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七章 狼心狗肺
    “慢着!”佐佐木稀厉声喝道:“犬养次狼,你屋檐落魄,形单影孤,是父亲收留了你。你现家财万贯,尚且贪心不足,还觊觎我家族产业?你的心让狗吃了吗?”

    “哈哈哈哈”,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过后,犬养次狼伸长了脖子,脸色扭曲得可怕:“算你说对了,我本来就是犬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少他妈废话,给我杀了她!”

    “女娃娃,看你芳华绝代,体态婀娜,老夫实在不忍辣手摧花,你自己了断了吧!”一个武士装扮、形如厉鬼的老家伙背负双手,露出了“爱怜”之色。

    “混蛋!原来是李家老狗司无情?你们怎么勾结到一起的?”佐佐木稀大惊。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少她妈废话,你到底想不想死?”司无情两眼一瞪。

    “去你妈的!”佐佐木稀又吐了一口鲜血,身形一动,大喝一声:“光速千纤手”!双掌一错,一变十、十变百、百变千,漫天的掌影,狂风暴雨般地拍向了司无情。

    眼见对方来势凶猛,掌势如山,快如闪电,司无情暗暗心惊,不敢大意,一声大吼:“魔鬼万万千!”双掌叠加拍出,顿时狼哭鬼嚎,万千“厉鬼”迎上了佐佐木稀的“光速千纤手”。

    犬养次狼等人只见两人走马灯般地打斗在了一起,各种奇招怪招层出不穷,大厅内的温度骤降,使人感到寒冷无比。室内摆放的物品不断地飞起落下,破碎的残片有时打在他们身上,疼得他们哭爹喊娘,惊慌躲避。

    突然,两人“嘭”地对峙了一掌,佐佐木稀身体剧震,倒退出四五步,花容失色。司无情则双手环抱,一上一下,象抱个圆球一样,全身肌肉膨胀,高高鼓了起来,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室内的一些小小物件,全部向那个“圆球”中汇聚,越滚越大!

    佐佐木稀惊骇莫名,脸如白纸,鲜血狂喷。

    “杀了她,杀了她!”犬养次狼等人振臂高呼,狞笑不已。

    “猛鬼域!”司无情暴喝一声,双掌猛地向前推出,一道黑光闪过,鬼影重重,以排山倒海之势,闪电般轰向了佐佐木稀。

    佐佐木稀顿时感到皮肤撕裂般的疼痛。和王新阳一战,她大伤了元气,此时的功力已不足三成,又和李家这个绝世高手大战了一百余合,早已是强弩之末。

    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佐佐木稀疯狂运转功力,娇喝一声:“血色残阳!”一掌拍了出去。

    司无情等人顿感呼吸一滞,对佐佐木稀必杀的一击,如影视中的慢镜头,突然停滞、再停滞。他的嘴不由得张得老大,震惊不已:“怎么个情况?”

    “啊,不好!”眼见佐佐木稀一个空翻,躲过了他的攻击,双掌闪电般地拍向了他的前胸。他连忙挥掌格挡,却感到双臂异常沉重,被佐佐木稀一掌拍飞了好几米,重重撞在了墙壁上。

    接着便是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扔到了他的怀里,“轰”的一声,烟雾四散,将他炸了个满脸黑。

    “哇呀呀呀,好个邪门的女娃娃,气死老夫了!”司无情被气炸了肺,一个翻滚站了起来,捊了捊头上的焦毛,暴跳如雷,誓要将佐佐木稀撕得粉碎。

    烟雾过后,四下寻找了半天,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我一定要掐死你!”司无情咬牙切齿,面上青筋直露,一个鱼跃,从窗子跳了出去。

    犬养次狼紧随其后,带人狂追不舍。

    “叮呤呤,叮呤呤……”王新阳刚回到卧室里躺下,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随手接起了电话,没好气地说道:“谁呀,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杀你的人。王新阳,快救救我……”一个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你?”王新阳情不自禁地摸了一把脸,还他妈有点疼。

    “你折腾得我还不够?又整什么幺蛾子,整玩死我呀?”

    “这回是真、真的,我快不行、不行了!”对方的声音越来越弱。

    “啊?怎么个情况,你在哪里?”王新阳惊讶道。

    “大日集团后边的山谷里,有人追杀、追杀我。”随后,电话里便没了声音,但一直是接通状态……

    “看来是真的。来个英雄救美?唉,别管那么多了,救人要紧!”王新阳一咕噜便从床上爬了起来,驾车风驰电掣般地冲了出去。

    “都给我仔细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群人在犬养次狼的指挥下,对大日集团蓝天分部附近展开了地毯式搜索。

    “犬养先生,在这里,在这里!”一个惊喜的声音传进了犬养的耳朵。只见石天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向他的新主子请功:“佐佐木稀那个贱货,在那边的大石头后面。不过,她好象已经不行了!”

    “不行了?哈哈哈哈!”犬养次狼如释重负,大笑了一声,拍了拍石天的肩膀:“吆嘻,你地,大大地好!走,看看去。”

    一群人来到了大石头后面,看到倚坐在石头上的佐佐木稀,脑袋耷拉到一边,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有一丝血迹已经阴干。双臂无力的垂着,右手还拿着个手机。一阵冷风吹来,显得分外的可怖。

    “死了没有?”犬养次狼离得老远,手伸得老长,探了一下佐佐木稀的鼻息,发现气若游丝,禁不住大喜:“佐佐木稀,你也有今天?”

    “犬养次狼先生,斩草可要除根哪,嘿嘿!”石天的腰猫到了膝盖。

    “吆嘻,石桑,回去奖赏大大的!”犬养次狼赞赏地拍了拍石天的脑袋,就象拍着一个狗头。

    “谢谢太君!”石天一个立正。

    “他奶奶的!”司无情微微皱了皱眉。

    “木稀,我的乖侄女儿,叔叔今天就不是人了。到了地下,你不要忌恨我,我会好好超渡你的,哈哈哈哈!”

    犬养次狼狂笑不已,双手持刀,武士刀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弧,对着佐佐木稀当头劈下!

    “当啷”一声,火星儿四溅,他的刀狠狠劈在了石头上,刀身断成了两截。

    “八嘎,怎么回事儿?”犬养次狼大惊,再向下看去,哪里还有佐佐木稀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