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三十三章 压倒性的优势
    “这个疯婆子好生无理!”佐佐木稀大怒。

    “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赵飞燕的脸上。

    快,实是在太快了!赵飞燕顿觉眼前一花,接着脸部便是疼痛难忍。

    “你打我?”赵飞燕暴怒,猛地站了起来。

    其它几个队友面面相觑,暗道:有戏,绝对有戏。

    “我警告你,赵飞燕,不要在那里胡搅蛮缠不讲理。我救了你,你不但不感恩,反而在这里胡诌八咧想当然,王新阳没管教好你,今天我就替他教训教训你!”

    佐佐木稀转过了身,负手而立。

    “啊,气死我了!”赵飞燕大喝一声,双臂一圈一带,就想发动“紫阳神功”教训这个妖婆,但骤然感到身体象灌了铅似的,一动也动不了。

    “真是邪门!”赵飞燕大骇。

    “来人,送客!”佐佐木稀冷冷地看了赵飞燕一眼,转身离去。

    “佐佐木稀,我和你没完!”在赵飞燕的大声抗议中,被人不客气地请了出来。

    但,还好,佐佐木稀仍旧不失礼仪,派车将她们送回了驻地。

    “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望着“欢送”她们那个车的背影,赵飞燕虚空狠狠踢出了一脚,恨不得踹掉一个车轱辘。

    三天后,决赛正式开始。

    赵飞燕宛如一只发狂的母老虎,将所有的对手全部踩在了脚下。有两人被踢掉了下巴、一名倭国选手被打成了植物人。

    华夏国民热烈欢呼。

    倭国人则垂头丧气,有几人当场砸坏了电视机。

    “赵飞燕,我可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呵呵呵呵!”矢口串一雄抽了一口大雪茄之后,露出了满口的大黄牙。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下面由华夏国火凤凰赵-飞-燕,对阵M国前世界搏击冠军秃鹫莎-贝-拉,争夺冠亚军,有请二人闪亮登场!”

    主持人崔天号对着话筒高声宣读完毕,赵飞燕和莎贝拉两人摩拳擦掌,在激昂的音乐声中、在观众们的狂呼声中,身体一纵,两个空翻,齐齐站在了搏击台上。

    “Bitch,我打爆你的脑袋!”秃鹫莎贝拉对着赵飞燕虚空击出两拳,风声豁豁。

    “该死的秃鹫,我拔掉你的毛做烤鸭!”火凤凰赵飞燕毫不示弱,虚空对着莎贝拉一个侧踹。风声过后,莎贝拉的头发“呼”地飘了起来,大吃一惊。

    “当”的一声锣响,第一回合开始了。

    “去死吧”!二女暴喝一声,一个空翻打了两个盘旋,“旋风腿、旋风腿、旋风腿……”右腿高高抬起,连续十个后摆旋风腿,两腿狠狠撞在一起。一阵呲牙咧嘴过后,未分胜负。紧接着便是一个后空翻,双掌猛地向前推出,“啪啪啪”又是连续三次地击在一起。

    “扑”,二女分开后,各自手捂前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惊骇地看着对方。

    “good,good!”观众席上掌声雷动,口哨声、呐喊声响成一片。

    “再来!”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刚才的伯仲,更加激起了二女的斗志。双方身体一纵,又是高高跃起,陀螺般地在空中旋转起来,绝招齐出,双拳双脚不要命地往对方的身上招呼:

    “凤鸣鹤唳、百鸟朝凤、拔云见日……”

    “鹫穷则啄、餐腥啄腐、一饮一啄……”

    二女大声呼喝,以快打快。拳似流星,脚如闪电;身若游龙,坚韧婀娜;排山倒海,雷霆万钧。势将对方打倒打服。

    “火凤凰,加油;火凤凰,加油……”

    “秃鹫,加油;秃鹫,加油……”

    现场呐喊声响成了一片。

    王新阳、凌飞飞,赵铁男、苏雪以及亿万华夏同胞,都齐声呼喝,为巾帼英雄赵飞燕加油鼓劲。

    转眼百十招已过,二女汗如泉涌,挨了对方不少的拳脚,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都挂了彩。

    短暂的休息过后,“当”的一声锣响,第三回合开始了。

    赵飞燕捊了捊头发,脸色平静如水,双掌连连划弧,隐隐有一道紫色的光芒随着圆弧不断划动,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Fuck,该死的婊子,要拼命了吗?来!”莎贝拉大骂了一声,双臂一展,两道黑色的气体便从掌心发了出来,恐怖无比。

    “紫气东来!”

    “鹫啄燕死!”

    两人同时向对方冲了过去,挥出了惊天动地的一拳。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仿佛有一只喷火的凤凰,和一只面目狰狞的秃鹫狠狠对撞在了一起。

    “轰”!一声巨大的暴响过后,凤凰震翅高飞,直冲云宵;秃鹫一声哀鸣,羽翼折戟。

    赵飞燕连续几个手翻,高举双臂;莎贝拉面色惨白,口中鲜血狂喷。

    此次世界警察搏击大赛,赵飞燕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了胜利,将高台上那个万众瞩目的奖杯捧在了怀里。

    “耶!”华夏沸腾了;“呜啦!”M国人捶胸顿足,叫骂声不绝于耳。

    “燕儿,祝贺你!”王新阳的贺电首先发出。

    “祝贺你个头啊,回去再找你算帐!”

    听到这个家伙的声音,赵飞燕便气不打一处来。摸了摸自己的脸,佐佐木稀的一巴掌,打得她现在还疼痛难忍。

    “莫名其妙嘛!”王新阳冲着凌飞飞摊开了双手。

    “等她回来问个清楚就行了。”凌飞飞也甚觉奇怪。

    老赵头当晚让老伴炒了好几个菜,一时间酒兴大发,喝了二两牛笔散,便云山雾罩起来,非得给苏雪做首诗,摇头晃脑地吟道:

    飞燕一巾帼,出征大倭国。

    立我华夏威,扬我中华名。

    拳打金发魔,脚踢碧眼鬼。

    新阳如旭日,迎得燕归来!

    苏雪嗔道:“什么狗屁诗?顶多一大口烙子,连顺口溜都不如,还整天显摆,真是的”。

    赵飞燕一行兴高采烈,拒绝了倭国警察署的宴请,当晚乘专车赶往国际机场。

    “赵队,你太厉害了,真是我们的偶像耶!”

    “赵队,你是我看见的,长得最漂亮的女人,能不能给个机会?”

    一个家伙不停地向赵飞燕献着殷勤。

    “想都别想,本姑娘早已名花有主了!”那个家伙的脑门儿挨了一记。

    “啊,谁呀?气死我了!”死了娘一样的声音立即传了出来,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嘭!”就在这时,几人所乘的车辆突然发生了巨震,车子不受控制地滑向了一边。伴随着车内惊恐的惨叫声,一溜火星,侧翻到了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