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24章 外公的私生女
    这天,周管家又带着小夏过来,侍候秦月更衣换药。

    周管家出去后,秦月好奇地问:“你上次说,你家老爷惦记我,是怎么回事?”

    小夏边做事,边给她讲道:

    那天,我家老爷晌午后出去了,直到天黑时才回府。他把周管家叫了去,满脸怒气地问:“周保,你为何要欺骗我?”

    周管家急忙回答:“老爷,小的不敢!不知小的哪里做错了?”

    “那个姑娘明明是个绝世美女,你却说她姿色平平,这不是存心欺骗本老爷吗?她人呢?带过来让我瞧瞧!”

    “禀老爷,她出去办事了!多则三五天,少则一两天就会回来!”

    “你还指望她回来!”老爷嗤笑说,“你见过逃脱的小羊,还自动往猎狗嘴里送的吗?”

    “她会回来的!”周管家十分笃定地说,“她的行囊还在我那儿呢!”

    “是吗?”老爷半信半疑,“她若回来,可不许你再碰她!”

    “是!只要她回府,小的立马来禀报,成全老爷的好事!”

    老爷点点头,却突然把脸一沉说:“万一她不回来呢?”

    “老爷,天涯何处无芳草!”周管家献媚地说,“她要是没回来,那我给您物色一个更漂亮的,更销魂的!”

    “嗯!好!好!”老爷这才满意地笑了。

    ……

    秦月听完小夏的讲述,久久没说话。

    至此,她已经弄明白了一件事:周管家欺负她,其实是掩人耳目。他故意羞辱她,激怒她,让她大声叫喊,惊动了整个申府,目的就是帮她脱身。

    想到这,她心里突然对周管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既有感激,又有钦敬。

    “秦小姐,您留在申府的那个行囊,若是里面有贵重物品,我偷偷取出来给你。您可千万不要再回去了!”

    秦月备受感动,说:“谢谢你!”

    “不!小夏是个下人,这话可不敢当!”

    秦月听了,愈发觉得她纯朴可爱。

    “秦小姐,您喜欢周管家吗?”小夏红着脸问,“有没有打算要嫁给他?”

    “我的确有考虑过……”秦月慢悠悠地说道。

    她的确对周管家颇有好感,但仅仅是好感,离喜欢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她说这话,是故意逗小夏的。果然,她刚说完,小夏的脸就红一阵青一阵,瞬息万变。

    秦月私下里窃笑,说:“傻妹妹,我逗你的啦!你是不是特别喜欢他,想嫁给他?”

    小夏低垂着头,羞涩地说:“是!我喜欢他两年了!”

    秦月真想说出当日的实情,以免贻误了人家的终身大事,但想起周管家对她的警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其实,周管家在申府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不是管家吗?怎么会不好过?”

    “主人待他很好,但小少爷却常常欺负他!”

    “小少爷?”秦月有些惊讶。

    “小少爷今年十岁,好的不学,专学坏的。今天上午,周管家见他又在捣乱,就劝他多读书,学做人,他就捡起一块石头,往周管家头上砸去!”

    秦月吃惊地问:“砸中了?”

    “离那么近,当然砸中了,头破血流!”

    秦月一听说周管家受了伤,提起裤子,三步并作两步就跑下楼来。

    下楼一看,周管家头上果然缠着一圈厚厚的绷带。

    “疼吗?”她问。

    “我没事!”周管家故作轻松地答道。

    “既然受委屈,何必还待在申府?以你的本事,到哪里没饭吃?”

    周管家却反问道:“你知道越王勾践的故事吗?”

    “我知道!他卧薪尝胆是为了复国,你又为了什么?”

    “我为了混口饭吃!”周管家回答。

    秦月真是啼笑皆非。正待追问,周管家却转移了话题,问道:“你既然能行走了,要不要出去兜兜风?”

    “当然要!那你带我去龙山村吧,我想看看那个叫苏玉雪的阿姨,跟我母亲到底有多像!”

    周管家笑了笑,神秘地说:“要见她还不容易?你闭上眼,一会儿工夫就能见着!”

    秦月笑道:“难道你会施法术?”

    “灵不灵验,你试过便知!”

    秦月心里好奇,果真闭上了眼睛,由小夏扶着她坐上马车。感觉只过了一盏茶工夫,马车就停下了。

    下车后她又走了一段路,就听周管家说:“到了!眼睛可以睁开了!”

    秦月睁开眼,简直吓了一跳。眼前站着一个女人,虽然衣衫破旧,不似母亲雍容华贵,但是看脸蛋,看身形,都跟母亲像极了!

    不用说,这女人就是苏玉雪。

    “阿姨,您认识我母亲苏玉珍吗?”秦月问。

    “你母亲叫苏玉珍?那你外公叫什么?”

    “他叫苏乾!”

    秦月刚说出外公的名字,苏玉雪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那他还健在吗?”她急切地问。

    “不!因为母亲的缘故,他悲伤过度去世了!”

    秦月把经过简略地讲了一遍。她时而惊惧,时而担忧,眼眶都湿润了。

    凭感觉,秦月猜想,她就是外公在外头撒下的一颗明珠。

    “阿姨,您跟我母亲是姐妹吗?”

    “不是!我没有姐妹!”苏玉雪坚定地回答。

    秦月不信,正要继续追问,却听里屋传来一阵咳嗽声。苏玉雪急忙跑进去了。

    透过门缝,秦月看到里面躺着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男孩,面色苍白,瘦骨嶙峋,隔不多久就咳嗽一阵。

    原来,里面那个男孩是她儿子,得了肺结核已经一年多了。周管家知道后,就资助她一笔钱,让她带儿子来这里诊治。

    “他父亲呢?”她问周管家。

    “听说孩子刚出生不久,就去世了!”

    秦月不禁一阵唏嘘。她把口袋里的钱都掏出来,分出一半留给那个男孩当药费。再看剩下的那些,已经为数不多了。

    周管家在旁边看到了,眼神里充满了赞赏,还有些许爱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