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七零治愈好时光 > 第149章 【149】邓家(4000+)
    第149章【149】邓家(4000+)

    阿娘哪儿放心的下,当即就往娘家去,卓琳不放心,也要跟着去,可是阿娘两条腿儿走肯定比拖着车去快,于是哄她:“听话琳琳,你和你小毅哥哥在家待着,我和你大伯娘去去就来。下次再带你去。”

    卓琳有些着急,她可不是去玩儿的,她是想看看陷害舅舅的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问题。

    因为她总觉得这个女人太着急了点儿,就好像打算赖上这个傻舅舅一样。

    其实想想就不难明白了,小舅舅人长得不差,还是在部队上,你不管是干啥的吧,王家的条件在槐树村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儿子是烈士,小儿子因为大儿子的关系在部队上就算混的不好,至少饭碗暂时还在,将来不管会不会回来当农民,现在是比农民强的,这样的好对象,争相介绍的人多了去了。

    邓婷婷人又不傻,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么好的姻缘,二十五,不是十五,再不结婚,就奔三,更加嫁不出去了。

    但是,小舅舅这次过罢年才会走,假期很长,为什么这个女人迫不及待到这个地步,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阿娘和伯娘俩人着急忙慌的走了,带着大伯娘是因为大伯娘厉害,阿娘有些依赖她,有她在她也有底气,这妯娌俩相处的跟亲姐妹的人家,只怕是不多吧?

    这边人一走,那边卓琳就看向陶毅:“小毅哥哥,我也要去,我保证不喊累,我走着去,你带我去好不好?”

    陶毅的脸一拧把,有些为难,可面前扯着自己胳膊撒娇的小可爱,让他心生不忍:“很远的~~。”

    “那我走不动了,小毅哥哥你背我好不好?”

    呸,她可真够不要脸的,人家也是小孩子,凭啥得背她?

    当然,她也就这么一说,也没真打算让人家背自个儿。

    陶毅看着卓琳最近微微鼓起来的包子脸,软软糯糯的,还用红头绳绑了两个小辫子,看起来就像是年画里的福娃娃,这小模样,可可爱爱的,他根本就回绝不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刚点头,才猛地想起来:“不对呀,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外公外婆家在哪儿,你记得路吗?”

    卓琳猛点头,“记得记得,咱们路上问问不就行了?”

    幸好这年代的坏人少,要不然就他们俩孩子出门,还不知道会是啥下场呢!

    “那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啊?”什么叫问问?这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卓琳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记不太清了,大致方向记得,咱边走边问行不行?”

    陶毅嘴角一抽,无奈的看着她无辜的大眼睛,心想人家才五岁,能记个大概好像已经很不错了?

    小卓见只能再次麻烦隔壁的楚伯娘帮忙照顾,她因为身体不好,就在家喂喂鸡鸭,照顾楚江,楚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其他孩子都在乡里和县城。

    “你们俩这是去哪儿啊?可别乱跑,要不然你娘回来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陶毅拍着胸.脯保证:“伯娘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妹妹的,我们一会儿就回来,卓见还得麻烦您了,另外就是,家里的豆腐。”

    江氏长得很是温婉,笑起来还有两个小梨涡,“行了,放心交给我,不过你们可别乱跑。”

    虽然这俩孩子没说去干嘛,不过江氏也能猜得出来,王娟和陈秋霞刚走,他们俩就要跟过去,肯定是去槐树村,刚刚王娟已经过来跟她说了,现在他们俩就要跟过去,虽然肯定追不上,但安全上应该没啥问题。

    卓见闹着去,卓琳就哄他,“姐姐去给你掏鸟蛋,卖了钱就给你买糖吃,你在家跟着伯娘乖乖的,要是调皮捣蛋,就不给你糖吃。”

    一听说可以吃糖,小胖子(最近肉眼可见的速度鼓囊起来)馋的直流口水,憨憨的点头答应了。

    出了门,陶毅忍不住开玩笑:“看你回头拿不出糖怎么向他交代。”

    卓琳翻了下眼皮:“你傻啊,难道你每次出去,就一定能捡回来鸟蛋吗?”

    陶毅:“……。”好吧,还是你鬼灵精。

    从西牧村到槐树村的距离不算近,他们走过去也错过晌午,到下晌了,但有人偏偏就是个福娃娃,路上居然遇到了前往槐树村的牛车,还是槐树村村里面的牛,坐在牛车上的大爷一眼就认出了卓琳。

    “诶哟,这不是前几天上槐树村的小闺女吗?长得可真俊啊,就跟画里面的年娃娃似的。”

    前几天回槐树村,因为卓琳嘴.巴甜,在路上阿娘只要打招呼的人,她也会甜甜的唤一声,而且都是根据阿娘的叫法转换成她这一辈的叫法,所以大家都对她印象深刻,现在碰见赶牛车的人,早就走的咬牙切齿的卓琳,立时抬起头,甜甜脆脆的唤了人家一声。

    “爷爷,我走累了,能不能搭乘恁的牛车回我外婆家啊,这是我的哥哥,快,快叫爷爷啊!”

    “哎哟,姑奶奶,可差了辈分了,可不管叫我爷爷,我可是跟你叫姑奶的,”

    卓琳一下就傻了眼,这么老的爷爷问她叫姑奶?那这是什么辈分?脑壳子有点疼,算不过来了。

    仔细一想,好像阿娘那天回村的时候,的确是别人跟她打招呼的多,她主动打招呼的人,还真没几个,合着是因为辈分的原因?这王家在槐树村的辈分这么高呢?

    “快上来吧?兴许这个点儿去,还能赶上你外爷家的晌午饭,你怎么不跟你娘一起呢?你娘呢?”

    问这么小的孩子叫姑奶,大爷也叫不出口,所以辈分归辈分,只要尊重,就是唤名字也是可以的。

    这里可不是H国,辈分看的比命都重。

    “俺娘在前面走着呢,她先走的,不让我跟,我想跟,就让我哥带着来了。”

    “诶哟,你咋恁厉害呢,俩毛孩子都敢自己往外跑?那么远呢,你这么短的腿儿,得走到什么时候?”

    ……

    就这么一路说说笑笑,用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吧,才到了槐树村,下了牛车,卓琳和陶毅好好谢了谢大爷。

    拐了弯到了王家的那条路口,一眼就看到王家被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一看那架势,卓琳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动的厉害,她扭头看向陶毅:“看来找麻烦的人又来了呢!”

    果不其然,等他们俩走近,就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妇人撒泼的声音。

    “你们不愿意?凭啥不愿意?我闺女说你家王智碰了她,你们不承认就行了?我闺女都跳河了,要不是被别人拉上来,我这黄花大闺女就这么没了,好你个王智,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你,”

    “闭嘴,什么情况我们家还没弄明白呢,你就敢在这儿造谣?你闺女说我弟弟碰了她,有证据吗?既然落水了,为什么不敢去医院?你们在怕什么?要想让我弟弟负责,可以,你们得去医院做检查,谁知道你们家除了门第还有什么其他怪病,这姑娘心眼不实在,本来我们家就不愿意,现在还赖上我们了,我弟弟的人品,我们全家都相信他,他根本就不需要向我们解释,我这个当姐姐的也相信他的为人,根本就不会做出那种丧天良的事儿!”

    这是王娟的声音,卓琳忍不住伸手给阿娘点赞了,这话说的没错,怀疑的也没错。

    “姐~~~,”她听到了窝囊舅舅带着委屈哭音儿的声音,卓琳眼角抽搐了下,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早就告诉你这门亲事不成,你偏偏不信这个邪,现在好了吧?邓婷婷好看咋样?看看,好好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都是什么人家,还没怎么着呢,就想赖上了,你要真娶了她,就和王家断绝关系吧,我们可丢不起那个人!”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地方,滚一边去,王智,你娘呢,赶紧让你那缩头乌龟的娘滚出来,今天不把这事儿给老娘掰扯清楚,我跟你们王家没完!”

    大伯娘陈秋霞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来:“诶哟,我怎么觉得你们邓家有一种狗急跳墙的感觉呢?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西牧村的蔡明霞原本就和你们陈家村的陈卓订了亲,这都到谈婚论嫁了,蔡明霞突然跳了河,和你家的邓佳佳结了婚,这才过去几个月啊,她那肚子大的,得有五六七八个月了吧?这说明什么?你们邓家的家风,啧啧,”

    “你这老娘们哪儿蹦出来的,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儿吗?她邓佳佳怎么样,关我家婷婷什么事儿?你少血口喷人!”

    “不,怎么能没关系呢?她们都是邓家闺女呢!还有呢,这邓佳佳的亲妹子,今年年初的时候,还将我侄女踹下河呢,原因是我侄女挡了她的道儿,这事儿好多人可都看到了,你陈家村有一位老爷子也看到了,还说随时能出来为我们作证呢,我说这话有凭有据,不像你们,满口的污言秽语,啊,你闺女说人家碰她,欺负她了,那她倒是过来说清楚啊,人家怎么碰她了,碰她哪儿了?”

    “你,你这个臭婆娘,这事儿我们能胡说吗?女儿家的名声,”

    “呸,你少给老娘扯名声?你们要知道名声,还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宣扬的两个村的人都知道吗?你们就是故意这么做的,故意让王家人迫于流言蜚语,去娶你闺女,好让你闺女顺利嫁出去。但是,人家王家不傻啊,你闺女赖人家,也得有理有据才行,这事儿呢,我们已经报公安了,等公安来了,领着你闺女到医院好好检查检查看看她到底还是不是黄花大闺女,如果是,那证明王智是清白的,如果不是,再说不是的话,反正人家王家不怕查!”

    卓琳好不容易挤到人群里,对着大伯娘鼓起了小掌。

    “我伯娘说的对,这事儿就该这么办,身正不怕影子斜,怕啥呢?他们都拿小舅舅的工作做威胁了,都敢将这件事宣扬的到处都知道了,他们都不怕,我们怕啥?”

    陶毅也挤进来,冲着大伯娘笑,陈秋霞看到这俩小萝卜头,忍不住黑脸:“你俩咋跟过来的?”

    “你,你们,你们王家欺负人啊,老天爷啊,我家婷婷这下可倒霉到家了,碰到了这么一户黑心黑肺的人家,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干脆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呵,死?死了也能查出来她到底是不是清白的,王智,当着父老乡亲的面,我再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对人家姑娘有不轨的动作?”

    王智气的涨红着一张俊脸:“哥,这事儿我都说了很多遍了,前天她叫我出去,说要去河边逛逛,这事儿咱们村的杨霞知道,是她给我递的信儿,那信儿还在这儿呢,你们看,这就是邓婷婷给我写的。”

    杨霞从人群中走过来,红着脸点头,“我在村口的时候被她拦住了,让我捎个信儿,我是想着举手之劳,也就没想那么多,没想到后来会发生,”

    “我没有,我按着信里面说的位置找过去,我们就在河边站了站,说了几句话,然后她提出让我送她,我是想着家里不同意我和她的事儿,要是再送她回家,只怕会坐实了和她的关系,所以没答应,她当时还生气了,可生气归生气,我家里没同意,我得缓和一些日子再提这事儿,就安慰她,让她再等等,之后我们就分开了,谁想到前天的事儿,昨天她突然站出来说我欺负她,还要跳河,我快冤枉死了,我根本就没碰她好吗?”

    “这事儿我倒是可以做个证,王智那天从河边回来的时候,我们还碰上了,当时还青天白日的,他还穿着军装,傻了才会对人家姑娘做不好的事儿。”

    “就是,我也信王智的为人,都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什么秉性咱们村的人都知道。反倒是这邓家人的人品,呵呵,值得让我们深思。不是报了公安吗?那就等公安过来,咱们一起去陈家村找当事人问问不就行了?”

    原本想靠舆论逼迫王家人的邓家人,一看这情况,就觉得不好,再一听说报了公安,心里更慌了。

    几个人齐刷刷的看向邓婷婷的母亲,虽然没有问出声,但那眼神再明白不过,‘怎么办?走还是不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