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跪着的学生惊恐的指着一具具黑炭状的蛇尸,对另一个学生大喊道:“洪猜!你怎么可以杀蛇神!你要受到诅咒的!”

    那个扔酒精瓶子放火的学生却“哈哈”大笑,满不在乎的走到跳出火海的被烧死的大蛇跟前,拎起蛇尾抖了抖,黑色的碳状蛇皮像筛糠般落下。他对着跪着的学生嘲笑道:“什么蛇神!不过就是几条普通的蛇!你看,还不是被烧死了!你们有……”

    洪猜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条蛇突然挺起了身体,一口咬到他的胳膊上,鲜血顿时从被烧得皮肉绽烂的蛇嘴里流出,顺着血肉模糊的蛇身滴落!

    洪猜疼的大叫着,抓住蛇身使劲的扯,可能是大蛇临死前用尽全身力气的一口咬得极深,竟然扯不动。旁边连忙有两个同学帮着拉扯,终于把大蛇从他胳膊上拽下来。随着一声痛呼,一大块血淋淋的肉也被撕了下来!

    洪猜疼痛不已的捂着伤口,恨恨的对着大蛇尸体使劲跺着!原本滚圆的蛇尸被一脚一脚踩得稀烂,体内肌肉组织像浆糊般被挤压出来,黏糊糊的喷了一地,直到被踩成一张干瘪的蛇皮粘在地上。

    这诡谲的场景和突变实在让我喘不过气来,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不过怎么说,洪猜也算是救了我的命,我忙从宿舍里拿出简易急救箱,也不顾脚底踩在门口蛇尸上带来那种软塌塌的恶心感,给洪猜坐着简单的包扎。

    洪猜伤口里流出的血是红色的,也没有什么异味,看来那条大蛇的毒液已经用尽,否则麻烦倒是不小。

    我手忙脚乱的帮洪猜进行着包扎,忽然一道阴影挡住了灯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我们俩面前!

    我抬头看去,虽然灯光的阴影使那个人的面貌特别模糊,但是我还是看清楚了,那个人是乍仑,正满脸怨毒的看着我们!

    “你杀的?”乍仑指着蛇尸问我,“蛇?”

    我还没有来得及答话,洪猜却抢着说道:“我杀的!怎么了?”

    乍仑浑身一颤,却在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回到宿舍,拿出一个床单,开始收拾蛇尸。他把床单铺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把每条蛇的尸体端端正正的摆在床单里,每摆好一具蛇尸,他都会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什么。那虔诚的样子就像是在安葬自己的亲人。

    “哼!怪人!”洪猜不满地说道,“去年,你住的屋子里,也是这个月,三个同学被蛇咬死了,唯独他没有事情!一定是他下的蛇蛊!我有佛祖保佑,不怕他!”

    我冷不丁听到这些,手一哆嗦,绷带勒的紧了些,洪森又疼的倒吸了口凉气!乍仑此时已经收拾完蛇尸,把床单仔细的包裹好,双手捧着,一言不发的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他浑身透着股阴冷的气息,尤其是那双晶亮的眼睛,冷冰冰的透着寒气,就像是一双蛇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