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三十四章 苦战司浪心
    “嘭”的一声,大头冲下的赵飞燕,一脚踹碎了车窗,身体一用力,“嗖”的一声,从车里弹了出来。接着,便看到了令她魂飞魄散的一幕。

    一台巨型大卡车,狠狠向着她们所乘的车辆碾压了过去。

    “不要!”赵飞燕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眼睁睁地看着那台大卡车,将侧翻的车辆碾在了轱辘底下!

    “王八蛋!”赵飞燕暴怒。一个空翻,身子像离弦的箭,双脚齐出,将司机所在位置的前风挡玻璃,踹得粉碎。

    “咦?人哪去了?”她陡觉眼前一花,司机的位置早已空空如也。

    “女娃娃,你是在找我吗?”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儿,冲着她摆了摆手。

    “你是谁,为什么要暗算我们?”赵飞燕双目充血,步步逼近。

    来到那人近前,却是吓了一跳:我的妈呀,这他妈是人吗?天底下最丑陋的东西,也不过如此吧?

    “老夫司浪心。为替我那可怜的无情孩儿报仇,你只不过是一个诱饵罢了。豁哈哈哈!”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从那个修罗一般的老家伙嘴里发了出来。

    “诱饵?无情孩儿?”赵飞燕眉头一蹙。

    “你是那丑八怪的死爹?”赵飞燕大惊。

    “错!我那无情孩儿,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智慧与美貌并存,神一样的化身,你眼瞎了吗?”

    “哇!”赵飞燕狂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两个狗宝熬汤,一个屌味!”

    “哇呀呀,该死的女娃娃,没有一点口德,气死老夫了!该打、该打、该打!”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眨眼即至。

    “啪啪啪”,几个响亮的嘴巴,落在了赵飞燕的脸上。

    赵飞燕机械般地晃着脑袋,不停地“配合”着司浪心的动作。紧接着,又被他飞起一脚,踢得高高飞了出去。

    “扑”,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赵飞燕惊骇莫名:这个老东西太厉害了,怎么出手的?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赵飞燕怒不可遏。

    深吸了一口气,双臂连连划动,“紫阳神功”疯狂运转,周身笼罩了一层骇人的紫色光芒。

    “紫气东来!”一声凤鸣,火红的凤凰虚影乍现,拳如流星,带着恐怖的音爆声,击向了司浪心的前胸。

    “啊?”拳到中途,赵飞燕突感呼吸一窒。自己的拳头,被一只蒲扇般的大手,轻轻抓住了。

    看着对方狰狞的面容,赵飞燕顿感魂飞魄散。

    “去死吧!”司浪心抓住赵飞燕的手臂往空中一掷,一脚踢了上去,势若奔雷。

    情况万分危急,赵飞燕的生死系于一线。

    “啪”的一下,突然有一只纤纤玉掌狠狠拍在了司浪心的脚面上,他聚感钻心般的疼痛,大吃一惊。

    “是你?哈哈哈哈!”

    看清来人长相后,司浪心放声大笑,喜极而泣:苍天有眼,这个女人终于出现了。无情孩儿,看爹爹为你报仇雪恨!

    来人正是佐佐木稀,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赵飞燕。

    “佐佐木稀,我不要你管,放开我!”看到这张让她夜不能寐的脸,赵飞燕愤怒不已,在佐佐木稀的怀抱里拼命挣扎起来。

    “啪啪”两下,赵飞燕立感臀部疼痛难忍。

    “混帐,给我消停点!”佐佐木稀收回了巴掌,将赵飞燕放到一边。

    “你!”赵飞燕气得直跺脚。

    “哈哈哈哈,两个女娃娃,少在老夫面前争风吃醋。佐佐木稀,说吧,你想怎么死?”司浪心凶态毕露。

    “怎么,想替你儿子报仇?”佐佐木稀负手而立,淡淡地说道。

    “我恨不得拨了你的皮,抽你的筋!”

    “你没这个机会了,去死吧!”一袭白影,一道闪电,一双纤掌,排山倒海般地击向了司浪心的前胸。可对方的人影,却在瞬间消失了。

    “哪尼?”佐佐木稀大骇,赖以成名的绝技,光速千纤掌,竟然击了个空,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哈哈哈哈”,一阵嘲弄的笑声从身后响了起来。

    “混蛋!”佐佐木稀大怒,身似游龙拳似电,道道残影滑过,愣是没有碰到司浪心的半根毫毛。

    佐佐木稀喘着粗气,惊骇不已。

    “女娃娃,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老夫陪你好好玩玩!”司浪心背转身体,仰望夜空,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万分惬意。

    “无情孩儿,爹爹一会儿就拿这个东洋妖女,祭你在天之灵,你可以安息了!”

    “做梦!”

    “拳破万重浪,脚踏龙王宫!”佐佐木稀大喝一声,身体拔地而起,纤纤玉足,快如风,疾如电,威猛绝伦,对着司浪心当头踏下!

    “雕虫小技!”司浪心不屑地哼了一声,右拳猛地向上击出,正中佐佐木稀足底。

    “啊!”佐佐木稀顿感自己右脚心疼痛难忍。借势用力,猛地向上一跃,然后一个空翻,大头冲下,身体成一条直线,“血色残阳”聚然发出!

    “脚不行用掌?”司浪心摇了摇头,大喇喇地伸出右拳,迎了上去。却突感自己右臂一滞,接着他的天灵盖便被人狠狠拍了一掌。

    “啊!”司浪心一声惨叫,疼得连续打了两个盘旋。要不是功力深厚,对方这足以裂石开碑的一掌,必会要了他的老命。

    “哪尼?”坐在车里的大嘴帮老大矢口串一雄,目睹了这令人大跌眼镜的一幕,震惊不已,粗大的雪茄烟一下子从嘴里掉了下来。

    “找死!”司浪心愤怒了,一张老脸红得像个烂苹果。想不到自己一个堂堂的“世外高人”,竟然被一个女娃娃打得叫出了声,这张老脸还往哪搁?

    “半夜鬼叫门!”司浪心大吼一声,双掌一错,“千鬼出笼”,阴风阵阵,向着佐佐木稀猛地拍了过去。

    掌风所过之处,两旁的花草树木狂摇不已。

    “光束千纤掌,血色残阳!”眼见对方势不可挡,佐佐木稀仓促迎战,可她哪里是这个修罗一般的老家伙对手?对方轻而易举的破开了她的“血色残阳”,双掌重重拍在了她的身上。

    “嘭、嘭、嘭……”司浪心面目扭曲狰狞,辣手摧花,双掌一下又一下地击在佐佐木稀的身上。

    鲜血一口一口从嘴里喷了出来,佐佐木稀的脑袋无力地歪向了一边,望向了华夏,绝美的眸子里流下了两行清泪:新阳君,我尽力了,没有保护好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