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6章 虎口脱险
    黄昏时分,周管家果然依约来了。他给了秦月一瓶金创药,说:“你腿上的伤口再不处理的话,只怕会留下祸患!你看,脓汁都渗到你的裤子上了!”

    秦月想到他曾经羞辱过自己,心里又羞又恨,接过来后随手把它丢在床上。

    “我很好奇,昨天你怎么会昏倒在路旁?郎中说你是吃了蒙汗药,到底是谁下的?”

    秦月颇感惊讶,原来这人还带她去看过郎中!

    “是一个老大娘!”她答道。

    “老大娘对你下药?”周管家笑道,“她图什么?”

    秦月咬了咬嘴唇,却不说话。

    周管家也不追问,而是说:“早上我跟你打的那个赌,后来我想了想,觉得很吃亏。”

    “怎么啦?”

    “女人心,海底针,谁也捉摸不透。就算你心里明明喜欢我,嘴上坚持不承认,我也拿你没辙啊!”

    秦月以为他要反悔,不禁心头一紧。

    “那你想怎样?”

    “再设一个赌局,这样才公平。”

    “怎么赌?”

    “就赌咱俩谁先找到你母亲!”

    秦月对这样的赌局求之不得,急忙问道:“赌注呢?”

    “除了上午约定的,我还要再附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如果是我先找到你母亲,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会不会很难?”

    “对别人来说有点困难,但你长得如花似玉,一点也不难!”

    秦月惊诧地问:“你这是要利用我的美色?”

    周管家直言不讳地说:“对!就是要利用你的美色!”

    “不行!”秦月斩钉截铁地说,“出卖肉体的事我坚决不干!”

    “我不会让你做这种事的。你只须用你的美色去勾引一个男人,假装做他的情人,假装要嫁给他,就行了!”

    “做情人怎么能假装?”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安排,肯定不会让你的清白受到玷污。”

    秦月好奇地问:“那个男人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现在我不能说,等找到你母亲,自会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秦月听说自己不会受伤害,就爽快地答应了。

    她出门时带了很多张母亲的画像,于是就取出一张递给周管家。

    “你母亲很漂亮!我猜想,你们一家人以前肯定过得很幸福,对不对?”

    这话说到了秦月的痛处,眼圈不由得红了。她点了点头,问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你把行囊留下作抵押,就可以走了!”

    秦月犹豫一下说:“可这行囊里面,有我一些重要的东西……”

    “贵重的东西你可以带走,我不稀罕!”

    秦月不敢争辩,打开行囊从中取走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她母亲的画像,另一样是她与谢公子订亲的玉佩。再一看行囊,就只剩下她用来换洗的衣物了。

    这样一个行囊,其实丢了也没什么。

    然后,她一溜烟跑下楼去。门口处拴着她的宝马,她骑上后也不管哪个方向,先跑了再说。

    跑出一段路后,她确认自己安全了,这才松了口气。

    侥幸吗?一半是侥幸,一半则是机智。

    世间被欺凌的女子何其多,但能全身而退的又何其少!

    她向人问了路,骑马前往迎宾客栈。因为冯赞告诉她,酷似她母亲的女人,就是在那里出现过。

    “没有!她没来过!”店小二一口否认了。

    “你怎么只看一眼,就知道没有?”

    “肯定没有!这样一个美女,我一年也见不着几个,要是见过肯定忘不了!”

    秦月滚烫的心顿时凉了一半。

    掌柜走过来问道:“这人是你母亲吗?”

    “是!”

    “难怪你长得如此俊美,原来是有一个漂亮的母亲!”

    秦月心想:要是我换上女装,你可能会更惊讶!

    掌柜又问:“你肯定她来过这里?”

    “是!有一个叫冯赞的人,在这里见过她!”

    “冯赞?可是贩卖布匹的?”

    “对!”

    “原来是冯老板!前不久他的确在这里住过一晚,我记得!”

    “那么,在他进店之前,可有一个黑衣汉子来过?”

    掌柜认真回想着:“在冯老板进来之前,的确有个黑衣汉子进来过!而且,有样东西似乎还是他落下的!”

    秦月惊喜地问:“什么东西?”

    掌柜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根紫檀做的烟枪。它黝黑、贵重,枪杆上还赫然刻着一个“张”字。

    这杆烟枪看着价值不菲,可是,那个人丢失了却不回来寻找,着实让人费解。

    “那他后来去了哪里?”

    “这个嘛,我还真想不起来了!”

    “这条线索对我很重要,请您再仔细想想!”

    掌柜凝神静气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当晚,秦月就在迎宾客栈里住了下来。

    但她刚进自己房间,店小二就给她送来了一个包裹。包裹里是一套崭新的男装,还有一瓶金创药,不用猜也知道是周管家送来的。

    “他人呢?”她问。

    “只说一句话,人就走了!”

    秦月转身回屋,拿衣服往身上比了比,还真合适。那瓶金创药也派上了用场,敷在伤口上,感觉伤口就不再疼痛了。

    这个周管家,显然是个心细而体贴的人。

    但同时,秦月又对他有些抗拒,心里暗想:他这是要对我展开攻势吗?我可不会轻易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