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王卫国一愣,伸长了脖子探头听着,半天才在陈昌平脑袋上来了个爆栗:“小兔崽子,这片林子里就咱们三个人,哪里有人唱歌?”

    陈昌平被他打了个踉跄,却没有理会,傻愣愣地站了起来,向林子中走去。

    “你干嘛去!”王卫国心里一怒,这几天本来就烦躁,看见陈昌平神神叨叨的,更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从火堆里捡起根烧着的柴火扔了过去。

    柴火烧得通红那端不偏不倚砸在陈昌平身上,本就破破烂烂的衣服上冒起一股白烟,烫着了皮肉。

    陈昌平却像不知道疼痛,依旧向前走着。王卫国这才觉得不对劲,吼道:“昌平,你干嘛去!”

    “我听到有人在唱歌,还喊我的名字。”陈昌平眼瞅着就没入林子里。

    王卫国起身追了过去:“你给我回来!”

    “哥,他要发疯就由他去吧。”孙志忠在后面满不在乎地啃着木薯,“平时就像个神经病,经常说自己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都这个时候来还在装疯卖傻。”

    听孙志忠这么一说,王卫国停了下来。陈昌平不是本村人,是许多年前不知道谁丢在村口的,靠吃百家饭长大。从小就不讨村里人喜欢,曾经有一次猎户打猎晚归,看见一道白影子在街上晃来晃去,把几个猎户吓了个半死,结果一看才发现是陈昌平赤身裸体闭着眼走着。有胆大的上去拍了他一下,没曾想他立刻尖叫一声,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全身抽搐。

    还有一次村里好几天没看见他,由于是个孤儿,也没人多在意。后来几个小孩去后山玩,发现他睡在乱坟堆露出来了的破烂棺材里,差点把小孩们吓死。老人们都说这个娃儿八字太阴,注定一辈子命里沾鬼,全村人都离他远远的,也就是唐叔(巴颂)对他挺好。这次葛布来村里找人,村支书二话没说就把他推出去换了粮票。

    王卫国本来就挺讨厌他,但是回头看了看一地的大小行李,想着要是陈昌平跑了,没人扛这些东西,接着又追了过去!

    这时陈昌平进了林子看不见人。王卫国紧追着穿过横七竖八的杂草乱树,看见陈昌平正站在一棵树前,双手摸着树干,仰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兔崽子,跟我回去。”王卫国伸手拉着他的肩膀。当陈昌平被扳过身子,王卫国看见他的脸时,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