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八章 杀杀杀
    王新阳抱着佐佐木稀一阵狂飙。

    随手搭上了她的脉搏,大吃一惊:此女已油尽灯枯,生命岌岌可危。

    “站住,站住……”后面不断地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且越来越近。

    “他妈的,这帮疯狗!”王新阳大骂了一声,接连几个起纵,与后面追赶的人拉开了距离。然后运转“女娲补天”绝顶神功,一道桀紫色的真气透体而出,顺着佐佐木稀的手腕,灌入到了她的奇经八脉之中。

    不一会儿,佐佐木稀的脸色便红润起来,呼吸渐趋平稳。她感受到了自己在一个人的怀抱中,单薄的衣衫,近距离的接触,尤其是那个混蛋身上的特殊气味,让她心旌摇曳,十分不舒服。

    “咳,咳,放我下来!”

    ……

    “放我下来,你抱够了没有?”佐佐木稀愠怒。

    “啊?你醒了?”看着眼前这张绝美的脸,王新阳的小心脏儿“嘭”的一声,剧烈地跳动起来。

    “哈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你这个贱货找了个野汉子帮你!”王新阳突觉眼前一花,一个身影接连几个盘旋,高高越过了他们,拦住了去路。

    “你好好养伤,这个杂种交给我”!王新阳深吸了一口气,将佐佐木稀放到了一边,转过身去,看向了那人,吓得他一哆嗦:这是个什么东西,长得太渗人了!

    “小心,你不是他的对手!”佐佐木稀大急,连忙盘腿而坐,运功调息。

    “是你?”司无情眉头一皱。

    “你认得小爷儿?”王新阳倍感疑惑。

    “小兔崽子,黄嘴丫子没褪净,也敢在老夫面前称小爷儿?不管你是谁,今天我必送你上西天!”司无情不在废话,双掌一错,“魔鬼万万千”聚然发出,但见鬼影绰绰,阴风阵阵,万千厉鬼排山倒海,直取王新阳。

    王新阳大惊,顿感眼前一片黑暗,到处鬼哭狼嚎,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他头痛欲裂,双眼和口鼻竟然渗出了鲜血,意识渐渐丧失。危急时刻,用力咬了一口舌尖,剧烈的疼痛使他立即清醒过来。

    “混沌初开!”王新阳大吼一声,寰宇苍穹诀第一重全力施展开来,一声龙吟,巨大的漩涡,将万千“厉鬼”全部罩住,一网打尽。

    “啊?”后期赶到的犬养次狼等人大吃一惊。又看到佐佐木稀盘腿坐在那里,暗暗叫苦:“要坏事儿!”愣是没人敢上前一步向她“问好”。

    “嗯?有点门道,但还是不够看哪!”司无情摇了摇头。“魔鬼万万千”被破,他暗暗有些吃惊。

    看到佐佐木稀在那里运功调息,司无情心急如焚。双臂连连划动,做环抱状,一上一下,一个巨大的黑色“气旋”瞬间形成,光彩夺目。气旋里面,隐隐有一只饕餮恶鬼,恐怖无比。

    “魔鬼域!“他大吼一声,双掌向前一推,巨大的饕餮气旋,散发着骇人的嚎叫,排山倒海般的轰向了王新阳。

    “危险!”调息过来的佐佐木稀大叫一声,一个鱼跃便到了王新阳面前,卷起他接连两个空翻,高高跃起,威力无比的“饕餮气旋”从身下一冲而过。

    “轰!”那道气旋冲到一颗碗口粗的大树上,大树应声而断。

    “好厉害!”王新阳头皮发麻,后怕不已。

    “八嘎,竟然让她缓过来了?”犬养次狼等人颤栗不已,腿肚子直转筋。望着站在那里,神情冷漠的佐佐木稀,仿佛见了瘟神一样。

    佐佐木稀傲然而立,冷若冰霜,对着司无情竖起了中指,指尖向下。

    “好个没有礼貌的女娃娃,竟敢蔑视老夫?”司无情大怒,双掌一错,巨大的饕餮气旋再次形成。

    “滚”!佐佐木稀一个巴掌便拍了过去。

    “啊!”司无情一声惨叫,被佐佐木稀一巴掌抽得连转了好几个圈,那个可怕的气旋在他怀中应声而暴!

    “扑”!受到功力反噬,一口鲜血从他嘴里狂喷而出。

    接着在他惊恐的目光中,一个曼妙的身影儿瞬间便到了他的面前,小巴掌左右开弓,狠狠搧在了他的脸上:“我让你见财死,我让你为食亡,我让你是非不分,我让你为虎作伥!”

    一顿嘴巴,叭叭作响,抽得司无情一张鬼脸血肉横飞,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全身功力,被对方的“血色残阳”死死压制,丝毫动弹不得,“啊、啊、啊”不停地惨叫,颜面尽失,浑然没有了一代高手应有的风范。

    “去死吧!”佐佐木稀猛然纵身跃起,一个后摆旋风腿,狠狠踢在了他的脑袋上!

    “嘭”的一声,司无情的脑袋,被佐佐木稀一脚踢成了烂西瓜,无头尸体轰然倒在地上。

    “啊?”犬养次狼等人大吃一惊,浑身哆嗦,战栗不已,双腿仿佛灌了铅,一动也动不了,眼看着那个女煞神慢慢逼近。

    “木稀侄女儿,我不是人,我是畜生,你饶了我吧!”犬养次狼磕头如捣蒜,不停地大声求饶。

    “升米之恩,斗米之仇。就是养条狗,见了主人,还得晃晃脑袋,可你呢?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混帐东西!父亲救你于水火,可你却从未有感恩之心,反而要加害于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佐佐木稀一挥手,化掌为刀,一掌就“切”下了犬养次狼的脑袋,血溅五步!

    “啊?”石天“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眼泪汪汪的哀求道:“木稀太君,不关我的事啊,是犬养这个狗东西威逼利诱,我才干了傻事啊!饶命啊。”

    “去你妈的!”佐佐木稀厌恶地一挥手,掌风猛地扫过了石天的脑袋。

    “嗯?”石天猛然一怔,接着便象一个傻子一样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手舞足蹈,引吭高歌:“人家的姑娘有花戴,我家没钱不能买,买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扎呀扎呀,扎呀扎起来……”

    望着石天一步三摇地向远处走去,王新阳摇了摇头:“傻了。活该!”

    “该你们了!”佐佐木稀冷冷地看着剩下的其它几人。

    几人吓得魂飞魄散,更有人当场尿了裤子,不停地求饶。

    “饶了你们?刚才你们谁饶了我?还想再让我养虎为患吗?”

    杀、杀、杀!一道身影飘过,十个人头飞出老远。

    “好狠辣的手段”!王新阳赞叹不已。

    “新阳君,我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佐佐木稀微微一揖。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今后有什么打算?”

    “整顿家族,重振大日,保重!”一个纸片飞到了王新阳的手中,接着佐佐木稀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