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寰宇苍穹记 > 第二章 开抢了,强盗啊
    “你这个家伙,真是好生无理,给我站住!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看到王新阳转身又要走,凌飞飞愤怒了。

    王新阳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儿,脸上露出了凄苦之色,长叹了一声说道:“没地方可去!”

    “哼,我早就看出来了,你遇到什么难处了吧?不如这样,你先到我那里,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行吗?”

    “你就这样信任我,不怕我是流氓?”对于凌飞飞的异常热情,王新阳惊奇不已。

    “哈哈哈哈”!凌飞飞大笑了一声,戏谑地说道:“你是流氓?不要污辱流氓好不好?哪个流氓戴解放帽、穿破胶鞋了”?

    “嘿!”凌飞飞的反问,令王新阳面红耳赤,禁不住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这身打扮,和城里人格格不入,太他妈的土了!现在两眼一摸黑,走投无路,机缘巧合之下,遇到这样一个贵人肯收留自己,为什么不去呢?

    “谢谢!”王新阳对着凌飞飞深深一揖。“不客气!”凌飞飞正色道。看见王新阳答应了她,心中大喜。

    坐上了凌飞飞的豪华越野车,王新阳顿感新奇不已,他晃了晃身子,暗暗感叹道:“好舒服啊,比自己家的那个马车强多了!”

    躺在凌飞飞家里宽大的席梦思床上,王新阳感觉自己象是做了一个梦……

    “齐二傻子,这点事都办不好,你真他妈是个废物!”KTV包房内,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狠狠地打了黄毛两个嘴巴。“荀叔,对不起,让您失望了。救凌飞飞的那个家伙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他!”黄毛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心有余悸地说道。

    “你们先出去吧!”姓荀的那个家伙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待黄毛出去后,他抓起桌上的酒杯,狠狠喝了一大口,随后和另外两个老东西交头接耳起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凌飞飞带着王新阳吃了早餐,然后又带着他去理了发。最后在商场的试衣间内,当王新阳换上了一身蓝色的西装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凌飞飞大吃一惊:好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

    “哎,飞飞姐,你怎么了?”看着凌飞飞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王新阳感到浑身不自在。“啊?”凌飞飞猛地回过神来,脸上一红,神情瞬间恢复了清明,但随即变得忧郁起来。

    “飞飞姐,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可以和我说说吗?”王新阳奇怪地问道。“现在说来不及了。走,你陪我去参加一个会议!”凌飞飞看了一下表,然后拉起王新阳的手,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当凌飞飞带着王新阳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发现里面早已坐满了人,正等着她。“他是谁,为什么让这个外人进来?”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家伙看到王新阳后怒不可遏。

    “是啊,是啊,酒店的高层会议怎么能让外人参加?太不象话了,年轻人办事真是没谱,难当大任哪!”坐在圆桌两旁的酒店高层指指点点,一个个象死了娘似的叹息不已。

    看着父亲以前的这些“至爱亲朋”,凌飞飞暗叹了一声,抖然升出一种无力感。她示意王新阳在外围坐下,然后坐到了主持席上,用手敲了敲桌子,面无表情地说道:“大家静一静,他我的未婚夫,做为旁听可以吧”?

    “什么?你什么时候找了一个未婚夫,我们怎么不知道?”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大惊失色道。“荀叔,这与你有关系吗?我的私生活你也要管?”凌飞飞冷冷地说道。

    会议室里顿时鸭雀无声,人们都在悄然打量着王新阳这个“不束之客”。

    听到凌飞飞这样表态,王新阳的脑袋“嗡”的一下,小小激动了一把,但看到此时处于“漩涡”中间的凌飞飞,瞬间明白过来:原来是大有深意啊!

    “看来今天情况不妙啊!”望着众人讳莫如深的表情,凌飞飞的心里不断打着鼓,强自镇定地说道:“现在开会。大家都说说吧,今天让我召开董事会的目的是什么?”

    “凌飞飞,你当了董事长之后,酒店的生意一落千丈,你不该解释一下吗?”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率先开了炮。“是啊,是啊,这样下去,我们大家迟早得喝西北风啊!”马上有人随声附和起来。

    “啪”的一声,那个姓荀的家伙突然站了起来,猛地一拍桌子,“满腔悲愤”地说道:“祝位同仁,现在酒店的合作伙伴纷纷拒绝与我们再度合作,我们的财务渐渐入不敷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们这个公司的管理者——凌飞飞董事长实乃平庸之辈!我们不能眼看着酒店走向灭亡,毁在她的手里。我建议,罢免凌飞飞,同意的请举手!”说完第一个举起手来。

    “我同意,我同意!”现场的十余位董事纷纷举起了手。

    “飞飞呀,做为你的舅舅,我对你真的很失望。你还是让贤吧,让有能力的人来干!”一个麻杆似的家伙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后也跟着举起了手。

    “好,表决结果生效,让她签字!”几个老家伙兴奋地大叫道,随即门外呼啦一下闯进来四五个人,为首的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个文件,走到了凌飞飞的面前。

    “荀惬生、甄怀仁,你们要干什么?”凌飞飞顿时惊惶失措,眼泪唰地一下就流出来了,眼看着父亲辛苦创下的基业就要毁到自己的手里,她真正感到了切肤之痛。

    “我们要干什么?我们要让你滚!”荀惬生、甄怀仁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看着凌飞飞,不耐烦地冲着那个彪形大汉说道:“李玉波,还不动手?”

    “啊,这哪里是罢免我的文件,这不是要强夺我的股份吗?”冷眼扫了一下那份“文件”,凌飞飞大惊失色,却被李玉波象抓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在她激烈的反抗中,强行按住她的手臂,就想逼她签字划押。

    “唉,一个小女孩儿,哪里是这帮老家伙们的对手?他们这是想谋权篡位啊!”王新阳叹息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啊!”李玉波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一下子高高飞了起来,狠狠地砸在了会议桌上!荀惬生等人大惊,立即站了起来。他们赫然发现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出现在凌飞飞的身旁,右手搂着她的腰,轻轻安慰着:“老婆,别怕,有老公在,谁也别想欺负你!”

    凌飞飞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瞬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可怜巴巴地对着王新阳说道:“老公,这帮人想强抢我的股份,逼我签字!”

    “什么?”王新阳大怒,一个箭步来到了荀惬生和甄怀仁的身旁,在两人惊恐的目光中,左右开弓,劈里啪啦就是一顿大嘴巴子,边打边教训道:“我让你作奸犯科,我让你强取豪夺,我让你为老不尊!开抢了,强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