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主 > 第5章 圣人有情
    季笙越过青苔,走进竹篱茅舍中,一席空地上,有女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七弦古琴,季笙纵是同为女子,也不禁被她吸引。

    “她”长得清丽秀雅,容貌极美,但真正打动人的是她身上那种干净的气质。好似空山新雨后的一朵莲花。其眉眼带着清莹的笑意,笑意里蕴藏着一丝说不出的寂寥。

    世上还有人能配得上她吗?

    “唯不忘相思。”季笙喃喃念着,她心里应该是有人了。

    她有些酸楚和嫉妒,这样的女子怎么还有人能值得她相思。

    “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的来意。”琴声徐徐落下,女子向她含笑道。

    季笙躬身递出那张纸条。

    女子看也不看,将其点火烧掉。

    季笙不由惊讶。

    女子微笑道:“此情无计可消除,只是啊,我本也不愿意消除。”

    季笙试探道:“沈?”

    女子道:“沈炼,你是沈炼的传人,我知道。你确实有点不一样,也有些像他。”

    季笙神色有些复杂,照着温婉女子的说法,自己还算是祖师的后人呢。

    而这位好似是祖师的红颜知己,真有些乱。

    女子道:“他是了不起的超脱者,所以他最后总想对得住所有人。她师姐的愿望是跟他能在一起,因此他化了一道梦,圆圆满满。他也想满足我的愿望,可是啊,我怎么能跟别人分享他呢,而且我就是我,我要的东西,我自己会去取,取不到,也不用谁来施舍。”

    她顿了顿,忽地笑吟吟道:“我总归为难得他够呛,也叫他永永远远休想忘了我。”

    季笙听着她的话,心里更喜欢她了。是纯粹的喜欢这种人。

    若是大叔见到她,定当引她为知己吧。

    大叔在那样的局面下,做出了所有人都想想不到的选择,她为他骄傲,更不能让他一直没法出来。

    如果她死可以解决这个难题,她一定毫不犹豫。

    可是呢,她死了不能解决问题,她也不能死,否则大叔便还是输了。

    季笙见女子有拒绝她的意思,便灵机一动道:“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祖师走了,他留下这句话。”

    女子的笑意消失,她忽地叹息道:“你走便走,何必要说这些。”

    季笙看到女子神情,心想,看来还是祖师留下的话管用。

    女子继续道:“不同桃李混芳尘,他是说自己,也是说我与众不同,他这个人啊,总是不轻易夸人的。”

    季笙道:“还请姐姐指点迷津。”

    女子笑道:“你知道我修炼的是什么道么?”

    季笙道:“不知。”

    女子道:“真空妙有。”

    季笙眼睛一亮,她明白过来,真空妙有似乎正可以对因大叔的难题。

    女子道:“空是真空,有是妙有;也可以说缘起性空,性空缘起。因为真空,才能缘起妙有。有与空之间并没有绝对。但这个道,究其根源来自于道家之有无。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季笙道:“还请姐姐教我。”

    女子淡笑道:“你认为超脱者有情还是无情?”

    季笙道:“有情,有便是无,无便是有,同出而异名,其致一也。”

    女子微笑道:“你没辜负他的教导,只是理解容易,修行起来,可不容易,否则弥勒、地藏、观自在这些人早就超脱了。”

    季笙道:“无论有多难,我都不会放弃。”

    女子摇了摇头道:“傻姑娘,世间之事若只是一个难字,那世间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季笙道:“若是不做,那一定有遗憾。”

    女子微微一笑道:“你倒是个好姑娘。”

    然后女子让季笙留下来陪她,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季笙只是在山中陪女子说说话,弹弹琴,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她此生以来,唯有这段日子过得像神仙一样。

    但女子并没有告诉她,如何修行。

    季笙起初是想问,后来却领会到了,她不必问。

    道就在眼前。

    女子便是她要修的道,她何必问,看就是了,相处就是了。

    …

    …

    “你可以下山了。”一天,女子弹完一曲。

    季笙略有些惊讶,她道:“可我还没修行完啊。”

    女子微笑道:“你知道人间有句话叫做‘功夫在诗外’么?“

    季笙道:“你的意思是我的修行要在山下才能完成?”

    女子道:“你若抱着此念,便是还没下山。”

    季笙有所悟,说道:“那我没有此念,也还是在山上。”

    女子含笑道:“你说出这句话,确实可以走了。”

    她也不在说山上山下。

    真空之妙,说了便是落在实处,便不是真空之妙了。

    季笙躬身一礼,目露感激。

    她很是有些不舍,但不舍也得舍。

    走下即墨峰。

    季笙踌躇片刻,然后一回头。

    即墨峰已经不在了。

    她忍不住一声叹息,其实结果她已经猜到。

    人世哪里没有别离,但别离之后,只要还能相聚就好。

    “大叔,我们还会相聚的。”

    季笙轻声道。

    …

    …

    季寥不知道季笙为他付出了许多努力,但他猜得到。纵使所有人都放弃他,但季笙不会。

    这个姑娘,像他!

    他在无之界,没有人时,可以说无聊得可怕,因为这里除了他什么都没有。

    或者说,旁边的天河,以及他坐下的石头,其实都是他自己。

    季寥现在算是能体会到超脱者们的一点心情。

    难怪他们想要彻底超脱。

    否则等于整个世间都是他们的马甲,即使找个人说话,也是自说自话。

    他们就是世间一切。

    唯一还好的是,超脱者不止一个。

    于是季寥明白,超脱者是乐意见到有人超脱的,如此才能让他们无聊的生活多点乐趣。

    超脱者会无聊么,一定会。

    因为有便是无,无便是有。

    季寥伸了伸懒腰,这里没有时间,所以一旦没有人来看他,便好像是永远没有人来看他。

    “上次做梦到我这里来的小子,好似一直都没来看我。”季寥嘀咕道。

    …

    …

    白子虚踩着一个修士的脊背,微笑道:“你知不知道,你身边所有人其实都是我的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