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主 > 第1章 我有一壶酒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两句不是那么古意的五言诗贴在西湖边上的小酒馆门口,聊以做对联。

    小酒馆旁边是个医馆,医馆的门也常年关着,因为医馆并不医普通的病人。

    同样,小酒馆也不招待普通的人。

    什么是普通人呢,这其实没有既定的标准,因为有些人看着平平无奇,但到了某些特殊的时刻,便能做到超乎想象的事。

    这种人不多,也不会少,如果没有那种特殊的机遇,兴许一辈子便是大多数人眼中的平凡人。

    但酒馆的规矩当然由酒馆的老板自己来定,所以老板说一个人不普通,那定然是不普通的,至少在她眼里是这样。

    是的,这家酒馆的老板是个女子。

    如大多数传奇故事里一样,她是个美丽的女子。

    不到双十年华,笑容明净,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无瑕无垢,而像是青竹,清新自然。

    到店里喝酒的人不需要付钱,但需要讲故事。

    无论是什么样的故事,老板娘都爱听。

    而且她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季笙。

    这世上当然还有许多好听的名字,可她自认为她的名字最好听,因为这是她最喜欢的人取的。

    爱屋及乌,岂非是人人都有的毛病。

    但季笙情愿永生永世都有这个毛病,谁劝她,她都不该。

    其实她心里一直藏着一个秘密。

    那就是这个世上的人,其实都重活了一次。

    可是啊,基本上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假如人生重来会怎样,其实不会怎样,如果少了一些人会怎样,答案是会变得更好,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

    但季笙很难过,因为这样的好,便有人承受了那样的坏。

    她情愿是她来承受。

    没有人时,季笙喜欢发呆,喜欢想事情。

    好在她开酒馆便是为了避免这情况。

    酒馆里来了一个客人。

    “酒,你可以自己倒,但你得讲一个故事,来付酒钱。”季笙道。

    那客人一身青衫,仿佛有些落魄潦倒。

    他道:“我叫沈复,那我讲我和我妻子的故事吧。”

    沈复和他的妻子的故事并不是那么凄美动人,多是生活琐碎的事,但很真实。故事的结尾是沈复的妻子生病逝去。

    但在季笙心里,沈复妻子的形象已经十分鲜活。

    没有生死与共,没有至死不渝,甚至他们的生活可谓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季笙莫名的感动。

    因为在沈复娓娓道来时,他的妻子好似并没有死去,也让人清晰意识到,世间曾有那么一个女子活过。

    沈复一边讲故事,一边喝酒。

    他醉了。

    他说道:“本思已忘怀,徒留侬身,莫非卿之遗物。”

    一壶酒尽,一个故事说完,一个跌跌撞撞的青衫男子从酒馆里离开。

    但季笙最不能忘怀的是沈复最后留下的那句话“本思已忘怀,徒留侬身,莫非卿之遗物。”

    她很喜欢。

    像是在说自己。

    “我听到的故事,你也能听到吧,想必你很喜欢,因为我也很喜欢。”季笙轻声道。

    今天的客人或许比以往多,沈复走后,季笙的酒馆出现了第二位客人。

    这是一个瞎子。

    一个让人觉得他瞎了很可惜的瞎子。

    好似全天下九成九的人都该瞎,反正就不该轮到他。

    季笙没有见到客人的热情。

    瞎子道:“我不喝酒。”

    季笙道:“本也不打算给你喝。”

    瞎子道:“我是来求医的。”

    季笙道:“医馆在隔壁。”

    瞎子道:“我知道,但医馆没开门,我也知道,你知道医馆的主人在哪。”

    季笙淡淡道:“我还知道你姓季。”

    瞎子微笑道:“老板娘不也是姓季么,兴许我们还是本家。”

    “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季笙顿了顿,强调道:“你要喝酒,便继续留在这里,如果你不喝,便请你离开。”

    瞎子道:“我说过,我是来求医的。”

    季笙道:“那我也再对你说一次,医馆在隔壁。”

    瞎子道:“我希望你能心平气和跟我说话,无论什么价钱,我都愿意付给你,只要你帮我找到医馆的主人。”

    季笙道:“医馆的主人愿意见你,你自然会见到,如果她不愿意,你便是玉皇大帝,也是见不到的。”

    瞎子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这样说,我也不能勉强你,那我可以说故事给你听么。”

    季笙道:“其实我不是这么愿意听,而且你也不想喝酒。”

    瞎子道:“你这里是要你认为不普通的人才能进来,但我能进来,说明你不是像嘴上说的这样排斥我。”

    季笙道:“不错,但我不排斥你,不是因为你。”

    瞎子道:“无论是谁都不重要,那我对你讲故事吧,我不喝酒,只讲故事。”

    季笙道:“好,你讲。”

    瞎子道:“你相信世上有妖怪么?”

    季笙道:“相信。”

    瞎子道:“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是不会相信的,看来你也见过妖怪。听说你神通广大,应该也知道我是谁,我确实不算什么好人,但我可以保证,我从没杀过一个不该杀的人。”

    季笙道:“只要你杀了人,便有人会来杀你。因为你杀的人,也有亲朋,也有妻儿,他们纵然再坏,对亲朋,对妻儿,总是好的,毕竟六亲不认的人,终归少之又少。”

    瞎子道:“不错,我杀了一个人。恰巧那个人是剑神无生的弟弟,所以我被剑神追杀了。我虽然很自负,但说实话,当我真正面对剑神时,才知道那样的人,已经不是人可以战胜。如果不是一只花妖救了我,那么我现在已经死了。”

    季笙道:“花妖救了你,但花妖受了伤,对吗?”

    瞎子道:“不错,它是妖,自然不是寻常的医生可以救。虽然它救我,只是因为我长得像一个人,所以它心甘情愿,但我绝不能不报它的恩情。”

    季笙道:“你确实恩怨分明,不过你要是想请医馆的主人救花妖,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瞎子道:“为什么?”

    季笙道:“因为医馆的主人已经去给它治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