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四章 史克朗的阴谋
    天天旺大酒店豪华包间内,“赋闲在家”的史克朗、荀惬生和甄怀仁“三巨头”又聚首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哪!”甄怀仁一口喝光了杯里的白酒,瞪着腥红的醉眼,将酒杯狠狠摔在了地上,大骂道:“王新阳这个小王八羔子,我和他势不两立!”

    “成者王侯败者寇,认命吧”!荀惬生叹息了一声,竟然流出了几滴浑浊的泪水。

    史克朗点燃了一支粗大的雪茄,狠狠吸了一口之后,冲着甄怀仁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阴测测地笑道:“这么点挫折你们都承受不了,何谈成就大事?不知道什么是以退为进吗?”

    听了史克朗这句话,甄怀仁和荀惬生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紧紧抓住他的手,急切地问道:“大哥有何高见”?

    “除掉这个小鳖毒子!然后合你我三人之力,来个再次逼宫,你们还怕那个小丫头不肯就范吗?”史克朗面露狰狞之色,将燃着的雪茄狠狠地碾死在烟灰缸上。

    华灯初上,灯火阑珊。坐在办公桌前的凌飞飞忙完最后一项工作,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赫然发现已到了晚上七点。她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王新阳,苦笑了一下,“王助理,实在不好意思,饿了吧?走,姐请你撸串去!”

    “这个主意不错!”王新阳立即兴奋起来。

    烧烤摊前,几大杯扎啤下肚,凌飞飞手拄香腮,面若桃花,望着眼前这个迷一样的男人,神情有些迷离了。“喂,你这个坏家伙,从哪里来的,老实交待!”

    看着凌飞飞的绝世容颜,王新阳的小心脏儿剧烈地跳动了几下,忙将头转向了一边。“我就是一个穷小子,来自偏远的乡下。还有两个弟弟,父母健在,但身体不好。这次到城里来,简单说就是‘闯世界’来了!”

    “那你觉得自己闯得怎么样,现在成功了吗?”凌飞飞继续“逼问”道。

    “开局不错,遇到了贵人,嘿嘿”!“但也非常遗憾”。

    “什么事让你遗憾了”?凌飞飞的心突地往下一沉,当即大惊失色。

    感觉到了凌飞飞情绪上的变化,王新阳慌忙解释道:“飞飞姐,我没文化,除了打架之外,帮不上你任何忙,还拿着这么高的薪水,实在是有愧呀!”

    “原来是这样,还以为这家伙对我不满呢,吓了我一跳!”听了他的这翻话,凌飞飞淡定了。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递向了王新阳,“喏,给你的”!

    “是什么东西呀,你也知道我不认得字的”!王新阳尴尬地摇了摇头,又将信封推了回去。

    “恭喜你,助理先生,你即将成为燕京大学的旁听生,这是介绍信!”凌飞飞将信封对着王新阳晃了晃,然后又装回了挎包里。

    “你说的是真的?”王新阳兴奋得跳了起来。进一个高等学府,他这个穷小子想都不敢想。

    “别废话了,怎么谢我呀”?凌飞飞坏坏地笑道。

    “罚你三杯……”

    喝了个昏天抢地之后,凌飞飞结了帐,哼着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曲子,在王新阳的搀扶下,晃晃当当地往回走去。

    看着怀中的绝色佳人,脑海中时不时的又闪现着那封进入燕京大学的介绍信,王新阳感觉自己象在做梦一样。命运是如此的捉弄人,来这里之前,自己就是一老土鳖,土得掉渣,可现在呢?他真想仰天长啸:苍天啊、大地呀,谢谢了啊!

    “啧啧,真个是郎情妾意呀!”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从小巷深处传了过来。

    “是谁”?这个声音令王新阳汗毛直竖,马上扭过头来,赫然发现身后站着一黑一白两个鬼一样的家伙,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你们想干什么?”王新阳和凌飞飞的酒意顿时醒了大半儿。

    “干什么?送你们上西天!”黑衣人恶狠狠地说道,随即和白衣人双掌齐出身形如电,对着王新阳的面门和前胸狠狠击了过来。

    “好快的身法”!王新阳大骇,连忙将凌飞飞推到一边,马步站立,双掌平行向前推出。“嘭”的一声巨响过后,王新阳被二人击得高高飞了起来。他顿感气血上涌,肚子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一大口鲜血在空中狂喷了出来,然后重重地坠落到了地上。

    “啊?”凌飞飞大吃一惊,看到王新阳受伤,心如刀割,猛地跑了过去,扶起了他,焦急地问道:“小阳,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我没事!”王新阳给了凌飞飞一个安慰的眼神,慢慢站了起来,狠狠地踹了几口粗气。看着再次逼过来的黑白二鬼,他忙把凌飞飞拉到了身后,双掌一错,凝神戒备。

    “小骚蹄子,滚一边去,我们可不想辣手摧花,等我们干掉这个小王八蛋之后,再好好侍侯侍侯你,嘿嘿!”望着绝代芳华的凌飞飞,黑白二鬼淫心顿起,一股无名夜火直冲脑门,两人色迷迷地对视一眼后,凶相毕露,向着王新阳猛地冲了过去。

    王新阳大喝一声,一个空翻便到了二人的面前,狂风暴雨般地向着他们攻了过去,各种招数层出不穷,无奈碰不到人家半根毫毛。黑白二鬼在王新阳拼命攻击下应对自如,哈哈大笑。

    一旁的凌飞飞看得心惊肉跳,焦虑万分,双手合十,不断地祈祷着,祈祷王新阳能够平安无事。

    “大哥,别玩了,快点干掉他,那个小娘们好馋人哪,哈哈哈哈”!白衣人得意地狂笑道。“好,弄死他”!黑衣人顿时目露凶光,一式“猴子偷桃”,右拳猛地向前击出,王新阳顿觉眼前一花,砂钵大的拳头瞬间便到了胸前,他根本来不及躲避,便被黑衣人狠狠地击在胸口之上!

    王新阳立感胸口仿佛炸开了一样,身体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嗓子眼发甜,又是一口鲜血狂喷出来。还没等他落地,白衣人如影随形,又高高地扬起大脚,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腹部之上,再一次将他踢得飞了起来。在空中象个纸片似的连续翻滚了几下之后,王新阳一头栽倒在地,没了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