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五章 离 别
    “王新阳……”凌飞飞睚眦欲裂,大喊了一声,疯狂地扑了过去,紧紧抱起王新阳,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小阳,你醒醒,你快点醒醒,千万别吓我,呜呜呜”。

    “小美人儿,别他妈瞎叫唤了,你的小情人已归西了,哈哈哈哈”!

    “两个王八蛋,我和你们拼了!”凌飞飞枊眉倒竖,银牙紧咬,轻轻放下了王新阳,然后双臂一用力,竟然从旁边的花池中拔出了一块大大的板砖,象一个发怒的母老虎一般,手持板砖怒吼着向黑白二鬼冲了过去。

    “啪”的一声,凌飞飞将手里的板砖狠狠地砸在了黑衣人的脑袋上!砖块四溅,看着黑衣人无事儿似地晃了晃头,嘲讽地对她笑了笑,凌飞飞惊呆了:这人的头怎么比石头还硬?

    “啊,救命啊!”眼见黑衣人淫笑着将魔爪伸向了自己,凌飞飞吓得转身就跑,却被人象抓小鸡似地提了起来,一把掼倒在地,随即她便被人死死压住,一张臭嘴在她脸上胡乱地亲了起来。

    “小阳,小阳,快救救我!”凌飞飞拼命反抗着,死死地闭住自己的嘴,不让黑衣人得逞,屈辱的泪水不停地流了下来。一旁的白衣人看得哈哈大笑,不断地为黑衣人鼓着劲儿。

    趴在地上昏昏沉沉的王新阳,突然听到凌飞飞绝望的惨叫声,猛地睁开眼睛,艰难转过头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怒不可遏,火冒三丈!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高举双臂,仰天长啸了一声,将全身的气力集中在右臂之上,然后纵身高高跃起,拳风呼啸,排山倒海般地打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正手忙脚乱地想逼凌飞飞就范,突然听到后背传来了恐怖的音暴声,心中大骇,仓促中连忙挥起右臂反击,迎上了王新阳的拳头。“嘭”的一声,两拳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啊”!黑衣人一声惨叫,眼看着自己的拳头变了形,拳面的指骨被击得粉碎,且对方的铁拳余势不减地打在了他的肋骨之上!

    骨折的声音过后,黑衣人狂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象一个断了线的风筝飞出老远,一头栽倒在地。

    “小兔崽子,你找死”!白衣人目瞪口呆,瞬间清醒过来。一个里合腿,抬起左脚闪电般地向着王新阳的右太阳穴踢了过去。“滚!”王新阳大吼一声,也是一个左摆里合腿迎了上去,以硬对硬。两腿在空中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咔嚓”一声脆响过后,白衣人脸色聚变,赫然发现小腿竟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脚怎么没了?“啊!”他突然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左侧小腿竟然让人给踢飞了!他顿时吓得亡魂皆冒,剧烈的疼痛让他瞬间感到了窒息,“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呸,人渣!”王新阳冲着黑白二鬼狠狠地唾了一口,随后两眼一黑,无力地倒下了。

    警笛声由远而近……

    “王新阳,你个小王八蛋,竟敢挡你大爷的财路?凌飞飞,你可真是我的好外甥女,竟然勾结野汉子对付你舅舅?我要杀了你!”史克朗带着荀惬生和甄怀仁一脚踹开了凌飞飞办公室的门,手持?冲锋?枪对着凌飞飞恶狠狠地扣动了扳机。

    “飞飞姐”!王新阳声嘶力竭地大吼一声,奋不顾身地抱住了凌飞飞,用自己的后背为她挡住了子弹,却感到脸上一阵凉意,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他猛地睁开了眼睛,赫然发现凌飞飞正双目含泪,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阳,你醒了”?看到王新阳终于醒了过来,凌飞飞惊喜万分。“飞飞姐,我这是在哪里”?王新阳疑惑地问道。

    “傻瓜,你在医院里哦”!凌飞飞喜极而泣,眼泪不断地流了下来。“飞飞姐,你别哭,我没事”!看到凌飞飞梨花带雨,王新阳心中一暖,忙伸出手去为她擦掉了脸上的泪珠。

    闻着凌飞飞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王新阳的脸一红,有些不能自己,挣扎着想脱离她的怀抱,却始终未能如愿,只好任由她抱着,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心跳声,两颗心深深地融化在了一起。

    “飞飞姐,袭击我们的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谁是幕后的指使者”?良久良久,王新阳终于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

    凌飞飞随手从床头柜前拿过了自己亲自熬制的营养粥,一小勺一小勺地喂给了王新阳,幽幽地说道:“小阳,说起来真是好险啊,那两个人是杀手,已被抓获。幕后的指使者竟然是、竟然是……”说到这里,凌飞飞轻轻地将王新阳的头放到了枕头上,然后走到了窗边,突然双后捂面,“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是谁”?王新阳愤怒了。

    “是我的舅舅史克朗!”凌飞飞抽搐着说道,声音小得象个蚊子。

    “啊,我要杀了他”!王新阳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却“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傻瓜,你冲动什么?他们已经被抓起来了!”凌飞飞连忙冲到床边扶起了王新阳。这个家伙智慧过人,重情重义,当下温暖无比,喜不自胜。

    一个月后,王新阳终于全面康复,踏上了前往燕京求学的旅程。

    蓝天市国际机场候机大厅里,一对俊男靓女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依依惜别。王新阳的离去,牵走了凌飞飞百转千肠的芳心。她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阳弟弟通过了机场安检处,心儿也跟着他飞向了远方:

    时间啊,你为什么不停止?爱神啊,你为何如此残忍?你可知道离别的凄苦,你可知道隔岸的忧伤?心上的人啊,我要爱你一万年,直到地老与天荒!

    这一刻,天地为之动容,山河为之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