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十七章? 滚
    “也是啊。我就是进去了,他有把柄在我手里捏着,这个王八犊子也会帮我料理‘后事’的,嘿嘿!”

    “嘭、嘭、嘭”三个响头过后,杨玉峰凄苦地说道:“高局,我该怎么做?请指条明路!”

    “唉!”看着碰破了额头的杨玉峰,兔死狐悲之感油然而生。高大尚叹息了一声,将他扶了起来。

    “你立即去做三件事。第一,动用一切力量,删除与会人员的手机视频;第二,速去转移资产,防止落下口实;第三,就是封口。这做为一项政治纪律,如果谁乱说,后果自负!”

    “是是是!”杨玉峰如同醍醐灌顶,连跑带颠地出去了。

    “今天的事儿真是诡异得很,我他妈今后可得悠着点!”高大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唏嘘不已。

    时间仅过了一个小时,由纪委牵头的调查组便来了,迅速控制住了杨玉峰。高大尚破口大骂:“哪个混蛋这么不负责任?这纯粹是想把老杨往死里整啊!”

    调查组的行动可谓是高效快捷,仅用了半天时间,杨玉峰的问题便查了个水落石出。当他被戴上手铐押出去的一刹那,留恋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椅子,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叮、咣!”颓然坐在办公室里的高大尚,突然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暴竹声,差点震碎了他的窗户,忙向外望了出去。赫然发现赵飞燕和她的几个死党,正跳着脚在那里放二踢脚麻雷子。

    “胡闹!”高大尚大发雷霆,忙制止了赵飞燕等人的行为:不过年过节的,放什么炮仗?哪来那么大的喜性?

    “呸!”赵飞燕和其他几人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几只手掌重重地击在了一起,“耶!”

    当天晚上,一个大帅哥儿左拥右抱,带着两大美女去烧烤摊庆祝“胜利!”

    三大杯扎啤下肚,赵飞燕的舌头便大了。拍着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姐姐,以后有妹妹罩、罩着你,谁敢欺负你,我一脚踢、踢死他!”

    “好,有妹妹出头,姐姐放、放一百个心,干!”凌飞飞也高了,和赵飞燕撞了一下杯,“咕咚咕咚”又是一饮而尽。

    王新阳苦笑着摇了摇头。

    “两位大美女,邻桌的帅哥儿给你们传来了一个东西!”服务生把一个纸条放到了赵飞燕和凌飞飞的面前。

    “咦?”几人好奇地向纸条上看了过去,只见上面写道:

    你,仿佛一颗璀璨的明珠,瞬间照亮了我的心扉。茫茫人海,苦苦寻觅二十载,今天我的丘比特神箭呼啸而出,不知道能否正中你的靶心。灯火阑珊,长夜漫漫,敢问姑娘可否愿与我花前月下呢?

    “谁呀?”王新阳三人惊讶不已,忙向左右望了过去。发现不远处的桌子边,坐着一群人。其中一个猪腰子脸、长着三角眼,“大方寸”的年轻人向她们摆出了最帅的姿势:嗨!

    “方寸”旁边,有一个獐头鼠目、留着“八字胡儿”的家伙,挤着个绿豆一般的小眼睛,正眯缝着双眼看着他们。

    “怎么不象华夏人?”王新阳皱了皱眉。

    “好恶心!”赵飞燕差点没吐出来。她掏出笔,在纸条的背面“唰唰唰”写了几个字,然后穿在了烤串儿的铁钎子上,手臂一挥,“嗖”的一声扎在了“大方寸”面前的桌子上。

    “吆嘻,大大的好!”大方寸向赵飞燕竖起了大拇指,忙取下纸条,递给了旁边的“八字胡儿”。那个家伙接过纸条,摇头晃脑地念了起来:

    “你,仿佛一坨翔,让我恶心不已;卫生间里,你能找到共鸣。二十余载,你浑浑噩噩;灯火澜珊,你昼伏夜出,人人喊打。滚!”

    “八嘎!”大方寸恼羞成怒,狠狠地一拍桌子,竟将桌角儿拍掉了一大块儿。

    “倭国人?”王新阳三人震惊不已。

    “矢野先生息怒,花姑娘地好办……”八字胡儿献媚地对着矢野低语了几句。

    “嗯,不错”!矢野频频点头。眼睛喷火,再次死死地盯了凌飞飞和赵飞燕一眼后,带着一群人起身离去。

    “这里怎么会有倭国人?”王新阳疑惑不已。

    赵飞燕想了想说道:“蓝天市郊有个大日集团,这是个跨国公司,他们应该来自那里”。

    “走,这帮家伙不怀好意,不会善罢甘休,大家小心些!”王新阳带着凌飞飞和赵飞燕迅速结帐离去。

    “哈哈哈,花姑娘地,你们要去哪儿啊?”三人刚走出不远,在一个僻静处便被人团团围住。领头的,正是矢野!

    “你们想干什么?”王新阳冷冷地说道。

    “留下花姑娘。你,滚!”

    “如果我不呢?”

    “那就死啦死啦地!”矢野目露凶光。

    “慢着,慢着!”八字胡儿忙拦住了众人,苦口婆心地劝道:“年轻人,你快答应了吧,否则矢野君真的会杀了你!”

    “去你妈的,你还是不是华夏人?”赵飞燕大怒,一脚将八字胡儿踹了个仰八叉。

    “杀了他”!矢野气急败坏。

    一群人手持武士?刀嚎叫着向王新阳冲了过来。

    将凌飞飞和赵飞燕推向了一边,王新阳身形暴起,形如鬼魅,双掌连砍带削,瞬间倒下一片,惨叫声不绝于耳。

    “八嘎牙路!”矢野大惊。“铮”的一声,武士刀出鞘,虚空劈了几个刀花之后,形成一道匹练,带着恐怖的破空声杀向了王新阳。

    王新阳被迫得手忙脚乱。对方刀刀不离要害,刁钻之极,好几次差点让他挂了彩!

    “好凶残的鬼子!”王新阳大怒,“混沌初开”瞬间施展开来,却发现对方一下子消失了!

    “啊?”王新阳猛然听见一道凌厉的破空之声传来,情急中硬生生横移三寸避开了要害,却被矢野一刀砍伤了左臂。

    “小心!”凌飞飞和赵飞燕惊恐地大叫了一声。

    “东洋忍术?”王新阳手捂受伤部位,惊怒不已。

    “算你识货,去死吧!”矢野又消失了。

    看到对方故计重施,王新阳微闭双目,听风辨位,“混沌初开”再次施展开来。隐身的矢野,惊恐地看到一个巨大的漩涡凭空出现,“狂风大作、雷声滚滚”,一下子将他吸了进去,疯狂绞杀起来。

    “啊!”惨叫声过后,断肢残臂四散炸裂,仿佛下了一场血雨!

    “你,你,你竟然杀了矢野?”八字胡儿吓得魂飞魄散,往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快走!”王新阳拉着凌飞飞和赵飞燕,瞬间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