来记录别人的苦水,唯有这个视频是记录徐女士的苦水。

    这时候,大厅中传来宋昌与人对话的声音……

    难道那个老渣男回来了?

    唐起心中一凛……希望是宋昌在打电话,而不是在与某人交谈。

    想到这里,唐起合上笔记本,并塞入一个相配套的女式提包里,拎着就走出了徐女士的房间。

    大厅上,悬挂的几面大屏幕,都被禁音掉。

    安静的大厅上,宋昌正与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在交谈着……

    卧……唐起差点粗口,真是怕啥来啥——

    老渣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