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我……我不知道……”我胸口紧得呼吸困难,蹲在地上,双手死死扣着砖缝。

    满哥瑞不由分说拽起我,拖着我踉踉跄跄向昌龙塔的方向跑去。

    我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像根面条,任由满哥瑞拉扯着来到昌龙塔的门口。不过稍微好点的是,远离了笛声,那种要死的不舒服感觉却消失了。

    我大口喘着气,满哥瑞敲了敲门,对塔里大声说了几句泰语。不多时,门被打开,一个僧侣警惕的看着我们俩,又探出头四处望望,才双手合十,侧身让我们进去了。

    进到塔里,我清晰地感受到与塔外完全不同的世界。触眼全是金灿灿的大小佛像,晕着夕阳般的光圈,钟声从塔顶传下,每个佛像前都坐着一名僧侣,法相庄严,拿着念珠低声梵唱。

    只是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很有违出家人清修的意味。

    “满哥瑞,在这紧要关头,你可知道擅自闯入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么?”在僧侣正中端坐的白须僧人睁开眼睛,直直看向满哥瑞。

    更让我觉得不解的是,白须僧人说的竟然是字正腔圆的中国话。

    “阿赞(在泰国,对僧侣都有特定的称谓,阿赞是弟子称呼师父的用语),邪恶的人蛹者为了至尊无上的水晶佛,再次来到宁静的清迈寺。弟子虽然已经还俗很多年,但是依然是阿赞的学生,只想和阿赞、龙披(称呼年轻的僧人,‘披’有兄长之意,龙披就是师兄的意思)们一起共同抵抗人蛹者。”满哥瑞双膝跪地,匍匐在地上,也用汉语回答道。

    我楞楞的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清楚地看到满哥瑞说完这席话,除了白须僧人,端坐的好几个年轻僧侣都面带鄙夷地望向满哥瑞,还有人轻轻地“哼”了几声。

    他们好像很看不起满哥瑞,只是碍于白须僧人,不便发作就是了。

    果然,还未等白须僧人说话,有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的僧人“噌”站了起来,半裸露的肌肉高高隆起,指着满哥瑞说了一堆泰国话。

    话音刚落,梵唱的僧人们都冷笑起来。

    满哥瑞依旧匍匐在地上,一言不发,只不过老脸通红,一副懊悔的神色,全身轻微地颤抖着。

    我看着满哥瑞这么一大把年纪,像是被一群猫围着的老鼠似的瑟瑟发抖,想到刚才他和白须僧人的对话,心里有些气不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想帮忙,你们凭什么嘲笑他!”

    “南晓楼!”满哥瑞低声吼道,“不要乱说!这是我应该承受的。”

    听到满哥瑞这么说,我更是生气:“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一个大老爷们五十好几,除了死亡还有什么是应该承受的。”

    僧侣中有一人大声说了几句话,看来是也懂汉语,把我的话翻译出来,其余的僧侣竟然哄堂大笑起来。

    “你不懂得。”满哥瑞抬起头,瞬间像是老了十多岁,深深叹了口气,双目中蕴含着泪水,“我犯了佛门最不该犯的戒律!”

    “在中国,有个和尚叫济公,天天喝酒吃肉,他有一句名言‘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只要心中有佛,管他妈的什么戒律!”我对佛教可以说是没什么研究,只是觉得这群看着很庄严地僧侣嘲笑我那句话,满哥瑞又一副窝囊样子,完全没有刚接我时的风度,忍不住把济公都搬了出来。

    刚说完这句话,我忽然想到佛教里最不可饶恕也是最不能触犯的一条戒律,心里面一乱,再就说不下去了。

    “你曾经是修行最苦,佛心最坚定的僧侣,可惜……”白须僧侣依旧用汉语说着,有意无意地看着我,“色戒一犯,再无回头之日。”

    我心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满哥瑞犯了色戒。且不说在佛教中,就是在任何一个国家,“好色”这个词都不是什么夸奖人的褒义词。

    “阿赞!弟子知错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忏悔磨练,再不是当年的我了。就让我为寺院奉献生命吧!”满哥瑞嘶吼道,“而且……而且我带来的这个人,对人蛊笛声有强烈的感应。他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我们用黄钟梵音对抗人蛊笛声的时候,我已经感应到了。”白须僧侣做了个要站起来的姿势,旁边的僧侣连忙扶着他站起,我这才看到白须僧侣左腿是一根木棍,延伸到僧袍里。

    “五十年了,没想到这次竟然又是一个中国人。”白须僧侣微微笑着,“可是他没有红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