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3章 怒斥管家
    赵家设计欺骗秦月的事情传开之后,赵氏父子顿时沦为赣州城的笑柄。无论走到哪里,都免不了让人指指点点,冷嘲热讽。

    赵管家被老爷叫去训斥了一顿,回来后恼羞成怒,决计要拆了宁月桥,也给秦月一拳重击!

    他并不知道秦月已经骑马去了湖广,因此带着人气势汹汹地来了。

    一群人在桥上又敲又捶,立即吸引来了溪两岸的众多村民。但是秦月始终没现身,反倒让赵管家无所适从。

    他拆桥,本来就是要给秦月看的。

    以秦月对宁月桥的感情,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说不定会跪下来求他。只要能把她羞辱一番,拆不拆桥,倒也无所谓。

    “管家,还拆吗?”一个下人问。

    “拆,当然要拆!”

    他刚下了命令,就见一群村民涌上桥头,大声叫道:“不许拆桥!”

    桥的另一头,又有一群人冲了上来。

    赵管家一见这情景,也不由心虚了。

    正在这时,突然有辆马车驶来,就在桥边停下。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下了马车,头一句话就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谢府要拆桥,我们可不答应!”有个村妇对他说道。

    来人正是谢府的二公子谢宁。他看见有个人拿着铁锤要砸石碑,急忙跑了过去,一把夺下铁锤,喝道:“大胆!谁让你们拆桥的?”

    拿铁锤的人并不认识谢宁,抡起胳膊就要冲上去,却听赵管家叫道:“住手!”

    赵管家没料到谢宁会在这里出现,诚惶诚恐地迎上去说:“二……二公子!”

    谢宁看了他一眼,问道:“赵管家,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老爷的意思!”赵管家嗫嚅道,“老爷说,既然两家婚都退了,这座桥就没有再留着的必要!”

    “什么?退婚?”谢宁更吃惊了。

    “二公子难道还不知道吗?”赵管家也颇感意外。

    谢宁确实对此一无所知。他是刚刚从省城回来,预备中秋节那天与秦月完婚的。回来后连家都顾不上回,就先来看望这座桥了。

    “为什么退婚?”他紧追不舍地问。

    “这是因为……秦家出事了!”

    谢宁霎时间脸色煞白,问:“出事?难道是秦小姐……”

    “不是秦月出事,而是她母亲失踪了,不久前在湖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官府经过调查,发现她父亲就是凶手,因此将他逮捕归案,判了死罪!”

    谢宁吃惊极了,对管家的话感到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秦叔叔身为总捕头,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断然不会做这种事!”

    “那是您不了解状况!秦敬贤最近跟一个寡妇勾搭成奸,啥样的事做不出来!”

    “这更不可能!秦叔叔的为人,我一清二楚!”

    “但官府就是这么判的!”

    “官府的判决也不一定对!”

    “即便如此,您的这门亲事,也不成了!”

    “为什么?”谢宁问。

    “您想啊,秦小姐是杀人犯的女儿,老爷怎么可能让她进门?那不让家族蒙羞、让世人耻笑吗?”

    谢宁生气了,一字一顿地说:“你再敢说秦叔叔是杀人犯,我就立刻让你从谢家滚出去!”

    管家显然害怕了,急忙缄了口。

    旁边有个村民听了他们的对话,问道:“您就是跟秦月订了亲的谢家公子吧?”

    谢宁彬彬有礼地答道:“正是在下!”

    “您可能不知道,您府上这位管家,背地里可做了不少坏事!他以帮助秦月寻找母亲为幌子,哄骗秦月跟他儿子拜堂成亲!”

    谢宁怒视着赵管家:“这是真的吗?”

    赵管家慌了:“没有!他这是信口雌黄!”

    村民却说:“这件事赣州城人人皆知!您若不信,可以问问别人!”

    旁边的人急忙点头附和,谢宁相信了。

    “赵管家,你好大的胆子!”谢宁怒斥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主人吗?”

    赵管家顿时冷汗直冒:“奴才不敢!这……这都是老爷应允的……”

    谢宁不再理会他,而是问村民:“秦月呢?她怎么样?”

    “听说她今天大闹公堂,然后骑马去湖广了!”

    “去湖广?为何要去湖广?”谢宁吃惊地问。

    “有人告诉她,在湖广岳州府见到过一位酷似她母亲的人,于是她就去岳州找母亲了!”

    谢宁顿时想起那个问路的少年,就问:“她是一个人去的吗?”

    “估计是吧!”

    “她骑的是不是一匹枣红色的骏马?”

    “对!那匹马,原来是她父亲的坐骑!”

    “那她是不是穿一身男装?”

    “对!这些日子来,她一直都是女扮男装!”

    至此,谢宁心里已有了明确的答案。毫无疑问,那个在三岔路口与他擦肩而过的人,就是秦月!

    人群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谢宁一人。

    站在宁月桥上,他心潮起伏,久久不息。

    宁月桥,不仅仅是一座桥,更是他与秦月爱情的见证;

    秦月,也不仅仅是与他订过亲的人,更是他七年来的思念。

    他心里暗暗作出决定,第二天就去岳州府找她,协助她寻母、救父。

    找她!找她!一定要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