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冥主 > 第160章 斩我
    时间线是一件件事组合起来的,任何事都是已经发生的事,可以是历史,可以是未来,也可以是现在。

    但这些要么受宇宙的安排,要么受超脱者的安排,反正不由芸芸众生自己安排。

    季寥意识到太虚宇宙相比学霸所在的世界,何尝不是另一种虚拟世界。

    究竟什么是真实呢?

    他明白了,那些芸芸众生的情感都是真实的。

    包括他的情感。

    有情而累此生,所以太上看破了,忘情也罢,无情也好,至少此生不累。

    第九位道主也看破了,他执着于情,且尽力为之,无愧于心,所以他是去留无意,花开花落。

    太乙救苦天尊也看破了,他求自在,得自在,能放下,能捡起,心中没有浮云,眼中没有流水。

    你见到了真实的美好,便得接受它的残酷。

    季寥承认这件事实。

    隐约间,他在斩三尸和不斩三尸间找到了第三条路。

    超脱者给他的选择,他不要。

    心中的云雾迎来一丝晨曦,破开些许前路的茫然,季寥来到一座仙城。

    寂静的长街有一点火焰痕迹,这是凤凰火。

    火焰痕迹不远处有一滴泪,季寥凝望着这一滴泪。

    一滴泪能让石头发芽,只因其心够诚。

    季寥突然明白了,为何第九位道主如此了不起。

    因为他诚于道,诚于人,诚于自己。

    季寥是一滴泪,是一株草,是世间有情人,他有美好的品德,亦有龌龊的念头。

    但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人生来不能选择世间是什么样子,却可以选择他去接受什么。

    一花一树,一草一叶,哪怕是一粒微尘,都有它可观之处,所以何必执着于那些让人憎恶之物。

    季寥开悟了,他看着那滴泪,微微笑着。

    若佛陀拈花,迦叶而笑。

    …

    …

    “季笙妹妹,这条长街好冷清。”仙城里龙女陪着季笙一起走。

    季笙心中悸动不已。

    她感受到了凤凰涅的法意,更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顺着冥冥中的感觉,沿着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长街行走,周围有死生契阔的爱意,更有生死与共的不渝,以及一个人的等待。

    灯火将长街照的通明起来。

    “咦,前面有个人。”龙女道。

    灯光将那人面目照的清晰,而那人的面目竟也不断变幻。

    季笙瞧见的是大叔。

    龙女瞧见的是山海界里的季寥。

    这个人本就是季寥。

    他面前飘浮着一滴晶莹的眼泪,泪滴里有真实动人的情感。

    既咏叹这长街之中的情意,亦怜悯世间芸芸众生。

    季寥看向季笙和龙女,一指点向龙女。

    龙女一阵恍惚,种种前生都记忆起来,龙女明白了自己是谁,她是陈小寒。

    季寥轻声道:“抱歉,让你回忆起前生了,请你原谅我这一点自私。”

    陈小寒目光复杂,欲言又止。

    季笙看向季寥,轻声道:“大叔,好久不见。”

    季寥道:“好久不见。”

    季笙道:“有没有想我?”

    季寥道:“时常想。”

    季笙展颜一笑,仿佛百花盛开。

    季寥见过人间无数绝色,但此时的季笙是他见过的第一绝色,大约是她的笑容很干净。

    他是她的大叔,还是她的父亲,亦或者别的,重要么?

    不重要。

    此时心中只余下相见欢。

    “我很开心。”季笙道。

    季寥道:“我也是。”

    季笙道:“通向至道的路,便由我来替你点亮吧。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我能遇见你,便是我最大的得,如果要失去,就从我这里失去。”

    季寥道:“不必。”

    泪滴豁然而动,湮灭了灯火。

    季寥可以斩三尸成道,然后用这盏灯照亮最后一步的路,那时候在人世间,他便是真正的轮回之主,即使清水道君,也胜不得他一丝一毫。

    即使世间没有道主的境界了,但他也可以创造出别的境界来。

    走出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亿万诸天,无数众生,若是有谁能走到这一步,绝不会有人能舍弃,但季寥舍弃了。

    季笙不明白季寥为何要这样做。

    难道事到如今,还有别的办法么?

    季寥道:“季笙,还记得你名字的含义么?”

    季笙回道:“鼓瑟鼓琴,笙磬同音。意思是人与人之间的美好相处。”

    季寥道:“一个人其实真的很孤独,有能一起相处的人,才是最美好的事。跟你母亲相处的那段日子我很快乐,跟你相处的那段日子我也很快乐。”

    他顿了顿,轻轻道:“你们都很好,我也很好。”

    最后他悠悠道:“希望你们以后都很好。”

    泪滴回到季寥手上,他捏碎了泪滴。

    没有这一滴泪,便没有了后来那一株草。

    自虚无诞生的怪物是因为季寥而起,没了这段因缘,虚无的怪物也不会再出现。

    九位道主的争斗也因季寥归于虚无,从此平息。

    既然没法全都要,所以他都不要了。

    …

    …

    八景宫的炉火燃了又熄灭。

    功德池波光粼粼。

    青霞山的道观发出一声叹息。……

    季笙眼睁睁看着季寥消失在自己眼前。

    清水道君给了季寥斩三尸的法门,而季寥却用来斩掉了自己。

    他本是无意穿堂风。

    不能选择自己如何来到世间,却可以选择离开。

    这大概是季寥一生中最洒脱的一次。

    他使虚无怪物消散,并且无愧于心。

    …

    …

    叶七的山庄里,白子虚在教导一个小孩子读书。

    他本不是喜欢教书的人,只是叶七拿剑逼着他,所以白子虚果断的屈服了。

    我瞧瞧你小子写了什么,白子虚对着叶七的儿子叶青帝道。

    他拿起白纸,上面写着一首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白子虚道:“这首词不像是你小子能写出来的。”

    叶青帝道:“我梦到的。”

    白子虚道:“什么梦?”

    叶青帝道:“一位仙人哥哥,长得比你英俊,他对我念了这首诗。不过他好似哪都不能去,就只能呆在一个地方,挺无聊的。”

    白子虚嘴角一撇,这小子真不会说话,什么叫长得比他英俊,但他还是问道:“什么地方?”

    “我记得有条河,旁边是块石头,他坐在石头上。”叶青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