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7章 街头巧遇
    秦月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天刚亮就上街去了。她想,如果母亲来过岳州,那说不定会有别的人见过,只要寻到一点蛛丝马迹,就能顺藤摸瓜地找下去。

    但直到天黑下来,她也没能问到丝毫线索。

    第二日,她还是早早就出了门,继续沿着大街一路问去。

    转过几条街,远远看见前方聚集着一群人,秦月好奇地跑了过去,一问,这才知道是一个年轻公子撞到了人,把人家怀里抱着的古董花瓶摔碎了。

    只听年轻公子说:“我没撞到你,你凭什么诬赖我?”

    年轻公子身旁带着一个老仆,他也说:“我家公子没撞到你,是你自己不小心摔碎的!”

    瓷瓶主人说:“这个古董价值八百两,我会不小心摔碎?今天你们不拿钱赔偿,就别想走!”

    双方各执一词,于是就争吵起来。围观的人也大都站在瓷瓶主人这边,嚷嚷着叫年轻公子赔钱。

    秦月看了一会,心里惦记着母亲,就转身离开,却听后面有人叫道:“秦公子!”

    秦月一回头,原来是周管家。她想起前天遭受过他的羞辱,不知不觉脸就红了。

    “秦公子,你不是会武功吗?习武之人,不是最爱打抱不平吗?”

    “打抱不平?什么意思?”

    “那个外地人明显是被冤屈的,你不想帮他摆平?”

    秦月诧异地问:“他打碎了人家的古董花瓶,照价赔偿是应该的,为什么要摆平?”

    周管家笑一下说:“你错了!你以为地上那堆碎片,真是古董?”

    “你的意思是,他弄了个假的古董,故意摔碎的?”

    “不错!这是一伙地痞流氓,专门用碰瓷的手段,坑骗敲诈外地人的!”

    秦月涉世未深,头一回听说这回事,不禁大为震惊。

    “那要怎么摆平?”她问。

    “你不是会武功吗?去帮他出头就行了!”

    秦月灵机一动,调皮地一笑:“你信不信,我不用武功也可以摆平?”

    “当真?”

    “走吧!我们过去!”

    秦月几步走到年轻公子面前,拉起他的手亲热地叫道:“表兄!我和周管家到处找你,原来你在这里!”

    年轻公子一愣,还未说话,周管家马上接着说道:“是呀!表少爷,你怎么到现在才到!老爷等你都急坏了!”

    年轻公子又是一愣,但他身旁的老仆已经接过茬去:“我家少爷在路上耽搁了,所以才姗姗来迟。还请少爷和管家见谅!”

    秦月笑着说道:“不碍事,来了就好!”

    周管家冷冷地注视着瓷瓶主人,说:“在下姓周,是申府的管家。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中年男子眼见年轻公子有人撑腰,嚣张的气焰顿时熄了一半,嗫嚅地说:“他把我撞到了!……”

    周管家不待他说完,就从兜里掏出十两纹银:“够赔吗?不够的话跟我到申府去,想要多少尽管开口!”

    这架势,这语气,再加上周管家一脸冷峻的神情,显然把中年男子镇住了!他急忙接过银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人群逐渐散去,年轻公子深深地施了个礼,说道:“在下徐义,刚才得两位鼎力相助,徐某不胜感激!”

    秦月急忙还礼:“徐公子客气了!区区小事,何须言谢!”

    周管家将徐义全身上下打量一番,脸上升起了一片疑云。他问:“公子是从哪里来的?”

    徐义答道:“福建泉州府!”

    “不知来岳州有何贵干?”

    “为一些私事而来!”徐义说,“不知二位可曾听说过,岳州府官员有欺压百姓、贪赃枉法的劣迹?”

    秦月是外地人,初来乍到,当然不知晓这个。周管家也说:“倒是不曾听说。不知徐公子打听这个,有何用处?”

    “的确有用,但具体用途,请恕在下不便告知!”

    秦月顿时心生诧异:这主仆二人,竟然暗中调查岳州府官员的劣迹,那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

    徐义主仆俩走后,秦月正想说出心里的困惑,却听周管家说道:

    “秦公子,有你母亲的消息了!”

    秦月一听顿时欣喜若狂:“她在哪里?”

    “有个挑货郎告诉我,她在一个叫龙山村的村子里!”

    秦月兴奋极了,迫不及待地说:“那我们赶紧去找她!”

    周管家却问:“此去若是顺利,你会直接带着母亲回赣州去吗?”

    “当然!我父亲命在旦夕,我要尽快赶回去救他!”

    “那我们的赌约……”

    秦月这才想起来,她太激动了,把他们之前打赌的事都忘记了!

    但她是个信守承诺、有恩必报的人,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虽然有些难堪,但好在谢公子跟她退婚了,倒也无牵无挂!

    她的脸微微一红,说道:“我言而有信,愿赌服输,此去若能找到母亲,必定回来如你所愿,以身相许!”

    周管家却淡淡一笑说:“你误会了,我对你并无非分之想!我只是希望你逗留几日,帮我完成了那件事,然后再回赣州去!”

    秦月好奇地问:“这件事非我做不可吗?”

    “这倒不是!但要找一个像你这般如花似玉、又肯跟我合作的少女,着实不容易!”

    “那要多久?”

    “十天!不,如果你觉得十天太长,五天也可以!”

    秦月答应了。

    他们正要出发,却见几个官差沿途打听过来,找到秦月后问道:“你是从江西赣州来的吗?”

    秦月回答:“是!”

    “找母亲来的?”

    “正是!”

    “那就没错了!跟我们到县衙去一趟!”

    秦月吃惊地问:“去县衙?为什么?”

    “去了你自然知道!”

    “可我现在有要紧事呢!”

    “再要紧,也没你的命要紧吧?”官差奚落地说,“有人告你行凶杀人,你要是不想死,就乖乖跟我们走!”

    官差这一说,秦月和周管家都惊呆了。徐义主仆俩还没走远,眼见着秦月被人带走,也是一脸惊诧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