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狼又在无形的圈子里暴躁起来,疯狂的向外冲着,这次王卫国终于看清楚了。有一道淡淡的灰色烟状气体,把人狼包围在里面。每次碰撞,气墙就像水纹似的震荡着,却怎么也突破不了。

    人狼在气墙里越来越疯狂,直撞得额头血肉模糊,终于放弃了抵抗,哀嚎一声,蜷缩在地上。

    葛布包扎好断腕,走到人狼跟前,人狼突然暴起,猛地向葛布冲来,却在半空中生生被气墙阻拦住,又是一抹鲜血在空气里飞溅。

    “你是巴然还是击环?”人狼把头深深埋进腿中,嘶哑着嗓子问道。

    王卫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人狼,这分明是唐叔的声音。那两个半大小孩已经彻底吓傻了,搂在一起瑟瑟发抖。

    “你还记得我?”葛布怒吼道,“为了找到你又不被你发现,我在胃里养了蚯蚓蛊,用三个月的时间胖了七十多斤,才掩藏了本来的相貌。”

    “时间到了么?”人狼(巴颂)缓缓抬起头,乱蓬蓬沾满鲜血碎肉的毛发中,尖利的耳朵从中探出,长长嘴里探出上下两排锐利的狼牙,碧绿色的眼睛里透着清澈的悲伤。

    “嗯,还有一个月。”葛布嘲笑地看着巴颂,“这是你的宿命,你跑不了的。”

    巴颂目光从葛布身边斜过,王卫国单手拎刀傻站着,两个小孩子看清了巴颂的模样,竟然昏了过去!巴颂眼中透着一丝温柔,丑陋的狼脸上皱出了一丝微笑……

    “我提前一个月在万毒森林阴气最重的地方布下了尸鬼阵,要不然还不能困住你!”葛布伸手摸烟,却想起右手已经断了,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王卫国一眼,“不要以为你逃出泰国就可以藏一辈子。族里早就在你们红瞳狼人的身上下了金蚕蛊,你在哪里都会被找到。只不过时间不到,也不用大动周章去找你而已。”

    “哈哈哈哈哈!”巴颂狂笑起来,“族里还真是煞费苦心!”

    葛布摸出个竹筒,扒开塞子,从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只金黄色的蚕从巴颂狼头的烂肉中爬出,探着脑袋在空中嗅着,飞快地爬到葛布脚下,身体一弹,钻进了竹筒。

    “苦心?”葛布满意地塞上盖子,“十年一次的佛蛊之战,也是咱们部族的最好机会。如果能夺下佛祖舍利,就能破解千年的诅咒啊!哥哥!”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哥?”巴颂又是一声嚎叫,“当年要不是我替你承担了狼蛊,现在去参加佛蛊之战的就是你不是我了!”

    葛布脸上的肥肉“簌簌”抖动着,暴喝道:“谁叫你抢了我最心爱的女人!这就是报应!”

    “她……她怎么样了?”巴颂身上起了奇异的变化,坚硬杂乱的狼毛隐入皮肤里,逐渐恢复了唐叔的模样。

    “死了!耳朵里灌了铅水,眼睛挖掉,鼻子塞进铜珠,舌头拽出来和嘴唇缝在一起,封了五感浸猪笼,魂魄出不来,永世不得超生!”葛布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王卫国却看到月光投在地上的他的影子,正微微发抖。

    “弟弟,你知道么?”巴颂脸上混满了鲜血和泪水,“她爱的是我。你从小就不坚强,她对你像弟弟一样疼爱。因为我们的红瞳,必然要有一个人去承担狼蛊,我亲眼看见了当年父亲在佛蛊之战中死的多么惨烈,无论是佛教还是蛊族,都把咱们人鬼部视为异类,他们根本不可能给咱们做人的机会。所以我替你承担了狼蛊,只想你好好活下去。她在我的劝阻下,嫁给了你。可是那一晚,她有了我的孩子。我……我对不起你。”

    “你别骗我了。你以为你编出这么一个故事我就能原谅你么?”葛布冷笑着,“我是不会相信一个背叛部族的人说的话。跟我回去!”

    巴颂双手紧紧抓着地上的野草,草汁从指缝里淌出:“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知道我为什么会逃出来么?不仅仅是因为我怕死,她有了我的孩子,而是我发现了部族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欺骗了咱们上千年!我们都上当了!”

    葛布将信将疑地看着巴颂:“秘密?什么秘密?”

    “咱们人鬼部,是……”巴颂似乎下定了决心,“红瞳之人并不是……”

    巴颂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王卫国已经回过神,正竖着耳朵听,却只见他张嘴根本听不见在说什么。葛布似乎也听不见巴颂说的话,又靠近了几步。这时巴颂嘴已经合上了,顿了顿,满脸悲戚地说:“你明白了么?”

    葛布皱着眉:“明白什么?”

    巴颂忽然意识到什么:“弟弟!谁给你下的蚯蚓蛊?!”

    葛布像是也意识到了:“难道我还被下了哑蛊?族长是为了不让你说出这个秘密才让我来找你?”

    巴颂又张开嘴,快速的说着话,奇怪的是依旧没有发出声音。王卫国从心底里冒出一股恐惧,有什么比一个人站在你面前认真的对你说话,你却完全听不到还更可怕的呢?

    到底是你突然聋了,还是他突然哑了!

    就在这时,只见葛布肥胖的身体晃了晃,仰天倒下,从嗓子的位置迸出一篷血雨,一只癞蛤蟆从嗓子的裂口中钻了出来,“呱呱”的叫着,蹦进了草丛中。

    而巴颂也和葛布同样情形,嗓子裂开个大口,两篷鲜血喷向空中,又落在地上,融在了一起。

    依稀间,王卫国听见葛布最后一句话:“哥哥,我明白了,对不起!”

    “我比你早出生半刻钟,就注定了要保护你一辈子啊!”巴颂慢慢合上了眼睛……

    (万毒森林号称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死亡地带,没有一支探险队伍进去之后能够活着出来。这种神秘的恐怖氛围反而更吸引了全世界的顶级探险家们的浓厚兴趣!1987年,美国著名探险家约克.亨得利率领的探险队得到了全球各大公司的商业赞助,汇集了最好的装备和最优秀的探险人员,出发时信誓旦旦地说要征服万毒森林。可是在进入万毒森林第三天,却与基地失去了联络,遗留下来的最后信息是亨得利惊恐地喊叫:狼……狼……他们都是狼……

    这段音频,至今仍可以从世界各大探险网站的角落里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