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二章 实话实说
    “爸、妈,这次回来,没啥孝敬您二老的,这是五万块钱,是我和小燕的一点心意,请您们收下!”

    “哎呀呀,使不得呀!孩子,快收回去,我们哪能用得了这么多钱?”五螺厚厚的人民币,天文一样的数字,使王健和李春丽顿时目瞪口呆,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看向了他们的儿子。

    “儿媳妇给你们的,客气啥呀?”王新阳微微一笑。

    “是呀、是呀,等我们楼房盖好了,一定给你们留个最大的,接你们去城里享福!”二女紧紧握住了李春丽的手。

    “保重。爸、妈,我们回去了”!王新阳携二女驾车绝尘而去。

    老两口子目送着他们的背影,不断摆着手,直到消失不见。

    “冈滕这个乌龟王八蛋,竟敢派人杀我老公,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回到酒店,赵飞燕一脚踹翻了一把椅子。

    “燕儿,别胡闹!时机成熟,我一定要让这些龟孙子有来无回!”看到赵飞燕要立即“采取行动”,王新阳大惊,马上劝阻:冈滕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不要你管,我上班了不行啊?”赵飞燕夺门而去。

    “哎,这个姑奶奶。”王新阳连忙悄悄跟了上去。

    “有任务,出发!”回到警队,赵飞燕全副武装,带着她的那几个死党,踏上警车,一声呼啸,直奔大日。

    赵飞燕离开不久,政委李平马上得知了这一消息,他狠狠一拍桌子,怒喝道:“胡闹!”。

    “警察,执行任务,快点开门!”

    大日门口。赵飞燕掏出证件,在车上对着门卫晃了晃。

    “等一下,我们得向上边汇报!”门口的保安,看到警察竟然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大日,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非常紧张,忙拿起了门卫室的电话。

    “去你妈的,想通风报信啊?”赵飞燕一脚油门,“轰”的一声,撞开了栅栏门,直奔大厅门口。

    “不、不好啦,冈滕先生,警察来了!”有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向冈滕汇报道。

    “警察来了,这怎么可能?”冈滕眉头一皱,摆了摆手:“让他们进来”。

    “冈滕,你个乌龟王八蛋,认得我吗?”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他。

    “吆嘻,制服诱惑?”冈滕的眼睛立即充血。

    “很好,花姑娘地,你地过来!”冈滕捋了捋头发,又照了照办公桌上的小镜:蛮帅的嘛!这个花姑娘想以这种方式,挣得他这个跨国集团总裁的注意,真是小题大做,直接打电话就可以了嘛。

    “他妈的,真是精虫上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想好的“执法程序”,在这一刻,赵飞燕忘了个精光,“伤我老公者——死!”她大吼一声,对着冈滕的脑袋,“呯”地就是一枪。

    “八嘎,你玩真的?”冈滕菊花一紧,顿时火冒三丈,身体一扭,便避过了子弹。接着身形一晃,瞬间消失在原地。

    赵飞燕只觉眼前一花,手里的枪便不知所踪,紧接着便被人拦腰抱起,放到了膝盖上,“啪”!一大巴掌响过,赵飞燕立觉臀部疼痛难忍,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快点放了我们队长”!赵飞燕的几个死党大惊,同时出枪,直指冈滕。

    鬼魅般的身影飘过,几人的手里顿时空空如也。

    接着腿弯一紧,齐刷刷地跪在了地上。

    “啪、啪、啪”,大巴掌不断地拍在了赵副大队长的身上,疼得她眼泪汪汪。看着冈滕那副淫荡的面孔,扭曲的脸庞,赵飞燕后悔不已。暗恨自己怎么这么莽撞,为什么不听那个混蛋的话?

    “啊!”门外突然传出了惨叫声,接着几个武士装扮的人接二连三飞进了冈滕的办公室,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冈滕大惊,放开了赵飞燕,“呛啷”一声,随手抽出了挂在墙上的武士?刀。双手持刀,惊骇地看着一个杀神般的年轻人闯进了室内。

    “八嘎,你是谁?”冈滕持刀的手不断地颤抖。

    “你祖宗,王新阳!”

    “老公!”赵飞燕一声欢呼,扑进了王新阳的怀内。

    看到赵飞燕梨花带雨,王新阳怒火万丈,拍了拍她的肩膀:“老婆,闪到一边,看老公杀这个老乌龟替你出气”!

    王新阳说完,对冈滕竖起中指,指尖朝下。

    “八嘎牙路!”冈滕大怒,一个空翻,武士?刀对着王新阳当头劈下。刀锋所过之处,虚空撕裂,皆成混沌。

    王新阳看也不看,随手一个巴掌拍了出去:“滚!”

    冈滕一声惨叫,武士?刀脱手飞出,身体皮球似的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办公桌上,随后脑袋被人一脚踩住。

    “倭国人,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记住,下辈子别再当强盗!”

    看到王新阳的脚高高抬了起来,冈滕惊恐不已,大叫道:“救命啊!”

    “住手!”李平带着一众警察及时赶到,制止了王新阳。

    “你想帮这个强盗?”王新阳看着李平,脸色冰冷如山。

    “少废话,快放开他。不然,我们开枪了!”随后便是一通拉枪栓的声音。

    “唉!”王新阳叹息了一声,松开了冈滕。

    “我,我要去告你们!”冈滕气急败坏,歇斯底里。

    “随你的便,我们走!”李平冲王新阳使了个眼色。

    第二天,新感觉大酒店的副总王新阳便接到了冈滕的起诉状,连同赵飞燕一起告上了法庭。理由是王新阳殴打大日朋友,赵飞燕破坏华倭友好,侵犯倭国朋友人权,罪不可赦。

    开庭前夕,王新阳接到了李平的电话,低头陷入了沉思。

    三日后正式开庭,法院不公开审理。

    法庭上,大日集团的首席大律师石天慷慨陈词,唾沫星子乱飞。严正警告:不严惩王新阳和赵飞燕,倭国就兴师问罪。

    冈滕坐在原告席上,狂笑不已。

    李平坐在旁听席上神情凝重,叹息连连。

    “被告王新阳、赵飞燕,你们有什么向本庭陈诉的吗?”法官重重敲了一下法锤。

    “我可以问原告几个问题吗?”王新阳站了起来。

    得到法官的许可后,王新阳来到了冈滕的面前。“冈滕先生,请你看着我的眼睛,一定要实话实说!”

    冈滕一怔,随即向王新阳的眼睛望了过去。一道红光闪过,他瞬间感到了针刺般的疼痛,神情一下子变得木讷起来,接着便滔滔不绝地“实话实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