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五章 真乃神人也
    解下了凌飞飞和赵飞燕,看着她们扭曲的面庞,王新阳心如刀割:难道跟着自己的女人总要多灾多难?自己犯扫把星啊?

    手掌轻拂,一道绛紫色的气体随之发出,轻轻略过了二女的面颊。

    “王新阳,你不要死!”赵飞燕一声大喊,猛地睁开了眼睛,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可当她看到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怀抱中,那个家伙正笑眯眯地盯着自己时,“嗷”的一声窜了起来。

    “啊,鬼呀!”她惊恐地大叫了一声。

    “小燕,别胡闹,是老公救了咱们,咳,咳。”凌飞飞干咳了两声,面色渐渐红润起来。

    摸了一把王新阳的额头,赵飞燕如浴春风,惊叹连连:“厉害厉害,钢刀透体而过,你都没死?”

    “唉,我怕呀,我没敢死!”

    “你怕啥呀?”二女奇怪地问道。

    “我怕我死了你们俩另辟蹊径,我可不想肥水流入外人田!”

    “哎呀!”二女大羞,两个暴栗,同时拍了过去……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晚饭过后,王新阳突然看到了十分诡异的一幕:凌飞飞和赵飞燕一身劲装,英姿飒爽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这是干什么?”王新阳百思不得其解。

    “做你王新阳的女人,命运可真是多桀。我们俩不想成为某人的累赘,传功吧!”

    “呀,有意思!”王新阳摸了摸二女的脑门:“你们俩没发烧吧?”

    “少废话,传不传?”赵飞燕柳眉一竖。

    “练功可是很辛苦的!”

    “老公,只要我们一家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吃一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凌飞飞深情地说道。

    “也真难为她们了。”王新阳感慨不已:“知我者,两位夫人也!”

    “既然如此,飞飞,燕儿,现在我就把寰宇苍穹诀之‘紫阳神功’传授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勤学苦练,早日大成”。

    “紫阳神功”共九重。修练者,必须为处子之身。功成后,威力无比,能与日月争辉,视苍生为蝼蚁,视万物为刍狗!”

    王新阳说完,双手划动,便欲演练。

    “等一下,等一下!”二女大急:“我们不练了!”

    “怎么个情况?”王新阳眼睛一瞪。

    “你个混蛋,让我们练这个东西啥意思啊?还必须为处子之身?你想让我们守活寡呀?”

    看到二女咬牙切齿、气势汹汹地逼了上来,王新阳顿感菊花一紧,拍了拍脑袋:“哎呀呀,两位夫人,你们误会了!我还没说完呢,你们急啥啊?”

    “紫阳神功第一重,必须为处子之身。此阶段乃固本强基,非处子之身难以产生真气。修炼成功后,你们骑洋马、跨洋刀,推车拔树,随便作,怎么都无所谓喽!”

    “去你的,没个正形!”二女俏脸一红,拍了拍胸口:“原来是这样,吓了我一跳!”

    “看好了!”王新阳双手连连划动,顿时无风起浪,天地变色,光照人间:

    紫阳神功第一重:紫气东来;第二重凤鸣鹤唳;第三重花开花落……”

    站在工地的一隅,望着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王新阳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突然,搅拌机停止了运转,工人们喃喃自语:“停电了?”

    “叮呤呤,叮呤呤”!

    “飞飞,什么事?”

    “老公,你快回来吧,几个穿制服的来检查,说是消防不合格,把咱们的工地给封了。燕儿和他们干起来了!”电话那头儿,传来了凌飞飞焦急的声音。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王新阳大怒,一脚将一个水泥袋子踢上了三楼,顿时灰尘四溅,浓烟滚滚。里面立即传来了叫骂声:“谁这么缺德,找死啊?”

    “哪位封了我们的工地呀?”王新阳出现在了那几个穿制服的人面前,脸色寒冷如冰。

    “老公来了”!凌飞飞和赵飞燕用力挥了挥她们的小拳头。

    “是我们!”一个精瘦精瘦的人看向了王新阳,掏出证件对着他晃了晃,正了正金丝眼镜,然后认真地说道:“我是支队李赋来科长。你们工地消防管理混乱,消防器材不足,消防通道不通。喏,这是查封通知书。”

    “根据相关法规,处罚与整改并行,罚款20万,整改完毕,可以继续开工。”

    王新阳接过通知书,看了一眼,“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李科长,讲法规是吧?来,我背你看,差一个字,我随你姓!”说完便滔滔不绝地背了起来……

    李赋来拿着“相关法规”,惊诧万分,这家伙背得一字不差,真乃神人也!

    “我背完了,差一个字了吗?”

    “没有,没有”,李科长的头上冒汗了。

    “既然没有,那好,现在理论联系实践,按照通知书上提出的整改意见,咱们现场检查,走!”

    看到李科长被揪住了脖领子往工地里拽,同行的几人大惊失色,忙上前劝阻。

    李赋来的冷汗“唰”地一下就冒出来了,慑嚅道:“同志,请你冷静些!”

    “我冷静?几亿元的工程,你说封就封,你让我冷静?你好大的威风啊!”

    “告诉你李科长,差啥不能差消防,火烧当日穷,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今天如果你不给我说个明白,我这里到底因为啥被封,我一定提起行政诉讼!”

    李赋来暗暗叫苦,这回遇到“茬子”了,一时间进退两难。

    “王董,快点放开李科长!”闻讯赶来的主管局长单小文,忙制止住了王新阳,急切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问他!”王新阳瞥了一眼李赋来。

    “唉,装一回孙子吧!下次可得注意点,必须加强学习,增强服务意识。否则,遇到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我他妈得吃不了兜着走。”

    “对不起,王董,刚才是我失误,给您添麻烦了!”李赋来深深一揖。

    张口莫骂赔礼者,伸手不打笑脸人。王新阳淡淡地说道:“不罚了?”

    “不罚了,不罚了。单局在这里,给个面子吧!”说完便跳上了车,风驰电掣般的溜掉了。

    惊讶地望着这一幕,单小文陷入了沉思。

    “李科长真好说话!”凌飞飞竖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