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杰克跑得不快,我没几步就追上了,跑了也就二三十米的样子,眼看着树木越来越稀少,前面人影绰绰,亮晃晃的一片,应该是条河。有个人站在河边双手向天,大声念着什么,看来就是养尸河了。

    我心脏突突跳了几下,掌心全是汗水,屏住呼吸,随着杰克放慢脚步,猫着腰蹲在草丛里。

    杰克对我摆了个噤声的手势,转头看见我手里的木棍,一脸骇然:“你拿这个干嘛?”

    我一看,刚才慌乱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拎了一截木棍。

    “Shit!”杰克从我手里夺过木棍,咬破中指在木棍上面画了几个曲里拐弯的符号,甩手扔了出去。

    要不是他冒出这句洋文,看着动作我还真以为丫是茅山道士的传人。

    “这是截槐木,最容易招鬼。”杰克把手指放在嘴里吮了吮,“拿着这个等于给冤魂制作了一个GPS定位系统!”

    这句玄学结合科学的解释让我哭笑不得:“你一个外国人,怎么懂这些?”

    “嗷!”还未等杰克答话,河边的人群里爆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我向前看去,所有被控制的人都半匍匐在地上,从后面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是我可以想到那些人呆滞的眼神。

    他们身体有节奏的左摇右摆着,嘴里不时发出“嘶嘶”吼声,像是在参加某种邪教的图腾仪式。

    在人群前面站着两个人,从背影看是司机和服务员,那个司机双手举向天空,嘴里不停地发出奇怪的音节,服务员却像个木头人,一动不动。

    平静的河水渐渐产生了变化,像是在河底有个巨大的火炉,把河水煮开了,河面上冒起大大小小的气泡,跳跃着细微的水珠。气泡越来越密集,整个河面震动起来,翻腾着阵阵水浪,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在月光下,我隐约看到那些水浪竟然是黑色的!

    司机对服务员招了招手,服务员机械地走到司机面前,我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司机撕开服务员的衣服,把手插进了她赤裸的胸膛!

    服务员就像不知道疼痛般,依旧笔直地站立着,而司机的手猛地向外一抽,手里拽出一样东西,在他的手里有节奏的跳动着。

    那是服务员的心脏!而她胸口的伤口,竟然奇异地愈合了,完全看不出一丝痕迹!

    我被这一幕彻底惊呆了,结结巴巴地说:“杰……杰克,该怎么办?”

    身边没有应声,我扭头看去,发现杰克又不见了!我连忙四处找着,看到在人群的最右边草丛里,有个人半蹲着悄悄往前走。

    我深呼一口气,尽量使自己放松下来,慢慢地向人群后方挪动。虽然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但是我实在不能接受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成为某种邪术的牺牲品。

    我并不知道,我这一个勇敢的举动,竟然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杰克在不远处发现了我的举动,连忙挥着手阻止我的行动,我刚想收住脚,反而在仓促间被横出来的树根绊了一跤。

    司机双手捧着仍在跳动的心脏,正对着越来越沸腾的河水念着什么,从河水里隐隐冒出无数个圆圆的东西。听到我摔倒的声音,司机愣了一下,向我这个方向看来。而那群被控制的外国人也随着他的目光僵硬地转过身,齐刷刷地盯着我。

    司机发出几句简单的音节,那群人完全没有了正常人类的姿势,爬行跳跃着向我扑来。我清晰地看到他们眼中冒出的凶残而残忍的目光,像是一条条沙漠上猎食的土狗!

    “塞拉摩效果!”杰克从草丛中跳出,对着那群兽化人大喊着。

    那群人愣了愣,转头向杰克扑去!

    “制止他!”杰克转身向密林深处跑去,把兽化人引开了!

    司机看到杰克,脸色大变,又举起心脏,加快了念音节的速度。河水里那些圆圆的东西加快了冒出水面的速度,那是一群赤身裸体的人!不,应该是尸体!

    河尸空洞的眼眶里盛满了淤烂的黑泥,腐烂的身体上面粘着一条条褐色水草,每走一步都会有碎肉“噗噗”掉进河里,摇摇晃晃地向岸边走来。

    这难道就是养尸河里的尸体?

    我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荡然无存,就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捏住,攥得生疼。

    “刚才杰克叫我制止他,我应该怎么制止?”慌乱中我想着杰克那句话,司机却不再理我,而是把心脏狠狠一攥,“嘭”的一声,血浆夹杂着碎肉从指缝中流出。

    服务员这才摔倒在地上,四肢不规则的抽搐着。河尸慢慢围向服务员尸体,低声嘶吼着,聚成圈俯下身体,我听见了拒绝碎肉,牙齿磨骨的声音……隐约还有一段类似于肠子的东西被抛出尸群。

    我庆幸没有亲眼看到服务员被这群河尸吞噬的场景,否则我可能会被当场吓疯,我已经完全没有勇气再去做什么,只想拼命逃走,可是双腿软绵绵的一点力气没有,像滩烂泥一样软在地上……

    司机冷冷地看着我,在他的眼神里,我读出了“我是一具尸体,是河尸食物”的含义。河尸大概已经把服务员吃了个干净,又慢慢站起,身上沾满了鲜血,向我走过来。

    我这时才体会到什么是最深的恐惧:发不出声音,大脑没有意识,全身根本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等待死亡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