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姚远的平凡人生 > 第十六章 魔幻地铁(求推荐求收藏)
    从村里再返回县里的路上,姚远久久不能自拔。

    本以为自己见了父母会难受会愧疚,不成想除了难受和愧疚,还有另一种情绪。

    自信,非常自信,迷之自信。

    他自信能用仅有的生命做好该做的事情。

    过去九年他从没有过这样的情绪,浑浑噩噩谨小慎微的活着,跟没有方向。

    这份自信来的晚了点,但好在不算太晚。

    到了机场,订好当晚凌晨的机票后,姚远便坐在候机室等着登机。

    本打算能在这儿吃口饭,不成想机场里的铺子都关了门,连超市也不例外。

    正饿着肚子昏昏欲睡,叮~的一声微信响让他恢复了几分清明。

    【张志新:老姚,明天赶紧回来上班,要变天了[惊恐]。】

    【姚远:我已经被老邹咔嚓了...[汗颜]】

    【张志新:你小子走狗屎运了,这次新部门备选名单上有你的名字![呲牙][呲牙][呲牙]】

    【姚远:恩?名单?什么名单?】

    【张志新:总部挑选的五个经理备选人名单啊,你也在里面,老邹现在无权动你![拇指]】

    【张志新:不过你已经旷工五天了,再不来公司人事系统就会自动解聘,那就麻烦了![滑稽]】

    【姚远:……我明天就去!】

    收起手机,姚远脸上挂起微笑。

    柳岸花明?

    貌似好起来了……

    早上七点半,是上班族们赶地铁最高峰的时段。

    再次赶了躺凌晨航班的姚远,一脸疲倦的从京城机场走进了地铁。

    一整天没进食让他浑身无力,好在运气不错,一个阿姨下车后把座让给了他。

    座得来不易,得后更不易。

    一个龙精虎猛肱二头肌堪比举重运动员的老大爷似乎也看上了这个座位。

    想坐吧,可他还偏偏不说,反而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姚远。

    似乎这个座位理所应当就是他的。

    姚远很快也注意到了这个略带嘲讽和威胁的眼神。

    好家伙,有道德绑架内味儿了。

    要真是个步履阑珊弱不禁风的老人,让个座倒也没啥。

    尊老爱幼毕竟是传统美德。

    可这大爷壮的像头牛,姚远觉得自己比他更需要这个座位。

    又到了一站,地铁上又涌入了大堆乘客,车厢内变得更加拥挤了。

    老头儿趁这机会,用脚磕了一下姚远的小腿。

    姚远一抬头,刚好迎上老头儿那幽怨中带着审判味道的眼神。

    妈的,没完没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好意思了!

    啪!

    姚远直接闭上了双眼。

    就像关了灯一样,世界瞬间变得一片祥和。

    您老喜欢瞪眼?

    这回瞪吧,随便瞪。

    老头儿见姚远仍是装傻充愣,一时间被气得不轻,恼羞成怒的朝着姚远脚丫子猛地就是一脚。

    “嘶~”

    姚远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脱口便喊了句“卧槽!”

    他是真没想到,现在的老人动手这么果断…

    老头儿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马上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腰瞬间佝偻了,表情瞬间委屈了,眼神瞬间无辜了……

    “小伙子,你怎么能骂人呢?我不小心踩你脚一下,也不至于对我一个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儿说脏话啊?”

    ???

    尼玛,这演技也太牛逼了!

    没去当演员,真是华夏电影圈的一大损失……

    姚远此时明显感受到周围人的目光在变。

    看样子都把他当成了一个不懂礼貌咄咄逼人的家伙。

    说好群众眼睛是雪亮的呢……

    你们看不到那老大爷这发达的肱二头么。

    就那一脚的力度,换小满来都不一定有,你跟我说这是糟老头子……

    确定不是魔鬼筋肉人?

    “我……”

    姚远刚要发怒,就被身侧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眼镜男拉住了胳膊。

    他低声对姚远说道:“算了兄弟,我经常坐这趟线。这老头儿是老赖,跟他计较没必要的,弄不好还会被讹上。”

    啊……这……职业的吗?

    姚远犹豫了两秒,最终还是悻悻然的闭上了嘴,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的确不该在这种老家伙身上浪费。

    老家伙见姚远熄了火,轻蔑一笑。

    哼哼。

    又是一个被老夫吓倒的小年轻。

    但光知道“服”可不行,你小子还得把座儿给还回来才可以!

    啪!

    又是一脚,不过这次力量很轻。

    可谓伤害性不高,但侮辱性极大。

    踩完还给姚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让出座位。

    草你妈!

    这么大的年纪怎么就不要脸了呢?

    姚远刚要出声,又被眼镜男拉了下来:“淡定,淡定……”

    “淡个毛定!他这种人就是惯的!”姚远说话的声音很大,车厢内的目光再次聚焦。

    老头儿可不怕处于风口浪尖,甚至眉眼间还有些兴奋。

    看的出来,这老家伙的无赖已经到达了高处不胜寒的境界。

    不过他很快就掩饰住了窃喜的情绪,转眼间便伪装成了弱势群体。

    “你这年轻人怎么能这么说话?不就不小心踩了你两脚吗?你这么年轻又不会掉块儿肉!”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娇生惯养久了,一下还都碰不得了?要是把你带到我们吃大锅饭那会儿,那还得了了?”

    “再说了,你一个身体健全的年轻人,怎么好意思让老人站着?我年龄应该你爹还大呢吧?”

    “如果你病了那可以,你只要拿出诊断证明就行,可你要是拿不出来,那你也得给老人让座,这就是几千年传下来的规矩!”

    “……此处省略二百多个字……”

    老家伙一通连珠炮,很不客气的就把自己放在了长辈的位置上。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姚远一通猛打。

    可能是喷的太过瘾,也可能是太久疏于战斗……

    他竟然没发现自己的话已经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车厢内这些看客……

    反而对整个年轻群体来了波无差别轰炸。

    一口一个你们年轻人,你们年轻人……

    尤其是最后一句诊断证明,简直就他妈离谱!

    弄得年轻乘客可谓个个都愤懑无比。

    再一,再二,又再三!

    兔子急了尚且咬人,更何况姚远这么个已经开启生命倒计时的大活人?

    眼镜男这次没有再拉姚远,而是摘下眼镜捏了捏晴明穴,头疼道:“毁灭吧,赶紧的。”

    姚远自然也感受到了氛围的转变,心里更有了底。

    不给老B登任何赖皮的机会,甚至直接越过了喊一嗓子‘键来’的步骤,直接开怼。

    “鉴于你为老不尊,根本就不配被人尊敬,所以我就不用您您的敬语了。”

    “首先是第一点,你的年龄确比我父亲要大。所以我更纳闷,你比我爹多活那么多年,素质怎么就没跟上呢?想充长辈,先要有德行。”

    “第二,让座这事儿属于献爱心,献与不献全凭个人,献是情分,不献是本分。不给就讹、就赖、就抢,这和地痞流氓臭无赖有什么区别……”

    “第三,年轻人怎么了?娇生惯养和你有关系?是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吃你土豆了?有那闲心,就去提升一下自己的思想道德品质,这么大岁数还拖国家后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第四,撒谎的时候先做做功课,说自己垂垂老矣之前能不能穿件长袖?这么发达的肱二头肌,说是举重队的现役运动员都有人信吧?”

    “第五,你好好看看这我们这些年轻人,有几个不是大早上赶去上班,为了生活奔波的?每天累死累活还不够,还要被你这种没有道德的人道德绑架,你就说冤不冤?”

    “第六,如果按你说的,生病还得给你看证明,否则就必须给你让座。那我是不是也该看看你的老人证明,或者你作为一个‘人’的证明之后,才能让座给你?”

    ……

    姚远这一套输出可谓直接拉满,怼的是井井有条,有理有据。

    车厢内先是安静了两秒,然后瞬间爆发出了极其热烈的叫好声。

    “看,必须看看他的‘人证儿’!”

    “比他娘的窦娥还冤呐啊,呜呜!”

    “我尼玛!竟然没录上,老子热门没了!”

    “祖安!永远的神!”

    “这不比博人……”

    “虽然听起来不太对,但我还是觉得他说的对……”

    ……

    老B登彻底懵了,指着姚远你你你你了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反驳。

    吵架怎么还能列出1/2/3/4/5条罪状的?

    以前厂里开辩论会也没这个阵仗啊!

    时代……变了吗?

    不过流氓之所以叫流氓,是因为在讲理、吵架甚至骂街都全免劣势的时候,还能使出更恶心人的招数。

    比如技惊四座小范围无敌的“撒泼打滚法”,软硬不吃如滚刀肉般的“泼皮无赖术”,无往不利大概率致富的“碰瓷讹人术”

    ……

    老B登果然没愧对姚远暗暗给他起的“老B登”的绰号。

    脸一沉便用了个三招齐发。

    只见他扑通一声跌在地上,胡乱蹬腿,吐沫横飞。

    像个会说话的残次陀螺,一边地躺托马斯一边嚷嚷道:“打老人啦……有人打老人啦,快来看呐……没天理啦……”

    原本吵杂的车厢,一下变得很安静。

    姚远傻了,乘客也傻了。

    一个健硕如牛的老头子在地铁上打着滚儿的讹人?

    生活……

    真是太TMD魔幻了。

    本以为那些影视作品是在夸张事实,没想到事实远比影视作品更夸张……

    一时间局面再次焦灼,姚远陷入了两难境地。

    躲,躲不开,走,看这样也是走不了。

    难不成……真要折在这个老B登的手里?

    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回应……

    “按照我国法律,碰瓷情节较轻的,会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如果造成了恶劣影响的,可以酌情延长拘留时间……”

    “你的行为全部都被我录下来了!起不起来,你自己看着办。”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人堆里传来,打破了车厢内的安静,同时也帮着姚远结了围。

    这段话就如降维打击,一下便敲碎了老B登的最后一丝希望,并点燃了整个车厢乘客的愤怒。

    这次不仅仅是年轻人,连一些原本抱着看戏态度的老人也忍不住下场开喷。

    姚远暗暗松了口气,循声望去,只能透过人群看到一顶白色的鸭舌帽。

    这个声音他有些耳熟,但一时间愣是想不起在哪儿听过……

    不过听着车厢内乘客对老B登的全方位“问候”,姚远愤懑的心情大好。

    啊!

    多优美的汉语~

    多朴实的华夏人民……

    ————

    【PS1:老孙把自己都燃起来了,这不给投个几票?】

    【PS2:这书题材冷啊,太冷了o(╥﹏╥)o……所以希望有书单的同学可以帮忙推一下,老孙叩谢!】

    【PS3:十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