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主 > 第3章 无用之用和无我之剑
    瞎子从季笙这里得到答案,便回去看那株救他的花妖。可等他回到那里时,花已经不见了。

    他不禁惆怅,那株花终归只是因为他跟它等的人相似才救了他。

    平生第一次,他对一个未曾谋面生出的浓重的嫉妒心。

    但他不清楚,他嫉妒的人,于世上根本不存在。

    …

    …

    顾葳蕤回到西湖,没有进医馆,而是到了酒馆。

    “什么时候你能把壶里的酒洒进江海里,赠饮天下人呢?”她笑着对季笙道。

    季笙道:“我偏要这么自私诶,不给我讲故事,就不给喝酒。”

    顾葳蕤无奈地叹息,说道:“也不知你的性子到底是随了谁。”

    季笙嬉笑道:“我就是我啊,才不要跟你们一样。”

    顾葳蕤道:“好吧,不过你居然瞒了我一件事。”

    季笙道:“你又去见过他啦。”

    顾葳蕤道:“是啊,其实你要见他,比我更方便吧。”

    季笙道:“我代他掌着六道轮回,不能随便离开的。”

    顾葳蕤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辛苦你了。”

    季笙道:“哪有什么辛苦的,我的差事,不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顾葳蕤道:“你知道的应该远比我多,他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回归现世么?”

    季笙道:“没有。”

    顾葳蕤瞧着她,道:“真没有?”

    季笙道:“嗯。”

    顾葳蕤觉得季笙没有说实话,但季笙瞒着她,必然是因为实话更残酷。

    季寥在那个地方,真的很快乐么?

    …

    …

    天河滔滔,季寥已经很久没离开坐下的石头了。

    这里没有时光流逝,一瞬也可以过成万古。

    在一个时间都没有意义的囚笼里,哪怕没有任何酷刑,都是没法想象的痛苦。这里其实跟无间地狱没有区别。

    而无间地狱,亦是最可怕的地狱。

    “有谁知道代表着六道轮回的你,却活在如无间地狱一般的地方。”

    天河水里冒出一个麻衣布鞋的人。

    季寥笑了笑道:“谁又能想到最常来看我的不是我的亲朋至交,而是你庄周。”

    庄周道:“曾经我以为太乙和佛陀成道的斗争,可以说是人世间最精彩的故事,但沈青霞的故事比他们更精彩,如今见了你的故事,我却忍不住一声叹息。”

    季寥微笑道:“我不及太乙之自在,更没有沈前辈超拔一切的才情,所以只能愚钝一点,惹你们一场笑话。”

    庄周道:“你何必自谦,在你那种处境下,做出那种选择,已经叫我拍案叫绝了。”

    季寥道:“其实我想知道庄周兄在我那个处境,会做什么选择?”

    庄周微笑道:“你想知道答案,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

    季寥道:“好。”

    庄周道:“我曾经走到一座山脚下,见一株大树,枝繁叶茂,耸立在大溪旁,特别显眼。但见这树:其粗百尺,其高数千丈,直指云霄;其树冠宽如巨伞,能遮蔽十几亩地。我忍不住问伐木者:‘请问师傅,如此好大木材,怎一直无人砍伐?以至独独长了几千年?’伐木者似对此树不屑一顾,他道:‘这何足为奇?此树是一种不中用的木材。用来作舟船,则沉于水;用来作棺材,则很快腐烂;用来作器具,则容易毁坏;用来作门窗,则脂液不干;用来作柱子,则易受虫蚀,此乃不成材之木。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有如此之寿。’”

    季寥笑道:“庄周兄你口舌之利,胜于诛仙剑呢,我自愧不如。”

    原来庄周所言正是对季寥的回答,那大树因不材而得以终其天年,正是无用之用。而庄子便是那大树,他纵然高高大大,可对于超脱者们却没有可以利用之处,因此无用而保全其身,无为而对己有为。

    太上之道,到了庄子这里,可以说是另辟蹊径。

    这也是玄都不及庄子的地方。

    玄都争而失其身,庄子不争而得其身。

    当然托季寥的福,宇宙重来,众生到底还是保全住了。

    所以世间还会再出玄都和地藏,这也算季寥还了人情。

    庄周悠然道:“诛仙剑也不再是天下第一杀剑了。”

    他指着天河,有水冒出形成圆光镜,照出人间万象。

    …

    …

    此时正是凛冬,冰雪莹莹,覆盖大地,白茫茫一片里,唯有一株梅花绽放。

    还有一只猫,以及一个白衣少年。

    一人一猫在雪地里对峙。

    …

    …

    季寥眼眸泛起惊讶,说道:“北落师门和无生,他们要决斗?”

    庄周笑道:“是的。”

    季寥摸了摸额头,道:“他们两个有什么好斗的,庄周兄,你能否帮我个忙,去劝个架。”

    这两家伙打起来,能劝架的人寥寥可数,目前季寥只能寻到庄周头上。

    无论是无生还是猫儿,都是他的好朋友,可不想他们中有任何一个伤损。

    庄周道:“猫儿好斗,那无生更是无双无对的剑者,你拦阻他们一时不斗,迟早也会斗上的。”

    季寥道:“那你还不如不让我看这个。”

    庄周道:“你在这里太无聊,我让你瞧点有趣的东西还不好?”

    季寥道:“我只想心领你的盛情。”

    庄周洒然一笑,说道:“看他们斗吧,能目睹世间第一杀剑的风采,绝对是很快意的事。”

    季寥道:“我不是你,可不觉得有多快意。”

    他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正目不转睛看着猫儿和无生的争斗。

    只是不知道该给谁加油。

    “谁落下风,就给谁加油。”

    季寥安慰自己道。

    …

    …

    猫儿绕着无生迈着轻快的步子,好似风,但比风更难以捉摸。

    唯有季寥和庄周这样的眼界才看得出猫儿正在体察无生的气机。

    当然,非是猫儿这等厉害的存在,才能体察无生气机,换做别人,一个照面,就得成无生的剑下亡魂。

    …

    …

    庄周道:“北落师门有太乙之自在,更洞悉有常和无常,换做任何一名剑者,面对它,都占不到任何便宜。但你好好看无生的剑。”

    季寥注目无生,根本没有剑,那不是简单的无剑之境,而是彻底无我之剑。

    无我便没有了针对“我”的有常和无常。

    这对季寥都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启发。

    按理说,这世间的道,他基本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他不明白的道,偏偏无生的剑道,确实能给他启发。

    这种感觉,实在难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