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八章 苍天哪,这是为什么
    几分钟后,救护车的警笛声由远而近……

    回到宿舍,王新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回想起赵飞燕驾车离开时的疯狂神情,他越想越怕,心中不断地祈祷着,祈祷着赵飞燕?平安无事。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王新阳赫然发现赵飞燕的座位上空空如也,他心中的那种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一道阴森森的目光射向了自己,这道目光杀机毕露,让他如履薄冰,心惊胆战。

    “李不凡!”邪恶的刀疤脸映入了王新阳的眼帘,正在用手比划着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看着那张欠揍的脸,王新阳怒火冲天,双拳攥得紧紧的,英俊的脸因愤怒而显得异常扭曲可怖。老师讲了什么,他全然没有听进去,他的心中只有怒火,他的心中只挂念着赵飞燕的安危!

    突然,教室的门被敲开了,几名警察在校领导张可巍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张可巍低声和授课讲师说了几句话,然后面向同学们大声说道:“谁是王新阳同学,请出来一下”!

    “坏了坏了,赵飞燕一定是出事了!”王新阳的脑袋“轰”的一下,仿佛炸裂开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警察走上警车的,也不知道警察跟他说了些什么,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来到了医院。

    “请问你是王新阳同学吗”?副院长办公室内,一位相貌威严的将军接待了他。

    “我是王新阳,请问您是?”

    “我是赵飞燕的父亲赵铁男。小燕昨晚出车祸了,经过抢救,命是保住了,不过始终昏迷不醒,一直在念叨着你的名字。请问你和她是什么关系?”看着相貌英俊的王新阳,赵铁男和旁边的一位美妇人暗暗点了点头。

    “哎,飞燕!”可怕的预感得到了验证,王新阳如遭雷击,一拳打在了墙壁上,鲜血立即流了出来。

    “小伙子,你没事吧?”美妇人大吃一惊,连忙走到了王新阳的跟前,掏出手帕为他包扎好了伤口。

    “我没事。请问您是?”王新阳疑惑地问道。“我是飞燕的母亲苏雪”,美妇人自我介绍道。

    “阿姨您好!飞燕在哪里,我可以去看看她吗?”王新阳急切地问道。

    苏雪看向了赵铁男。赵铁男发现王新阳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疑惑不已,但看到他期待的目光时,也只好点头同意。

    病房内,当王新阳看到了赵飞燕后,这个七尺男儿一下子便落泪了!只见这个芳华绝代的大美女全身绷带,沉鱼落雁般的面容扭曲万分,躺在那里昏迷不醒,但口中仍喃喃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飞燕哪飞燕,你这是何苦?”王新阳蹲在那里,紧紧抓住她的手,泪流不止。

    仿佛感觉到了王新阳的存在和手上的温度,赵飞燕的眼皮竟然动了动,几滴晶莹的泪珠随即流了出来。

    “小燕,小燕!”赵铁男和苏雪顿时惊喜万分,一起冲了过来。

    “家属朋友们,病人需要休息,不要打扰她,请出去吧!”一个小护士走上前来,礼貌地将王新阳他们几人“请”了出去。

    从医院出来,王新阳独自一人去了小酒馆儿,要了两个小菜之后,喝得酩酊大醉。踉踉跄跄地从酒馆儿里出来后,打了一辆出租车,不断地叮嘱司机:“哪里山高,就把我拉到哪里去!”

    东灵山主峰,王新阳高举双臂,仰天狂啸:“苍天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哎哟哟,啧啧,还真是个情种哟”!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李不凡,你可真是阴魂不散,竟然找到这里来了?”王新阳转过身来,揉了揉眼睛,当他看清眼前的这个人正是李不凡时,顿时火冒三丈!

    “王新阳,你真他妈的活腻了,竟敢打本少,还和本少抢女人?草泥马的,今天我要你的命!”李不凡恶狠狠地说道,向着身后一个相貌阴鸷的老人一挥手,“无言伯伯,给我弄死他!”

    听了小主子的号令,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东西傲慢地走到了王新阳的近前,双臂抱在胸前,不耐烦地说道:“小家伙儿,两条道儿自己选。你是自己跳下去还是让老夫把你踢下去?”

    “去你妈的,你个老乌龟,该下去的,是你们这两个人渣王八蛋!”王新阳暴怒,大吼一声,身体凌空跃起,一记旋风腿狠狠踢向了“山羊胡儿”的面门。

    “咦?有点意思,但还是不够看哪”!山羊胡儿摇了摇头,身体动也不动,抬手就是一巴掌,竟然将王新阳抽得在空中转了好几圈!随后又是一脚,将他踢出了老远,“扑通”一声撞在了大树上。

    “扑”!王新阳吐出了一口鲜血,晃了晃脑袋,暗叫:“好厉害!”

    “哈哈哈哈,王新阳,你不是很能打吗?快点起来,别他妈的装死!”看见王新阳吐血,李不凡跳了起来,拍着双手,兴奋不已。

    “无言伯伯,别让他死得那么痛快,这小子太可恶了,让我玩玩他!”李不凡对着山羊胡儿低语了几句,山羊胡儿频频点头。

    王新阳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眼睛喷火地看着再次逼过来的山羊胡儿,将全身的气力都集中在了右臂之上,狂啸着向他冲了过去,毫无花哨的一拳击向了山羊胡儿的前胸。

    山羊胡儿大喇喇地伸出右掌迎了上去,但随即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面部因剧烈的疼痛显得狰狞可怖!对方的一拳竟然破开了自己的手掌,“嘭”的一声地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啊!”山羊胡儿一声惨叫,竟然被王新阳一拳打出了十多米远,后背狠狠地撞在了石头上!

    “小王八蛋,你找死!”山羊胡儿愤怒了。王新阳顿觉眼前一花,山羊胡儿已鬼魅般地到了跟前,双拳快如流星,狂风暴雨般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王新阳的口中不断地往外吐着鲜血,瞳孔在慢慢地放大,几滴热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小兔崽子,去死吧!”山羊胡儿一脚将他踢下了山崖!

    “草泥马,便宜你了,呸!”李不凡冲到崖边儿,狠狠地向下唾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