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十章 血染黄沙
    “你个混帐东西,我打死你!”张立中的脸色再也挂不住了,暴跳如雷。随手抄起了凳子,就要往张宏伟的脑袋上砸,被周屯长一把抢了下来。

    “老东西,你想砸死我呀?”张宏伟酒意上涌,完全失去了理智,竟然手舞足蹈地向他爹冲了过去。旁边的赵飞燕大怒,飞起一脚,将他踹了个狗抢屎,一头撞在门框上,脑袋瞬间起了个大包。

    “你、你个骚狐狸,竟敢打我?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今天我非得教训教训你不可!”张宏伟左寻右找,终于在锅台边发现了一根烧火棍,随手抄在了手里,张牙舞爪向赵飞燕打了过来,被她劈手一把夺过。

    “啪、啪、啪”,赵飞燕运掌如飞,劈里啪啦就是一顿大嘴巴子,这顿削啊!最后打得张宏伟“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涕泪直流:“哎呀弟妹,求你别打了,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这个媳妇儿好霸道,好厉害!”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王新阳则是眉头紧皱。

    “张宏伟,我告诉你,你不要不服气。王新阳别说娶两个老婆,就是娶八个老婆,那也是他有能力,我们愿意跟他,就是死,我们也愿意和他死在一块儿。可你呢?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没有一点志气,谁愿意跟你这样的人?你又拿什么养活人家?”

    “三十好几的人了,娶不上老婆怪自己的爹娘?你他妈非人类啊?滚,我不想再看到你!”赵飞燕说完,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酒席不欢而散。

    送走了客人,收拾完碗筷之后,李春丽跳到了炕上,翻箱倒柜,好象在寻找着什么。

    “阿姨,你干啥呢,用不用我们帮忙?”凌飞飞和赵飞燕奇怪地问道。

    李春丽并没有搭话,摸索了半晌,终于碰到了要找的东西。摩挲了好一会儿,终于把它拿了出来,原来是一个红布包裹。

    “两个孩子,你们过来。”

    “干啥呀,阿姨?”凌飞飞和赵飞燕感到很纳闷,一齐走了过来。

    王新阳也睁大了眼睛,猜测着自己的老妈要搞什么幺蛾子。

    王健在一旁笑而不语。

    李春丽颤抖着手,一层一层将包裹打开了,里面竟然是一对晶莹剔透的和田玉手镯!

    “孩子,这是咱们家的传家宝,现在该到了往下传的时候啦!”不容分说,两只手镯分别戴在了凌飞飞和赵飞燕的手腕上。

    “谢谢阿姨!”二女抚摸着那只手镯,惊喜万分,终于成了老王家人了!

    “妈,你干啥呢?这俩女人是我雇来的,快收回镯子!”王新阳“大惊失色”。

    “你说啥?”二女同时怒目相向。

    “解释一下,谢谢‘阿姨’是什么意思呀?哼!”

    “哎呀!”二女的脸一红,忸怩了好一会儿,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话:“谢谢妈”。声音小得象个蚊子。

    “什么?我没听见!”王新阳坏坏地笑道。

    “谢谢妈!”声震寰宇,惊飞了房檐下的麻雀。

    “哎哎哎!”老太太立即年轻了十岁,额头上的皱纹一下儿就不见了。

    招工异常顺利。屯长周永君主动代牢,十里八村来报名的人络绎不绝,仅用了一天半时间,便全部招录完毕。

    午饭过后,王新阳携两位佳丽畅游了老家的“大好河山”,口若悬河,讲着自己以前的光辉事迹:

    这条小河,每年都会捞起很多鱼虾,换来了一年的鲜盐钱;这片稻田,14岁开始,就自己耕种,单薄的身躯,顶起了家中的一片蓝天;这棵树下,严惩父子村霸,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凌飞飞和赵飞燕听得如梦如痴,满眼的小星星。

    “啊?”王新阳正讲到兴奋处,突感空气中传来了异常波动,空间仿佛被撕裂。吓得他毛骨悚然,抱起二女连续两个空翻迅速离开原地。

    一声巨响,原来所在的位置被人一掌打爆!

    “是谁?”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个黑衣人如影随形,身体若隐若现,眨眼便到了眼前。双掌排山倒海,带着恐怖的劲风拍向了他的面门。

    “找死!”王新阳大怒,用力推开凌飞飞和赵飞燕,一个空翻迎了上去,双掌和那人重重击在了一起。

    “嘭”!二人同时感到巨震,肚子一阵翻江倒海。分开后双方连续几个前空翻,“嘭、嘭、嘭!”双脚在空中又是三次重重地撞在一起。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一阵气血翻滚过后,二人同时后退十余丈,彼此惊骇地看着对方。

    “龟孙子,你敢打我老公?”赵飞燕暴怒。一个鱼跃,手臂一挥,“呯、呯、呯!”对着黑衣人就是三枪。纵身、出枪、瞄准、射击,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力落。

    黑衣人轻蔑地一笑,身体水蛇般一扭,便避过了子弹,接着手腕猛地一抖。

    “小心”!王新阳大喝。随后赵飞燕便发出了一声惨叫:“啊!”右臂被一个四角形的飞镖死死钉在那里,血流如注,枪也掉到了地上。

    “燕儿,你没事吧?”凌飞飞大惊,忙跑了过去。

    看了一眼赵飞燕无恙后,王新阳转过身来,赫然发现对面竟然站着六个人,清一色的忍者装扮。

    “倭国人?你们想干什么?”王新阳惊怒不已。

    “大日暗黑组,专杀华夏猪。本人矢丸儿,特来送你上路!”面对王新阳,矢丸儿同样震惊异常。他悄悄晃了晃被打得疼痛难忍的双臂和大腿,恶狠狠地说道:“上,给我灭了他!”

    “杀!”五名忍者齐声呼喝,双手持刀,排成一列横队,气势汹汹地杀向了王新阳。

    十余丈远,转瞬即至,形如鬼魅。

    五刀齐出,劈头斩脚,中宫直入。风卷残云,刀光豁豁,配合得妙到毫颠。

    王新阳左冲右突,奈何对方如附骨之蛆,招式诡异无比,狠辣之极。叹息死无空门,一时间血染黄沙。

    “哈哈哈哈!”矢丸儿狞笑连连,三角眼泛着骇人的光芒,射向了凌飞飞和赵飞燕。

    望着爱人血染衣襟,两女睚眦欲裂。赵飞燕一个翻滚,捡起了地上的手枪,左手抬起,刚欲射击,便被人劈手夺下。一道白光闪过,手枪被劈成了两半儿。

    一阵剧痛传来,二女齐齐吐了一口鲜血,被踢得高高飞了出去。

    “花姑娘地,一会儿让你偿偿东洋爷们的厉害,哈哈哈哈!”矢丸儿狂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