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8章 身陷囹圄
    这是一座县衙。秦月上得公堂之后,才发现告她的人正是三天前对她下了蒙汗药的老大娘!

    看见这个可恶的女人,秦月的俏脸上顿时有些愠色。可没想到,老大娘看着她时,眼神比她更狠,更怒!

    县令斜着身子坐在公堂上,眯着眼睛问:“堂下所跪何人?”

    老大娘答道:“民妇吴刘氏!”

    秦月也回答:“草民秦月!”

    县令一拍惊堂木喝道:“秦月,有人告你嫖娼,你可认罪?”

    秦月着实愣了一下。

    师爷急忙提醒县令说:“大人,此人是行凶杀人的嫌犯!”

    县令把眼睛睁大了些,重新喝问:“秦月,有人告你行凶杀人,你可认罪?”

    秦月既纳闷又愤怒地问:“杀人?这话从何说起?”

    她刚说完,吴刘氏就大声叫嚷起来:“就是你!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秦月心里直呼冤枉!

    ……

    那天黄昏,她赶路来到一个三岔路口,看到吴刘氏在地里摘野菜,就跑过去向她问路。吴刘氏说:“公子,你赶了一天的路,一定饿了吧?不如去我家里吃点东西,再赶路也不迟!”

    秦月确实感到又饿又累,而且腿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就答应了。

    吴刘氏到家后就忙着生火做饭去了。秦月环顾四周,但见房屋破旧,家境贫寒,就偷偷地准备了一些碎银,打算吃完饭后留下来给她。

    吴刘氏很快就给她做好了一碗荷包蛋面。秦月饥肠辘辘,因此捧起碗来就吃。

    但她只吃到一半,腿上的剑伤又疼痛起来,她不得不放下筷子,使劲按压伤口四周,把里面的脓汁挤出来。

    可是不知怎的,她突然感到非常疲倦,昏昏欲睡。

    就在此时,吴刘氏出去砍柴的儿子回来了。他把柴担放下地的声响,顿时把秦月唤醒过来。

    “娘,来客人了?”

    “是个漂亮姑娘!”这是吴刘氏欣喜的声音,“儿啊,你有媳妇了!”

    “漂亮姑娘?他不是个公子吗?”

    “那是她装扮的!你瞧,她睡着了,是娘用药把她迷倒的!”

    “药?你哪来的药?”

    “你堂哥给的!他叫我在三岔路口那儿守着,只要看见单身的年轻姑娘就领回来,把生米煮成熟饭,养了孩子,就不怕她飞了!……你快去把捆柴的绳子拿来,绑牢了,再抱到床上去!”

    “娘,你怎么可以……”

    听到母子俩这番对话,秦月才明白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幸好她没把面汤吃完,否则药力发作起来,只怕在劫难逃!

    趁着意识还清醒,她狠狠地掐了一把腿上的伤口。顿时,难以忍受的剧痛使她的头脑更加清醒了。

    这个方法是师父教她的,当时她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没想到居然派上了用场!

    她挣扎着站起身来,紧握着随身携带的宝剑说:“你们别过来!否则就杀了你们!”

    也许是她的威慑起了作用,她成功地逃离了那个屋子,并且跃上了自己的宝马。直到那一刻,她紧绷的神经才渐渐松驰下来。

    她感觉后面有人在追,也有人在喊,但她只管放马狂奔。后来,因为药力的作用,她的头越来越重,四肢乏力,终于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再后来,她就遇到了周管家。幸好她凭着机智,再次从危险中逃了出来。

    ……

    “吴刘氏,你状告秦月行凶杀人,可有凭证?”

    吴刘氏哭着说道:“大人,民妇的儿子失踪已经整整三天了,民妇怀疑是被他所害!”

    “你儿子何时失踪?又为何失踪?”

    “事情是这样的,”吴刘氏泪眼涟涟地说,“就在三天前,这个姓秦的公子向民妇问路,民妇好心,将他领回家去,给他做了一碗面汤。不曾想,这个姓秦的不是好人,他见我家有一块祖传的玉佩,竟然将它偷走了!……民妇发现玉佩不见了,就向他索要。没想到他非但不给,还拿剑威胁说要杀了民妇。幸好民妇的儿子砍柴回来,他才不敢下手!……他骑马逃跑后,民妇的儿子去追他,可出门后就再也没回家。我怀疑他是被这个姓秦的在半路上杀害了!”

    秦月听了她这番话,震惊得无以伦比。

    她没想到,这个看着慈眉善目的老大娘,居然这么有心计!

    她更没料到,她儿子会至今未回!

    “大人,”她急忙申辩说,“我没有偷她家的玉佩,也没有伤害她儿子!”

    “大人,他在抵赖!”吴刘氏步步紧逼说,“玉佩就在他身上,只要搜一下他的身体,就清楚了!”

    秦月想起当日往行囊里掏银子时,顺便把玉佩拿出来把玩了一下,却没想到此举被她偷窥到了。

    吴刘氏显然紧紧地捏住了她的软肋。她是女儿身,岂能让衙役搜身?因此,不待县令下令搜查,她自己先把玉佩拿出来了。

    “草民的确有一块玉佩,但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

    县令叫人把玉佩呈上堂,问道:“吴刘氏,这块玉佩可是你家祖传的宝贝?”

    “回禀大人,正是!”吴刘氏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秦月冷静地说:“大人,要知道这块玉佩的主人是谁并不难!您只要问一问玉佩上面雕刻着什么图案,就一清二楚了!”

    县令却道:“放肆!本官断案,还用你教?吴刘氏,你就告诉他,玉佩上面是什么图案?”

    “大人,民妇目不识丁,老眼昏花,哪认得是什么图案!”

    县令点点头说:“这话有道理!秦月,如今有玉佩为证,可见吴刘氏所言不假!你到底将她儿子怎么样了?快与本官从实招来!”

    秦月懵了,哪有这样断案的?

    “大人,冤枉!草民骑马离开后,就没再见到她儿子!”

    “那他怎么三天没回去?分明就是你将他藏起来,或是杀害了!……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你就不肯招认!……来人!把这个刁民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几个衙役上来要抓秦月,秦月却挣脱了,倔强地说:“我自己走!”

    其实,秦月怕的还是暴露身份。

    她自己走到受刑的地方,趴了下来。衙役都有点懵了,没见过受刑也这么主动的。

    但二十下板子打在她身上,也够她受的。她本来就是个深闺小姐,细皮嫩肉,每一下板子打下来,都让她揪心的疼。

    打完之后,她想挣扎着站起来,试了好几次也没成功。两个衙役就一左一右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拖到公堂上。

    “秦月,你到底招还是不招!”县令继续喝问。

    秦月说:“大人,草民冤枉!”

    县令怒了,又喝道:“来人哪!”

    他正要下令继续用刑,却见堂外匆匆跑进来一个人,对他说道:“禀大人,通判肖大人来了!他要你马上去见!”

    县令于是吩咐:“将嫌犯押入大牢,明日再审!”就匆匆退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