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十章 让我来试试
    王新阳双眼微闭,施展开“女娲补天”之绝顶医学神功,伸出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搭在了赵飞燕的右手腕上,通过“神识感应大法”,“看到”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赵飞燕双腿骨折、肋骨多处骨折,有几处还接得错了位。颅骨骨折,且颅内正在出血,已压迫了脑干,命悬一线!

    “这帮庸医,我草他马!”王新阳暴了一句粗口。站起身来,在室内连续踱了几圈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顾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来到赵飞燕的床前,掀开了她的被子,王新阳手臂一挥,一道劲风过后,缠在赵飞燕身上的绷带和石膏寸寸折断。看着原本应该美丽迷人的胴体,却是丑陋不堪,伤痕累累,王新阳如同万箭穿心,泪水瞬间迷失了眼眶。

    掏出了买的银针,用自身的罡气消毒之后,“铮”的一声,几根银针便飞速插在了赵飞燕的合谷、内关、足三里等几处大穴之上,为她进行了麻醉。然后王新阳又拿起了一根特大号的银针,犹豫了一下后,微闭双目,缓缓刺入了赵飞燕头顶百会穴,一道柔和的真气也随之进入,银针便自动旋转起来。

    眼看着赵飞燕的神情越来越轻松,头部的瘀血顺着银针不断地流了出来,王新阳大喜!又随手拿起了一把银针,向空中一抛,一道红色的真气飘过,这些银针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错落有致地落在了赵飞燕的奇经八脉之上,上下左右、深浅不一地旋转起来!

    全身的瘀血随着银针的旋转,慢慢被排了出来,堵塞的经络在这一刻全部被打通。赵飞燕的呼吸越来越顺畅,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好,太好了”!王新阳兴奋不已。盘腿坐在地上,手指搭住了赵飞燕的手腕,默运起“寰宇苍穹诀”,一道绛紫色的气体随即从指尖发出,进到了赵飞燕的体内。这股绛紫色的天罡之气顺着她的经络快速行走,不断地修复着她破损的经脉。

    最后只听“呯、呯”几声脆响,固定骨折部位的钢钉全部从赵飞燕的体内飞了出来,却没有带出任何一丝血迹。而赵飞燕受伤的部位,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疯狂复原。最后肤如凝脂、洁白如玉,恢复如初!

    收了银针之后,望着眼前这位曲线毕露、明眸皓齿的绝代佳人,王新阳的脑袋“轰”的一声,小心脏儿剧烈地跳动起来,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好象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罪过,罪过,不知者不怪,阿弥陀佛!”王新阳语无伦次,呼吸急促,面红耳赤,口中念念有词儿,连忙运起“神功”抵抗,将心中的那股无名夜火狠狠地压了下去,眼神儿渐渐恢复了清明。找出了一套崭新的病号服为赵飞燕换上之后,又为她盖好了被子,自己却一个趔趄站立不稳,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他虚脱了!

    片刻功夫,赵飞燕便醒了过来,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脏兮兮的、宛如犀利哥一般的家伙躺在地上,嘴里还往外吐着白沫,“哎呀妈呀,这个家伙是谁啊?”吓得她一哆嗦,惊恐地大叫了一声:“来人啊,救命啊!”

    “啊,怎么回事?”站在外面愁眉不展的赵铁男夫妇,猛然听到病房内传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二人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了门,发现他们的女儿赵飞燕正看着躺在地上的王新阳,大惊小怪地喊救命!

    “小燕,你你你!”赵铁男和苏雪再三揉了揉眼睛,手指着她们的宝贝女儿,结结巴巴地说道:“你的病好了?”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这是什么地方,地上这个家伙是谁啊?”赵飞燕摸着后脑勺儿,疑惑不已。

    “孩子!”赵铁男夫妇热泪盈眶,当他们看见床头柜上的银针时,瞬间明白了一切。二人同时冲了过来,一把扶起了王新阳,连连掐着他的人中,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是王新阳?”赵飞燕惊呆了,一下子跳到地上,推开了自己的父母,一把抱住了王新阳。

    “王新阳,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啦?可千万别吓我,你可不能死啊!”赵飞燕捶胸顿足起来。

    “咳、咳,别咒我,谁说我要死了?”王新阳脸如白纸,慢慢睁开了眼睛。

    “哎呀,小燕,快点放开小阳,让他休息一会儿!”赵铁男和苏雪连忙劝道,并上前扶起了王新阳。“叔叔、阿姨,我没事”!王新阳微笑着说道。

    “是你救了小燕?”

    “是的”!王新阳点了点头。

    “几天不见,你怎么成神医了?”

    “上天所赐啊,以后我慢慢向你们解释!”回想起自己的经历宛如天方夜谭,王新阳感慨不已。

    生日pt后所发生的一切,闪电般地在赵飞燕的脑海里回荡起来,她后怕不已,紧紧抓住王新阳的手,疑惑地问道:“真是你救了我?”

    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看着这个让自己爱入骨髓的男人,那放荡不羁的眼神仿佛丘比特之箭,深深刺入了赵飞燕的心,彻底勾走了她的三魂七魄。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紧紧抱住了王新阳,生怕他跑掉。“你这个坏家伙,不要离开我,呜呜呜!”

    “女追男?”赵铁男夫妇马上明白过来,当初问王新阳和他们的女儿是什么关系时,为什么这个年轻人没有正面回答,原来是这样!

    “啊……”赵铁男突然双手抱头,痛苦不已,面部异常扭曲可怖,大声呻?呤起来。

    “铁男,爸爸!”苏雪和赵飞燕立即惊慌起来,看着赵铁男手足无措。

    “我赵叔这是怎么啦?”赵铁男的痛苦神情,让王新阳惊讶不已。

    “反击战的时候,一颗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距离脑干太近,无法手术。这些年爸爸倍受煎熬,现在发作越来越频繁了,这可怎么办哪?如果再这样下去,爸爸真的会受不住的!”

    “原来是个大英雄!”王新阳暗暗点了点头,“让我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