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四章 视死如归
    “苍天可鉴,日月可表;你是我的唯一,我爱你天长又地久,地老到天荒”!

    “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我唱的啥呀?”

    晚饭时刻,王新阳拖着疲惫的身躯,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哼哼着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曲子,大步走进了餐厅。

    “老婆们,老公回来了!”

    “咦?冯苗苗,凌董和赵大队呢?”王新阳扫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自己的两个女人。

    “她们没和你在一块儿呀?”大堂经理冯苗苗疑惑地问道。

    “什么?你没看见她们?”王新阳大惊。忙掏出了手机,打给了凌飞飞和赵飞燕。

    “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程序化的声音让王新阳如遭雷击,手机“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王董,王董,有人让我稍一封信给您。”一个让王新阳十分讨厌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石天,什么人的信?”王新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你看了就知道了”。石天说完,连滚带爬地跑掉了,生怕王新阳照着他的屁股踹一脚。

    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袭来,王新阳颤抖着双手打开了那封信。

    “王桑,你的女人在我手里,如果想救她们,就到郊外那个废弃的发电厂来。记住,不准报警,自己一个人来。否则,嘿嘿嘿嘿……”

    一阵头晕目眩,王新阳险些摔倒。

    冯苗苗上前一把将他扶住:“王董,您没事吧?”

    “我没事,苗苗,做你的事去吧!”

    “犬养,你个狗娘养的,我要让你碎尸万段!”王新阳大吼一声,双眼喷火,青筋直露。他冲出屋外,跳上越野车,“轰”的一声,车尾冒出了一股蓝烟,绝尘而去。

    这一幕,吓煞了新感觉所有员工。

    发电厂空旷的大院内。

    “吱”的一声,王新阳狠狠踩下了刹车,接着,看到了令他魂飞魄散的一幕:

    只见凌飞飞和赵飞燕大头冲下,被高高吊起。两人头顶下方,是一口巨大的油锅,里面热油翻滚,散发着骇人的蒸汽。仿佛一个魔鬼,张着血盆大口,随时会将二女吞噬。

    大锅的旁边,站着六个忍者。他们的前面,坐着一个人。这个人让王新阳大吃一惊,这他妈长得也太奇葩了!长这么大,他还没看过如此一脸麻子、满脸脓疮,还瞪着个阴阳眼的魑魅魍魉!

    “老公!”看见王新阳,二女齐声欢呼,眼泪“唰”地一下就流出来了。

    “飞飞、燕儿,别怕,老公一定会救你们出去!”

    “草泥马的,做梦!”大?麻子熟练地飙了句华夏的国骂。

    “你是犬养?”王新阳双拳紧握,目光如电。如果眼神能杀人,犬养已死了一万遍。

    “你地,王新阳?”

    “不错,正是你爷爷!放了我女人,否则我必送你见八歧老龟!”

    “八嘎,不见棺材不落泪!”犬养将吊着二女的绳子猛地一松。

    凌飞飞和赵飞燕肝胆俱裂,迅速向油锅坠去,惊恐地大叫了一声:“啊!”

    “不要!”王新阳心头滴血,抢救已然不及。冲着犬养大骂了一声:“狗养的,我草泥马!”

    “哈哈哈哈,喊你奶奶个腿?”犬养忽然将绳子拽住了,并系到旁边的一棵树上。

    “你妈的,不带这么玩的!”冰火两重天,王新阳无语,虚脱了一般,腿肚子直转筋。

    “龟儿子,你到底想怎样?”

    “想玩死你!我侄儿身陷囹圄,就是拜你所赐,今天不杀你,我誓不为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犬养冲着身后手臂一挥:“给我弄死他!”

    “杀!”身后的六名忍者狂吼一声,双手持刀,排成一字队形,对着王新阳疯狂杀来。

    “哼!”王新阳转过身去,背负双手,仰望天空,视六人为无物。

    “好狂妄的家伙!”如此轻蔑,忍者大怒,一个空翻,将他团团围住。形如鬼魅,刀如匹练,攻势排山倒海,如狂风扫落叶,誓让王新阳做刀下之鬼。

    王新阳象个不倒翁,动作如行云流水,游刃有余。忍者们刀刀落空,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伤不到他一毫半分。

    “哇呀呀!”几人气急败坏,大汗淋漓。

    “哇哩哇啦……”叫魂儿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故计重施?”王新阳轻蔑地一笑,随即两眼茫然,口鼻流血。

    凌飞飞、赵飞燕睚眦欲裂。

    犬养狞笑不已。

    “好机会!”忍者们大喜。六刀齐出,上、中、下三路,以横扫千钧之势,对他展开了绝杀,但攻击却全部落空!

    “哪尼?”眼见王新阳的眼神瞬间恢复了清明,双手一圈,巨大的漩涡凭空生成,一声龙吟,毁天灭地般的罩向了他们,六名武士大骇。

    “混沌初开”,宛如阿鼻地狱,刹那间将他们全部送回了老家,紧接着一场血雨从天而降。

    “好喂,好喂!”赵飞燕手蹬脚刨。

    凌飞飞大喜过望。

    “啊,八嘎,八嘎!”犬养惊怒不已。

    “放开她们!”王新阳步步逼近。

    “王新阳,你敢再前进一步,我马上送她们见阎王!”犬养面色狰狞,手执匕首,做势欲割系在树上的绳子。

    倒吊在油锅上面的凌飞飞和赵飞燕顿时惊恐万状,拼命挣扎。

    “犬养先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王新阳连忙告饶。

    “自我了断,我放了你的女人”!一把武士?刀“铮”的一声,插在了他的脚下。

    “说话算数?”王新阳现出决绝之色。

    “当然算数!”犬养又将手中的匕首碰向了绳子。

    王新阳捡起地上的武士?刀,丝毫没有犹豫,“扑”的一声,将自己扎了个透心凉。

    他视死如归。

    一时间血溅五步,狂风怒号,山河变色。

    “不要!”凌飞飞和赵飞燕撕心裂肺地大叫了一声,口中鲜血狂喷,身子一挺,生机全无。

    “吆嘻,很好,大大地好!”犬养扔下了手中的匕首,来到他的身边,狠狠踢了一脚直挺挺躺在那里的王新阳,然后手舞足蹈,唱了起来:

    暮春时节天将晓,霞光照眼花英笑,

    万里长空白云起,美丽芬芳任风飘。

    去看花,去看花!

    “哪尼,怎么回事儿?”得意忘形的犬养正在高歌《樱花》,突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王新阳突然睁开了眼睛,象个僵尸一样,直直地站了起来,插在身上的武士?刀早已不知去向。

    “混蛋!”犬养暴怒,身体凌空而起,瞬间就对着王新阳踹出了一十二脚,风声豁豁,快如闪电。

    “啊啊啊!”犬养突然惨叫连连,踢向王新阳的脚连遭重击,对方的拳头象锤子一样,“一锤锤”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脚心上。最后的一锤来得更加猛烈,直接砸烂了他的脚后跟。

    犬养一个腚蹲,坐倒在地,双手捂脚,痛苦不已,恐惧地看着慢慢逼近的王新阳。

    “慢着,慢着,王桑,有话好说!”看到沙砵大的拳头,对自己的面门砸了过来,犬养魂飞魄散,拼命求饶。

    “晚了,去死吧!”王新阳大吼一声,愤怒的铁拳不断地落在了这个狗娘养的脑袋上,“嘭、嘭、嘭!”直到将他的脑袋砸成了一滩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