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主 > 第4章 唯不忘相思
    滋!

    庄子之法结出的圆光镜如泼水般散去。

    至于无生和猫儿之斗的细节,便不能通过圆光镜察看了。

    庄子笑道:“这无之界太奇异,哪怕我不是像你,已经和它根深蒂固般融为一体,不能对外界有感触,否则就会虚无侵袭现世。但我也只能向你展示一下现世的情况。”

    季寥微笑道:“现在也正合我意,无论它们谁胜谁败,我都不用为此烦恼了。”即使没有看全无生的剑道,他也不遗憾。他这里本来无所有啊。

    在无之界,除了道主外,也只有庄周能让季寥接触现世的信息,因为庄周的大梦介乎有无之间。

    若是季寥向庄周求道,化现世为一场大梦,或许就能两全。

    但是,大梦到底算不算得真实呢。

    太乙救苦天尊没有留住当初传他生死轮回之道的那个神秘女子,是无情,还是没有必要呢?

    季寥没有去探讨这件事,他做过了,不后悔,很快乐。

    庄周洒然离去,回到现世去经历所有人都要经历的生老病死。

    而季寥一个人超拔一切,冷冷清清。

    原来长生不死,又是另一个囚笼。

    …

    …

    季笙来到雪地里,地上躺着一只猫。

    她俯下身子察看,猫儿猛地跳起来,季笙好似有预料,想要侧身避开,但还是被挂住了肩膀。

    季笙无奈道:“你不要老是占我便宜好不好。”

    “喵。”猫儿伸了伸舌头。

    季笙拿它没有办法,注目雪地里的脚印,风雪依旧簌簌落下,掩埋足迹。

    她叹息道:“一个人没了自我,还是人么?”

    “喵喵。”

    季笙道:“当人也不好,还是当猫好,不过你这次打算什么时候死啊。”

    猫儿从季笙肩膀跳下来,似乎想要离开。

    季笙道:“你别跑,生老病死都是要经历的,不然就不公平了,我再给你一个期限一万年吧,你还是死一下,好不好。”

    猫儿屁股对着季笙扭一扭,然后一溜烟,不知又去了哪里。

    季笙苦笑,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容忍这只猫了。

    然后她又看向那株梅花。

    隐隐约约间,季笙觉得很熟悉。

    她走近梅花,说道:“梅花啊梅花,你不冷么。”

    梅花轻轻摇曳。

    季笙道:“我对你有点熟悉呢,难道我们认识?”

    她心下一动,试图推算梅花来历,可是什么都没有。

    她代替季寥执掌轮回,怎么可能有谁的来历推算不出。

    季笙豁然开悟,又惊又喜道:“祖师?”

    梅花放出湛湛清辉,季笙忙道:“祖师,你先别走,我有事要问你。”

    她话音一落,梅花已经消失。

    雪地上有一首诗: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季笙看着诗,道:“祖师,我可不想看这些,你总得告诉我,怎么帮我让他回归现世吧。”

    风一吹,地上的字迹都没有了。

    季笙叹息道:“你这一走,我哪里去寻你,你是彻底超脱了,还是躲在哪里逍遥。”

    世间九位道主,恐怕绝大多数都走了,彻底了无痕迹。

    季笙本也没指望过能再遇到祖师。

    可是既然遇到,她便燃起希望。

    因为只有道主们,才能帮到她啊。

    季笙着恼不已,在雪地里又寻了半响,没有找到别的线索,只好悻悻回到酒馆。

    她不是很快意,所以也没有去隔壁酒馆,免得让顾葳蕤说道。

    有人么?

    外面传来敲门声。

    “门没关,你看不到我一个活人在里面么,而且今天歇业。”季笙道。

    外面走进来一个温婉女子,说道:“你门外可没有写着歇业。”

    季笙道:“但我心里写着。”

    温婉女子抿嘴一笑,说道:“你火气怎么这样大。”

    季笙见她神情温婉,倒是不好继续撒气,她道:“你有什么故事说吧。”

    温婉女子淡淡一笑,便给季笙讲了一故事。

    季笙初始还不在意,越听神色越古怪。

    因为温婉女子讲的故事男主是祖师,而女主是她,他们还有儿女,姓顾。

    对,温婉女子从某种意义上竟是顾葳蕤的祖先,所以也是她的祖先。

    季笙道:“这到底是故事,还是真实?”

    温婉女子道:“你想是故事,还是真实?”

    季笙道:“你还很年轻,我不想把你叫老了。”

    温婉女子笑了笑,说道:“这不是故事。”

    季笙不仅神色恹恹,道:“我叫隔壁的小阿姨过来认亲。”

    温婉女子笑道:“这倒不必,但我要走了,所以来帮帮你。”

    她递给季笙一张纸条,是一首词: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季笙道:“他留一首诗,你给我一首词,你们有话能明说么?”

    温婉女子一笑,说道:“你这孩子性子越来越急了,我还没说完呢,你拿着这纸条去即墨峰找一个人,她能帮你。”

    季笙似信非信道:“真的?难道她是那九位之一?”

    温婉女子道:“除了他,现在都走了,很快我们也要走了,但即墨峰那个人定能帮你的忙,不过她要是不愿意,你也勉强不来。”

    季笙道:“那我去试试吧。”

    温婉女子淡淡一笑,消失不见。

    季笙迫不及待,立刻就要去。她没有去隔壁给顾葳蕤说,因为她不确定,所以怕提前说了,结果办不成,惹她失望。

    不过至少现在能确定祖师还在,总归这丝希望还在。

    她现在不敢对顾葳蕤说有办法,就是怕九位道主都不在了,此事就彻底没希望。

    即墨峰在天涯海角,季笙也能瞬息间到达。

    但她只到了山脚下。

    山下是湖水,山上有云烟,依稀可见传说中的羽化台。

    这是罗祖讲道的地方。

    季笙走进山里,徒步上山。

    她很有诚心,但终归不是肉体凡胎,所以很快进了云深不知处。

    不知何时,她见到前方满地青苔,好似不曾扫过。

    心头一动,应该是到了地方吧。

    因为青苔之后,有竹篱茅舍。

    “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空中飘起动人的清妙女子声。语声幽怨,却又有一丝空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