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一章 打狼去了
    “恶满东瀛!”矢丸儿一声大喝,“呛啷”一声,武士刀出鞘。

    五名忍者听令,招式大变,单手持刀,剑指王新阳,疯狂绕起圈来。口中叨咕着一些鸟语,鬼哭狼嚎,恶魔一般的声音宛如利箭,狠狠刺进了他的神识。

    王新阳顿觉头痛难忍。眼前鬼影重重,天昏地暗,仿佛入了修罗地狱。口鼻和双眼竟然渗出了鲜血,踉踉跄跄,几欲栽倒。

    “好机会”!矢丸儿大喜。一个空翻,高高跃了起来,双手持刀,身体成一条直线,从空中箭一般地刺向了他的头顶百会穴。

    与此同时,五名忍者五剑齐出,从不同角度狠狠刺向了他的前胸、腰腹、后心和命门。

    六人合璧,如同天罗地网,对王新阳展开了绝杀!

    “不要”!凌飞飞和赵飞燕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在这一刻暴发出了最大的潜能。十余米的距离,转瞬即到,甚至比矢丸儿还快,一人抱住了一个忍者的大腿,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咬了下去。

    “啊!”两名忍者吃痛,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甚至有一人还疼得掉下了眼泪。猛一回头,刺向王新阳的刀突然转向,狠狠刺进了凌飞飞和赵飞燕的腹部,将她们扎了个透心凉。

    “王新阳,你醒醒!”两女拼尽最后气力狂吼了一声,头一歪,两行清泪流了下来。依依不舍地望了一眼自己的知心恋人后,无力地松开了手臂。

    “王八蛋,去死吧”!二女凄厉的呼喊,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惊醒了王新阳。看到眼前惨烈的情景,他心如刀割。被咬的两名忍者尚未转身,正好给了他绝地反击的机会。

    王新阳头一歪,便避过了矢丸儿致命的一击,体内寰宇苍穹诀疯狂运转,双臂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弧,“混沌初开”聚然发出!

    眼看着对方就要命丧黄泉,几名忍者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正在他们暗自窃喜之际,忽然看到一个巨大的“漩涡儿”向他们当头罩了过来。漩涡儿里面,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隐隐有一条“巨龙”出现,张着血盆大口,将他们一口吞下!

    一阵血雨四散飘落,接着便是“风平浪静”。

    王新阳的前胸、后背、小腹插着三把锋利的武士刀,全部是透体而过。

    他“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用尽全身气力转过头来,望了一眼凌飞飞和赵飞燕,喷了一口鲜血后,喃喃自语道:“永别了,我心爱的女人。此生不能同船渡,来生再结连理枝!”

    王新阳慢慢闭上了眼睛,生机全无。

    突然,“印”在他胸口的那颗“小星星”发出了璀璨的金色光芒,看起来是那样的详瑞、柔和,宛如神佛大光之相,能量巨大,强悍无比,将他紧紧包裹在里面。

    这道光芒象阳光普照大地,又似甘霖降到人间,疯狂修复着他那破损的心脉,滋润着他那干涸的心田。

    “嘭、嘭、嘭”,三声脆响之后,插在他身体里的武士刀,聚然飞出,消失在了空气中。而他的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疯狂愈合着。皮肤渐渐回归了本色,心脏也随之蓬勃有力地跳动起来。

    金色的光芒渐渐消失了。

    一阵冷风吹来,王新阳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渐落的夕阳,惊讶不已:怎么回事儿,我没死?

    活动了一下手脚之后,他感到是那样的强健有力,不由得欣喜若狂,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一拳挥了出去。

    “呯”的一声,空气似乎炸裂,附近的小树摇晃不已,几根树枝应声而断!

    “哈哈,哈哈”!王新阳惊喜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忙解开了破烂的衣衫,匆匆检查起来。发现除了胸口有一颗浅浅的星星印记之外,再无其它变化。

    他皱了皱眉头,始终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突然一拍脑门儿:“哎呀!飞飞、燕儿呢?”

    王新阳慌忙四下望去,当即发现了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的凌飞飞和赵飞燕,二人的腹部还插着钢刀。

    “飞飞,燕儿!”王新阳大呦,一个箭步窜了过去,试探了一下她们的鼻息,发现竟然还有微弱的呼吸,禁不住喜极而泣。

    搭住了二女的手腕,心意一动,一道绛紫色的气体便缓缓传入到了她们的体内。

    这道气体宛如一条奔腾的小溪,欢快地“畅游”着二女的奇经八脉,流向了她们的四肢百骇。“小溪”所过之处,“万物复苏、春回大地”!

    两声脆响,二女身上的武士刀“嗖”的一声便飞了出去,狠狠插在了旁边的一棵小树上。她们的脸色随之也慢慢红润起来,呼吸日趋平稳。

    “嗯,不错!”王新阳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到两人的眼皮动了动,王新阳的眼睛眨了眨。

    “哎呀呀,飞飞,燕儿呀,我的命好苦啊!你们就这么狠心离我而去?”王新阳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哭得悲悲切切,感天动地。

    “唉,人死不能复生,想开点吧,悲伤有个球用?还是先把她们扔进臭水沟里吧。呜呜呜,我变成光棍了,以后可怎么活呀?”王新阳口中念念有词,突然“眼前一亮”,叨咕道:“酒店那个大堂经理冯苗苗可是不错,嘿嘿”!

    话音刚落,二女的眼睛“唰”地一下就睁开了,咬牙切齿地揪住了他的耳朵:“找死啊?”

    伴随着一抹落日的余晖,王新阳那凄惨的叫声随之传遍了“大河两岸”。

    “老婆,你们没死啊?”

    “滚,你才死了呢!就是死,也得把你拉着,否则你这个家伙实在不令人放心。”

    几秒钟过后,两个欢天喜地的声音同时叫了起来:“对呀,我们没死啊?老公,呜呜呜……”

    三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哎呀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贪玩,这么晚了还没回来。老头子,你快点找找去,让他们赶紧回来吃饭!”

    “哎呀,妈,不用找了,我们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嘛!”

    “臭小子,你们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王新阳的脑门被拍了一记。

    “当然打狼去了,我宰了六个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