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十九章 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
    一周后,资金全部到位,新感觉开发公司正式成立。采购设备,招募人员,王新阳紧锣密鼓地大干了起来。

    大日集团。

    冈滕气急败坏,一挥手,武士?刀呼啸而出,狠狠扎在了王新阳头像的脑袋上,随后手指连按,拨通了一个号码:“毛西毛西,总部吗……”

    “波儿”的一声,王新阳的脑门被印了一记,随后一个甜甜的声音说道:“老公,辛苦了!”

    “宝贝儿,事出反常必为妖。说吧,什么事?”

    “公司成立了,企划也做好了,设备也全部到位了。但我真有点担心,咱们能竟争过大日集团吗?”凌飞飞愁眉苦脸。

    “区区一个大日,不在话下。如果连他们都对付不了,我有何顔做你凌飞飞的老公?”王新阳搂住了凌飞飞的腰,胸脯拍得山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放心吧,一切都在这里”!

    “嘻嘻,不错。最后一个问题,建筑工人到哪里去招?”

    “当然到我老家招了,要多少都有!”一声响亮过后,凌飞飞的唇膏消失了大半儿。

    “傻瓜,下次轻点,不用使那么大的劲儿!”凌飞飞俏脸一红。

    “劲儿小了怕你挠我!”话没说完,腰间便传来了剧痛,王新阳凄惨地叫了一声:“啊!”

    “燕儿,明天星期天,我和飞飞姐回老家招工,你太忙,就不要去了。记住,一定要安心工作,争取干出些成绩来,让老公看看!”王新阳认真地说道。

    “什么?”一张绝美的脸立即逼近了他,耳朵被高高地揪了起来。“你星期天上班啊?啊!是不是找死啊?”赵飞燕咬牙切齿,逐渐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哎呀呀,姑奶奶,和你开个玩笑,怎么当真了?”王新阳的耳朵被揪得通红,立即告饶。

    “再乱开玩笑,当心小新阳!”赵飞燕的手做成了剪刀状,向着他的下面“喀嚓”就是一剪子。

    “哎呀”!王新阳顿感菊花一紧。

    建风镇长华村。

    这个偏僻的小村庄今天突然热闹了起来,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一辆悍马越野车缓缓驶进了村民王健家。车门打开,一男两女从车上跳了下来。男的帅气英武,女的沉鱼落雁,绝代芳华!

    “呀,这不是老王家那个大小子吗?几天不见,怎么牛笔起来了?”

    “是呀,是呀!他们家穷得都尿血,怎么一下子变得人模狗样了?”

    “那两个女的是谁呀?哎呀我的妈呀,太好看了!”不少年轻后生脖子伸得老长,死死地盯着凌飞飞和赵飞燕,当场流出了鼻血。

    王新阳的父亲王健、母亲李春丽颤微微地迎了上来,虽然将近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但满脸的沧桑却如古稀老人。看着一身西装革履的儿子,再三揉了揉眼睛,直到确认眼前这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正是他们的儿子王新阳时,李春丽“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我儿子有出息啦!”

    “哎呀,妈,你哭啥呀?”王新阳连忙上前扶住了李春丽。

    “小阳啊,她们是?”王健疑惑地看向了凌飞飞和赵飞燕。

    “您们未来的儿媳妇!”

    “什么,你再说一遍!”王健的嘴巴长得老大。

    “您们的儿媳妇!”王新阳大声重复了一遍。

    “叔叔、阿姨,你们好!”凌飞飞和赵飞燕深深一揖。

    “啊?”满屯子人皆惊。

    “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自己一个都找不到,这个畜生竟然找了两个?两大美女呀!呜呜呜……”不少人愤愤不平,捶胸顿足,仿佛死了娘一样的难受。

    当晚,老王家比过年还热闹。李春丽杀了三只小鸡,几个实在亲戚又拿出了自己家里的好东西,凑了八个菜,摆了整整三桌,按照老少辈分坐定之后,屯长周永君讲话了: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先笔笔两句。老王家小阳今天衣锦还乡,又为大老王带回来两个漂亮的儿媳妇,真是可喜可贺。说点心里话,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女人,看着真让人动心哪,唉!”

    “轰”的一声,所有人都笑了。

    “小阳这次回来,是招工来了。他成立了开发公司,投资五亿元,准备开发西城那一带。有去的,赶紧报名,工钱保证比别的地方高!”

    “好!”人们都热烈地鼓起掌来,看着王新阳倾佩不已。

    “咳、咳!嗯?”周永君突然觉得嗓子堵得难受,冲着大家摆了摆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步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儿?”大家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

    有人从窗子看到,周屯长来到门外,“叭”的一声,一口浓痰便从口中激射而出,竟然飞出了十多米远,正好射中了老王家那条老狗乐乐的眼睛。狗子一声哀鸣,跑出老远,恐惧地看着他。

    回来后,周屯长意气风发,嗓门宏亮的喊了一声:“不白话了,开席!”

    “来,喝、喝、喝!”顿时觥筹交错,场面一下子热闹起来。

    李春丽不停地往凌飞飞和赵飞燕的碗里夹着菜,二人的内心温暖无比。

    一杯四两白酒下了肚,王新阳的表哥张宏伟便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双眼通红,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两个绝代佳人,突然泪流满面,大叫了一声:“苍天哪!”

    “表哥,你怎么啦?”王新阳甚觉奇怪,屋里顿时一下子安静下来。

    “我怎么啦?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他妈都三十多岁了,连一个媳妇儿都讨不到,你可到好,一下子整回来俩,你让我怎么活呀?”

    “苍天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为什么,为什么!”啪的一声,张宏伟将手里的酒杯一下子摔得粉碎。

    “张宏伟,你是不是喝多了?”他的父亲张立中当即怒斥道。

    “我喝多了?我心里明白的很!”张宏伟站了起来,瞪着腥红的醉眼看着王新阳,喷着满嘴的酒气说道:“表弟,你就可怜可怜表哥吧,把你的媳妇儿让给我一个,光棍的日子我实在受不了了,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女人是啥滋味呢!”说完突然晃晃当当地扑向了凌飞飞。

    “啊!”凌飞飞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忙躲到了王新阳的身后。

    “去你妈的!”张立中大怒,一个暴栗打将去。张宏伟立感眼冒金星,“忽悠”一下倒在地上。

    “张立中,你竟然打我?”张宏伟顿时怒火万丈,从地上爬起来后,一把抢下了他爹手里的酒杯,“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狠狠踩了两脚,边踩边愤愤地说道:“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一个没能耐的死爹?连个媳妇儿都不能给你儿子说上,一天到晚就知道喝,怎么不喝死你?我让你喝,我让你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