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姚远的平凡人生 > 第二十四章 我有原则(求推荐求收藏)
    上午的工作节奏被陈璐干扰了两次。

    很气,非常气!

    虽然他不否认……“唇枪舌剑”的过程的的确确有那么一点点欢乐。

    但!

    这并不能弥补她浪费了自己时间的“犯罪”事实。

    好在姚远很快就找到了对付她的办法,关机。

    当手机关机黑屏的一刹那。

    姚远的心里再无其他。

    工作!

    “喂,张总您好,我是智美的小姚,上次给您……”

    “喂,李哥,我是智……”

    “刘姐,我……”

    ……

    “不用,下次别再打了!”

    “你是我哥,你是我爹行吗?啊?放过我好么……”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

    果然,运气这东西是相当不靠谱的。

    一整个上午近两百个电话打完,他都没有找到有意向的客户。

    反而觉得嗓子就快着了火。

    喝了口已经微凉的绿茶叶水,姚远打开了手机。

    这才发现,时间已经快要接近十二点。

    “卧槽,我这脑子……”他赶紧拎着外套跑向电梯。

    今天中午还有一个特殊的“生意”要做,他竟然给忘到了脑后。

    到了一楼大堂,智美的保安一眼就看到了姚远,说道:“嘿,远哥!这边有人找你……”

    姚远顺着保安的手看到了一个穿着军绿色迷彩套装的壮实男人。

    迷彩男也刚好看向姚远,然后走了过来:“你好姚先生,我是来接你的,现在可以出发么?”

    姚远看他这样样子,应该已经在这儿等了一会了,点头道:“可以。”

    路上,姚远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壮硕的迷彩男。

    臂围粗的吓人……

    保镖吗?

    姚远心里有点犯嘀咕,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接触到保镖。

    保安倒是经常看到……

    迷彩男的车技很好,速度不慢还会加塞儿……七扭八扭的技术堪比老出租车司机。

    很快,有着“保镖”嫌疑的司机就把他带到了一个挺老旧的小区。

    姚远本以为裴蓓那种气质的女人至少也该是住在别墅区,甚至是四合院……

    没想到会在这么普通的居民区。

    中年“保镖”带着姚远来到了二楼,轻轻敲了3下门。

    咚~咚~咚~

    “老板,姚先生到了。”

    大概过了四五秒,随着“咔哒”一声,门被推开了。

    裴蓓仍是一身休闲打扮,轻声对中年“保镖”说道:“小花,你在楼下等一会儿,姚先生一会还要回去。”

    姚远偷瞥了眼壮如犀牛的迷彩男,心里有一万只羊驼在飞奔而过。

    小花……

    这尼玛也……太违和了吧?

    小花显然没觉得这名字哪儿不对劲,有些木讷的eng了一声之后就大步下了楼。

    “进来吧。”裴蓓让开身位把姚远请进了屋子。

    屋子内的陈设很普通,而且看起来已经有点旧了。

    一个有专门司机的人,会住在这种地方?

    姚远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裴蓓这个女人的神秘色彩也越来越浓。

    “坐吧,中午刚好在这儿吃一口。”

    “不了裴姐,我一会回去吃。”

    “没关系,事情要谈一会呢。”裴蓓平淡说道。

    姚远再次莫名其妙的接受了她的安排。

    这女人不一般,总能够用最平静的语气让他不知不觉的顺从……

    她说的话,即像是命令,又像是随便说出口的一样。

    这女人太不简单了……

    姚远第三次在心里把她列入了高危人群的行列。

    他自认自己的段位只能和陈璐耍耍嘴皮子,裴蓓这种,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裴蓓把饭菜端上桌后,招呼着姚远上了桌:“过来吃吧,做的马马虎虎你别见笑。”

    然后她又敲了敲一直紧密的次卧门:“欣欣,吃饭。”

    欣欣……应该就是恶臭女孩姜欣了。

    姚远把目光放在了那道紧闭的门上。

    过了足有二三十秒,卧室的门才缓缓打开。

    那个跳过楼、凌晨醉过酒、浑身恶臭、性格神经、把姚远视为仇人的女孩走了出来。

    很快,姚远就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她的眼睛怔怔地,像是一潭死水,毫无生机。

    这种目光他曾在老家村里见到过,在一个儿子被淹死的中年妇女身上见过。

    姜欣面无表情的从次卧走到了餐桌前,然后默默坐下。

    整个过程,她都没有去看姚远,似乎根本没注意到餐桌对面还坐着一个大活人。

    她机械般的端起饭碗,自顾自的开始吃饭。

    从厨房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的裴蓓给姜欣指了指姚远,开口问道:“你认识他么?”

    姜欣茫然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姚远。

    先是摇头,再是点头,然后又是摇头……

    “先吃饭,吃过了再说。”裴蓓轻声对姚远说道。

    一顿饭吃的姚远很不自在,目光总是会不自主的飘向姜欣,再加上裴蓓的厨艺的确是太“马马虎虎”……

    等到姜欣再次返回卧室,裴蓓才决定开始谈正事。

    “你也看到了欣欣的状态。”

    姚远点头道:“我认为我帮不上什么,她根本不认得我。”

    裴蓓笑了笑:“你是第一个能让她点一下头的人,我都不行。”

    姚远愕然,随即问了个自己很好奇的问题:“裴姐,她……父母呢?”

    他本以为这次来会看到一大家子,没想到竟是如此冷清,除了一个“少年痴呆”的姜欣,就只剩下裴蓓一个人。

    “死了,她是跟着我长大的。”

    “……”

    怎一个惨字了得……

    姚远此时有些庆幸自己救下了姜欣,不然她这家人也太惨了。

    “好了,说说合作的事儿吧。”裴蓓揉了揉脑袋,“医生的建议是用假装情侣的方式唤醒她的记忆……”

    姚远脱口而出:“这个建议听起来很不靠谱。”

    裴蓓沉吟道:“是很不靠谱……可现在没有其他办法,如果再拖下去就会错过康复时机,很坑一辈子她就这样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死马也好活马也罢,只能乱投医。”

    姚远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正色道:“裴姐,让我和她装情侣可以……但是,我坚决不能出卖肉体……”

    裴蓓第一次露出犀利的表情,眼神像一把刀似得看着姚远。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有原则。”

    被“刀子”划过的姚远只觉浑身一冷:“当……然了,原则这东西它也不是死的……”

    裴蓓嗤笑一声:“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