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六章 趁她病,要她命
    繁星满天,万赖俱寂。

    王新阳卧室的窗子突然被打开了,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鬼魅般地跃了进来。落地后无声无息,形同柳絮。

    “咯咯、咯咯”,酣睡中的王新阳突然发出了一阵阵傻笑,竟然冒出了鼻涕泡。

    “诶耶,好难看的睡相,象个猪一样!”透过皎洁的月光,黑衣人端详了这个家伙好一会儿,最后厌恶地伸出手来,“啪啪”就是两个嘴巴,狠狠削在了他的脸上。

    王新阳吃痛,一下子清醒过来,觉得有什么东西从鼻子流了出来,一摸,竟然是血!

    “他妈的,怎么回事?”摸着肿胀的脸,王新阳愤怒了。左看右看,卧室内什么也没有哇。

    “闹鬼了”?他立感头发根直立,毛骨悚然。

    “王新阳,杀你的人来啦,快点出来受死,哈哈哈哈!”一个渗人的声音突然从外面飘了进来,猛地冲进了他的识海。

    “啊,好难过!”王新阳顿感头痛难忍,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了起来,手臂一挥,衣衫便已穿在身上,“嗖”的一声,从窗子一跃而出。

    “过来,你这个笨蛋!”黑衣人冲着他招了招手,然后身形一纵,瞬间到了五十米开外。

    “好厉害的人物”!王新阳赞叹了一句,紧紧跟上,却发现总是和对方差了那么一点的距离。

    二人一路狂飙。几辆出租车司机陡然发现两道黑影从路灯下略过,转瞬即逝,用力擦了几下眼睛,疑惑不已:遇到鬼了?

    一处空旷无人的地带,黑衣人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王新阳。

    王新阳聚感温度下降,周围寒冷如冰。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王新阳双掌一措,严加戒备。

    “无需理由!”黑衣人单掌一立,刹那间地便到了他的眼前,“啪啪啪”,左右开弓,又是三个嘴巴,瞬间他成了猪头。

    “啊、啊、啊!”王新阳机械般地晃了三下脑袋,眼看着对方掌势如飞,将他打了个满脸花,他竟然没能躲过去。

    “找死!”王新阳大怒,一声龙吟,“混沌初开”聚然发出。

    到了黑衣人面前,却发现自己的动作迟滞了下来,手脚好象不听使唤。而对方的手里却突然出现了一把武士刀,几个漂亮的刀花过后,泛着骇人的白光,对着他当头斩下。

    王新阳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如果脑袋掉了,任他有千般本事,也无法复生了。

    双眼一闭,他引颈待割,叹息了一声:“完毒子了!”

    想像中的血溅五步并没有发生。“怎么回事儿?”他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戴着面具的那个黑衣人手里拿着一撮头发,轻轻对着武士?刀一吹,头发应声而断。

    “没用的家伙!”黑衣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便欲离去。

    “士可杀不可辱!”王新阳顿时怒火万丈,双手连连划动,寰宇苍穹诀疯狂运转,全身真气鼓荡,身后竟然产生了一道淡淡的蓝色光晕。

    “混沌初开!”他大吼了一声,巨大的漩涡凭空生成,风雷滚滚,对着那个黑衣人当头罩去。

    “没用的”!黑衣人摇了摇头,缓缓伸出了一条手臂,大喇喇地拍向了那个漩涡。

    “啊!”黑衣人突然惊恐地大叫了一声。但见那个漩涡形同飓风,里面电闪雷鸣,似有龙形的东西出现,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她吸了进去。

    “不要!”黑衣人顿时泪如雨下,瀑布般的头发四散开来,面具一下子从脸上滑落,露出了一张惊天绝世面容。

    “啊?”王新阳硬生生地收回了他的“混沌初开”,却被自己的功力反噬,“扑”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伸手接住了从空中掉下来的黑衣人,王新阳顿感柔若无骨。四目相对,他更是魂儿飞天外!只见她:

    妖异的面容是那样的摄魂动魄,绝美的眼睛宛如横亘在天空中的一道璀璨星河,凹凸有致的身躯如同一幅天地形成的嫣然画卷,泌人的清香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

    此女只能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寻!王新阳恍惚了,迷离了……

    “啪”又是一个嘴巴落在了他的脸上!

    “你有病啊?”王新阳大怒,马上清醒了过来,愈加感到脸上疼痛难忍,猛地松开了手。

    “你到底是谁?”他愤怒地咆哮起来。

    “离我远点,滚!”对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一个空翻已跃出丈余,转瞬消失不见。

    “王新阳,我还会回来杀你的,哈哈哈哈!”一个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久久在空中回荡……

    “什么人哪这是,真是邪门!”王新阳摇了摇头,百思不解:“如果这人想杀自己,他早就死一百遍了,那可怕的身手真是令人望而生畏。可为什么对方却没有痛下杀手呢?”

    大日集团蓝天分部。

    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跳进了总裁办公室,“咳、咳”两声,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绝美的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此人正是总裁佐佐木稀!

    “那个混蛋好厉害,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我早已命丧黄泉。也怪我大意了,不然那个家伙绝不是自己的对手!”木稀总裁洗了一把脸,望着镜中那个绝美的面容,怔怔地出神。

    “我的好侄女,伤得挺重吧?”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卫生间外传了进来。

    “啊,犬养次狼叔叔,你怎么来了?”木稀大吃一惊。

    “来为你治伤啊,哈哈哈哈!”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呜呜呜呜”!犬养次狼突然泪流满面。

    “次狼叔叔,你到底怎么啦?”看到犬养次狼又哭又笑,佐佐木稀疑惑不已。

    “我怎么啦,我为大日集团抛头颅、撒热血,功比天高,足以盖世,可你那个死爹却将位子传给了你!我不服啊”!犬养次狼仰天狂啸,愤怒不已。

    “奈何你武功卓绝,我只能做缩头乌龟,任你摆布。可你今天身负重伤,正好将你除掉,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往后大日集团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给我杀”!犬养次狼凶相毕露,恶狠狠地向着身后的两个武士一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