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5章 遭遇劫难
    正如谢宁所担心的,秦月还真遇到危险了。

    她一路风餐露宿,爬山涉水,终于踏入了湖广岳州地界。

    可是,她骑马的姿势,叫人看着都心惊肉跳。她不是策马扬鞭,而是双手抓着马鬃,整个人匍匐在马背上,任由马儿在大路上自由奔跑。

    又跑出一段路后,她终于从马背上栽了下来,昏倒在大路旁。

    她本是个大美女,幸好穿着男装,遮掩住了她的美丽。有个过路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叹息着摇摇头走开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月才缓缓醒来。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身处一户富贵人家中。身下躺着的,是一张雕龙画凤的大床,周围是轻纱罗帐,红鸾锦被,一股暗香扑鼻而来。

    秦月心里暗自一惊,但见自己衣不解带,这才松了口气,放宽了心。

    可是她很快发现,自己的身子根本不能动弹。四条粗壮的绳子,一端捆住她的手脚,另一端系在床的四个角上,迫使她只能双腿叉开仰面躺着。

    这是要干嘛?是想对她意图不轨吗?

    想到此,秦月顿时感到心慌意乱。

    她本能地大叫起来,叫声刚落,就见一个丫环模样的女孩跑了进来。

    “小姐,您醒啦!”

    秦月心里一惊,问:“你为何称呼我小姐?”

    丫环扑哧一声笑了:“你明明就是小姐嘛!”

    “你怎么知道?”

    “你昏倒在路旁,是我和周管家把你抬上马车的。一摸你的身体软绵绵,皮肤细嫩嫩,就知道你是小姐啦!”

    “那周管家也知道我的身份了?”

    “不仅是周管家,申府上下的人都知道!”

    秦月心里暗叫糟糕,接着问道:“既然把我救回来,为何还要绑着我?”

    “这个嘛……小的也不清楚,是周管家亲自动手的!”

    秦月心里顿时掠过一阵恐慌。

    她本是一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虽然自小淘气,虽然捅过不少乱子,可那都是在家里。这样危险的处境,人生却是头一回遇到!

    “妹妹,求求你把绳索解开,放了我吧!”

    “不行!”丫环一个劲地摇头说,“要是周管家怪罪于我,我就没活路了!”

    “妹妹,我们同为女人,难道你要眼睁睁看我被欺凌吗?”

    “这……”丫环似乎心软了。

    她咬了咬嘴唇,有点胆怯地朝门外张望一下,就要替秦月松绑。

    但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谁敢放人,敢情是活腻了!”

    这声音让丫环浑身一颤。“周管家来了!”她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丢下秦月惶恐地退下了。

    那个声音苍劲有力,不怒而威,就连秦月听了也不寒而栗。

    但秦月毕竟不同于那些弱不禁风只会哭哭啼啼的大小姐。身处逆境,她依然保持着镇定自若。

    她知道,在什么人都指望不上的情况下,就只有依靠自己!

    在周管家进来之前,她的脑子就已经在飞快地转动着:该用什么办法逃脱呢?

    ……

    秦月正紧张地思索着,周管家已经走了进来。他进屋后顺势把门反锁上了,这个动作把秦月吓了一跳。

    但秦月一再告诫自己别慌,别慌。

    她厉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周管家说,“若非我把你救回来,你不是被野兽吃了,就是被坏人占了便宜!如此大恩大德,就算以身相许也不过分吧?”

    秦月仔细打量着他,发现他竟是个眉清目秀、仪表堂堂的年轻男子。这样一个人,怎么也会趁火打劫?

    “别过来!”她警告说,“我可是会武功的!”

    秦月尽管提高了声调,周管家却冷笑一声说:“你就算会降龙十八掌,也没用!你已经是我的笼中之物,插翅也难飞!”

    他说着走到秦月面前,一俯身,嘴唇就紧紧地贴在她脸上,让她连叫都叫不出来。

    天哪,那可是秦月的初吻!

    但周管家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而是继续撕扯她的上衣,眼看着她美丽的胸脯就要暴露出来了。

    秦月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大声呼救。然而,她叫得越大声,他似乎就越兴奋。秦月忽然意识到,这样苦苦挣扎,只会让自己更加危险。

    若要自救,还得另辟蹊径。

    一个计策迅速在她脑海里形成了。

    “等一下!”她突然大声叫道。

    周管家不耐烦地问:“怎么啦?”

    秦月正色说道:“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子汉!你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不怕脸上不光彩吗?”

    周管家似乎愣了一下。

    “只有畜生,才会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莫非你是畜生吗?”

    周管家有些恼怒,嘴上却问:“那依你说,又当如何?”

    “一个男人,要能俘获女人的心,让她心甘情愿奉献自己,那才叫本事!你有这本事吗?”

    “我当然有!”

    “可依我看,你就是不行!”秦月故意激他。

    “不行?谁说的?”周管家愠怒地问。

    “要不然咱们来打个赌:我给你一个月时间,看你能不能征服我!”

    “打赌?”周管家顿时来了兴致,“这个好玩,我乐意!赌注呢?”

    “要是我输了,随便你怎么样!”

    “随便我?”

    “对!随便你!”

    秦月故意抛出又香又甜的诱饵,目的只为赶紧脱身,免遭他的侵犯。周管家果然上当了。

    “行!那咱们就一个月见输赢!”

    秦月偷偷地乐了,因为这样的赌局她稳操胜券,她绝不可能会被眼前这个男人所征服。他虽然外表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可他趁人之危的行径,却为秦月所不齿。

    再说,即使真的爱上他,只要不说出来,谁能知道呢?

    “这一个月内,你会一直待在岳州吗?”周管家问。

    “如果我提前离开,就算我输,公平不?”

    “很公平!作为打赌的双方,你也有权利提出你的条件。你想要什么?”

    “我……”对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她实在想不出需要什么。

    “那就这样吧:如果我输了,我就满足你三个愿望,如何?”

    秦月答应了,说:“那你赶紧放了我,我还要去找母亲!”

    “我可以替你松绑,但你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如果你不听话,要强行闯出去,后果你自己担当!”

    秦月同意了。只要松开她的手脚,就不用再担心被欺凌。对付几个普通男人,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待会我叫小夏进来侍候你梳洗用餐。不过,她进来时,你可不能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啊!”

    “那我该怎么做?”

    “你要假装失身于我,哭得很伤心。”

    “为什么?”

    “我是男人,你得给我留点面子呀!有雷声,没雨点,别人会怎么看待我?”

    秦月尽管处境堪忧,也不由得在心里偷笑了一下。

    “我敢说,这回你输定了!我的魅力是谁也抵挡不住的!”

    秦月只觉得特别好笑。这真是一个自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