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9章 难忘的中秋
    两个狱卒将秦月拖进牢房,往地板上的稻草堆一扔,其中一个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的吗?”

    秦月说:“我是冤枉的!那个人我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对他下毒手?”

    狱卒皱了下眉头,说:“你这话要跟大人说去,跟我们说没用!”

    秦月想了想说道:“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难道,你就不想在牢里过得舒坦些?”

    “当然想!”

    “空口说白话没用!”

    秦月纳闷地问:“那我该说什么?”

    狱卒冷笑一声说:“空长了一个好看的皮囊,却蠢得像头猪!”

    另一个狱卒则狠狠地踢了秦月一脚,骂道:“活该你受罪!”

    他的那一脚,正好踢在秦月的屁股上。这无异于在伤口上撒盐,秦月顿时感到如针刺一般的疼痛。

    天色渐渐暗下来,直到一缕月光从牢房的小窗照射进来,秦月才想起来,今天正好是中秋节。

    外面月色皎洁,宁静安谧,牢里的秦月却心潮起伏,烦躁不安。

    中秋,本是她的人生佳期。可谁能料到,命运会把她送到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还蹲进了大牢!

    她的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坐不能坐,躺不能躺,就只能趴着,望着小窗发呆。

    她想:如果家里不是出了意外,此刻会在做什么呢?

    也许她还蒙着红盖头,等待谢公子来揭;

    也许她和谢公子正在品酒赏月,他吟诗作对,她以舞助兴;

    也许她已经躺在谢公子温暖的怀抱里……

    她正这样胡思乱想着,狱卒打开牢门,带一个人进来了。

    这个人就是周管家。看到是他,秦月顿时又惊又喜,急忙问道:“你有去找我母亲吗?”

    周管家看她趴在稻草堆上,心疼地问:“你挨板子了?”

    “我没关系!”秦月说,“快告诉我,找到我母亲了吗?”

    “我去了!但是,去了后才发现她并不是你母亲!”

    秦月难免一阵失望。

    “但有趣的是,她不但长得跟你母亲极像,就连名字也仅有一字之差。你母亲叫苏玉珍,而她叫苏玉雪!”

    “还有这种事?”秦月惊奇地问。

    “她会不会是你的姨母,在她年幼时,你外公把她送给别人抚养?”

    “当然不会!我外公以前当过大官,家境富裕,怎么舍得把孩子送给别人?而且,我也从来没听母亲说起过!”

    “那就奇怪了!”

    秦月也觉得奇怪,心里对那个叫苏玉雪的女人充满了好奇。

    “这里的狱卒很坏,他们怎么肯让你进来?”秦月问。

    “我也觉得奇怪!我一说出你的名字,他们就热情地打开门,让我进来了!”

    “是不是你给他们塞钱了?”

    “没有!我事先倒是准备了一些银子,但没派上用场!”

    秦月顿感诧异,怎么会有这种事?

    “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周管家笑着问道。

    “当然记得,是中秋!”

    “中秋节的传统就是吃月饼,瞧,我带来了!”

    他说完递给秦月一个小巧玲珑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精致的香味扑鼻的月饼。

    月饼,自古就是相思情怀的寄托。它就像中秋的月亮一样,既给合家团圆的人带来无比的欢乐,也给离乡背井的人增添淡淡的哀愁。

    饼不大,可秦月只吃了一小半,就感觉吃不下了。

    “你怎么啦?又想母亲了?”

    “是!我在想,我的家人怎会如此不幸,母亲下落不明,父亲锒铛入狱,就连我如今也进了牢房!”

    周管家听后也难免慨叹。

    “会好起来的!”他安慰秦月说,“等找到你母亲,你们就能合家团圆了,不是吗?”

    秦月感激地点了点头。但是,对未来她却有些茫然,真能找到母亲吗?

    周管家看她一直趴着,就问:“疼吗?”

    “身体上这点疼不算什么,心里的创伤,那才叫痛彻心扉!”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伤心事?”

    秦月苦笑一下说:“你有所不知,我原先预定的婚期,就是今天!”

    “哦?”周管家颇感意外,“你为了寻找母亲,所以放弃了婚姻?”

    “不是!在我离开家之前,他就已经跟我退婚了!”

    “退婚?为什么?”

    “他嫌弃我是杀人犯的女儿!”

    “嫌弃你?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不值得你为他伤心!”

    秦月却摇了摇头。那段感情是那样刻骨铭心,她无法不伤心!

    “你是不是很喜欢他?”

    “我是喜欢他,但又能怎么样?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将他忘了!”

    说着话时,两颗晶莹透亮的泪珠,顺着她漂亮的脸颊滚了下来。

    周管家看见了就问:“你是不是特别想哭?来,靠在我肩上痛快地哭一场吧!”

    说完,他向秦月靠近了些。为了让她够得着,他将一只胳膊撑在地板上,吃力地侧着身子。

    秦月太疲惫了,的确需要有个依靠的肩膀。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向他靠拢过去,把脑袋斜枕在他的胳膊上。

    此时此刻,在这举目无亲的异地他乡,她觉得周管家就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可她靠了不大一会就赶紧离开了。

    这,毕竟不是她可以停泊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