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九章 寰宇苍穹诀
    耳听得“呼呼”的风声,王新阳在这一瞬间仿佛得到了解脱,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再见了,爸爸妈妈;再见了,飞飞姐。再见了,我所有的亲人们!”

    距离崖底不远处,一棵翠绿的松树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延缓了他下坠的速度,随后“扑通”一声,王新阳坠落到了厚厚的千年积叶上,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咳、咳”,不知过了多久,王新阳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狂风怒号,飞沙走石,电闪雷鸣,巨大的雨点从天而降,使他感到了彻骨的寒冷。

    “好可怕,我死了吗,这是地狱吗?”此时的王新阳悲悲切切,感到了分外的孤独与哀伤。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哎呀,怎么还有温度?“我没死,我没死,哈哈哈哈!”

    王新阳兴奋得跳了起来,可却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剧烈的疼痛使他大汗淋漓:双腿骨折了!

    躺在冰冷的地上,望着漆黑的夜空,坠崖前的一幕幕,象放电影似地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出来。世间险恶,仅仅是因为一点点小小的冲突,李不凡这个恶少就对他展开了绝杀,这种视人命为草芥的王八蛋不可饶恕!

    “飞燕哪,飞燕,你现在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想到这个痴情的女人,王新阳叹息了一声,真不知以后怎样面对她。我王新阳做错了什么?没有啊!唉。

    “咦,什么东西?”震耳欲聋的雷声过后,王新阳感到整个大地都颤抖了起来,随后他的嘴便张得大大的,再也合不上了。只见天空中有一个物体,向着他的方向流星般地滑落下来,闪着耀眼的白光,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轰”的一声,伴随着剧烈的暴震声,那块巨大的陨石狠狠砸在了距他不远处的地面上,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四溅的石块有几颗正好打在了王新阳的身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啊?”王新阳愕然发现,爆炸过后,陨石里面竟然有一颗星星一样的东西,闪着七彩的光芒,向着他的方向飘了过来,吓得他胆战心惊,想跑腿还不给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颗“星星”到了近前!

    “星星”围着王新阳转了几圈后,在他惊讶的目光中,一下子钻进了他的胸口,消失了。

    “怎么回事儿?”王新阳吓得亡魂皆冒,闭上眼睛,颤抖着感受自己身体里有无不适,突然一声轰鸣,脑海里显现出了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寰宇苍穹诀!

    混沌洪荒,盘古开天辟地,苍田沧海,三维式的展现了寰宇苍穹的奥秘,历经的各种劫难。接着便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出现了,由浅入深地演示着寰宇苍穹之傲诀,最后腾云驾雾,手臂一挥,翻江倒海,傲视九天,万生臣服!

    “好玄妙的功夫!”影像消失后,王新阳大喊了一声。随即坐起,眼观鼻、鼻观心,舌抵上腭,意沉丹田,修练起了“寰宇苍穹诀”第一重:混沌初开。

    一个小时后,王新阳出汗了,大汗淋漓。感觉自己的丹田火热无比,真气鼓荡,仿佛要炸裂开来。“好难受啊”!就在他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轰”!这股真气如潮水般地冲了下去,沿着他的会阴、命门、夹脊、大椎、百会畅游起来。

    “好舒服啊”!王新阳一时间感到舒爽无比。

    可这股罡猛的真气运行到他胸口膻中穴时,仿佛一个堤坝只开了一个小口,十分缓慢地通过了此穴位,最后汇集到了丹田,形成了一个小循环。

    随着这股天罡之气再次充盈,又一次沿着原来的轨道运行起来,周而复始几十次之后,猛然改变了行进路线,沿着他大腿的足三里、脚底的涌泉穴下行,完成了一个大循环,如此又是几十次之后,这股威猛的真气重新回到了王新阳的丹田内,绵绵薄薄,浩浩荡荡,盘踞在那里。

    由此王新阳只用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寰宇苍穹诀第一重便修练完毕,全身十二条经络全部被他打通,受伤的腿部顷刻间全部复原!

    突然,王新阳从地上一跃而起,双臂一挥,划了几个圆弧,竟然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漩涡,深邃无比,隐隐有风雷之声传出,附近的一棵小树被卷了进去,应声而断!

    “好厉害,哈哈哈哈!”王新阳激动万分,仰天狂啸:李不凡、老乌龟,等着承受小爷的怒火吧!

    “待我试试第二重”!王新阳再接再厉,又盘腿坐了下来。

    “咦,这是一部医学功法”?王新阳大喜过旺,奇妙的医术颠覆了他的认知。仅用了三十分钟时间,“寰宇苍穹诀”第二重“女娲补天”便被他修练成功。

    王新阳离开后,“相关部门”人员象闻到了腥味似地赶了过来,结果只发现了一个深深的陨石坑,其它一无所获。看着装了几大袋子的陨石,那些人兴奋不已:发财了!

    “我可怜的女儿呀,快快醒来吧!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儿啊,不然妈妈也不活了!呜呜呜”。病房内,赵飞燕的母亲苏雪呼天抢地,两天不见,已变成了“熊猫眼”,抓着赵飞燕的手泣不成声。一旁的赵铁男在那里不住地哀声叹气。

    “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使苏雪止住了哭泣,惊讶地向门口望去。待赵铁男把门打开后,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请问你是?”赵铁男迟疑着问道。

    “赵叔,我是飞燕的同学王新阳啊!”王新阳用手将脸抹了抹。

    “啊?是小阳啊,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苏雪大惊失色。

    “唉,一言难尽哪!”王新阳叹息了一声,然后对着赵铁男和苏雪郑重说道:“叔叔、阿姨,能不能让我和飞燕单独待一会儿,我想陪陪她!”

    赵铁男和苏雪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莫名地对王新阳充满了信任,两人悄悄退了出去。

    望着弥留在阴阳两界、徘徊在死亡边缘的赵飞燕,王新阳心如刀割,喃喃自语道:“飞燕,坚强些。王新阳来救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