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1章 知府断案
    “咚咚咚!”知府衙门外那一面鸣冤鼓,被人敲响了。

    这面鼓已经很久没响过了,因此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鼓声一响,尘土飞扬。

    到底是谁在击鼓?人们仔细一看,顿时惊讶无比:这不是女扮男装的秦月吗?

    在赣州城,秦月一直都是备受瞩目的人物。据说她出生当日,有个女道士看了她面相,就说这女婴乃是荷花仙子转世,将来必定美丽出众,才艺过人。

    她长大后,果然长成一个亭亭玉立、花容月貌的少女。容貌的确出众,但是才艺呢,除了舞剑之外,琴棋书画甚至女红一概不通。

    道士的谶言,一半对了,一半错了。

    近日来,她更是成为赣州城备受争议的人物,人们围绕她议论纷纷:

    “听说她跟赵公子拜堂了?”

    “拜了!但她那样做也是权宜之计,为的是救她母亲!”

    “那他们洞房了吗?”

    “当然没有!赵公子缠着她不放,幸好她师父及时赶到救了她!”

    “话是这么说,赵家财多势大,岂能轻易放过她?她的清白可能早被玷污了!”

    “也对!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你们说来说去,那她到底被睡了没有?”

    ……

    被睡了没有?一时间竟成了这个城市最热门的话题。

    无论秦月走到哪里,似乎都成了公众的焦点。

    她为何要击鼓?鸣的什么冤?告的什么人?人们纷纷猜测。

    听到鼓声,知府刘文轩不敢怠慢,立即传令升堂。他坐下来后,一拍惊堂木问道:“何人击鼓?”

    秦月跪着说道:“民女秦月,有话向大人禀告!”

    刘文轩早就听说过秦月的美貌,不由多看了她几眼。但见她身为女子却是男装打扮,顿时皱了下眉头。

    这在满脑子传统观念的他看来,简直不成体统!

    “那你为何事击鼓?有何冤情,从实讲来!”

    “禀大人,民女为父亲申冤!他没杀害我娘,因为有人证明,我母亲尚在人世!”

    刘知府顿时一惊。

    五天前,姚三冒冒失失地跑来告诉他,说秦月找到了母亲,简直把他吓了一跳,但事后却查明这都是赵宽搞的鬼,虚惊了一场。

    心情刚刚平复下来,怎么又跑出来一个证人?莫非这是秦月的诡计?

    想到这,他冷笑一声说道:“你母亲人都死了,怎可能复生?真是荒谬之极!……证人在哪?”

    “就在大堂外面!”

    刘知府把惊堂木一拍,喝道:“传证人上堂!”

    随着衙役一声吆喝,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走上堂来,跪下说道:“草民冯赞拜见知府大人!”

    刘知府见他身上背着行囊,就问:“你是哪里人氏?做何营生?”

    “启禀大人,草民祖籍湖广,以贩卖布匹为业!”

    “你今日上堂,有何话说?”

    “禀大人,草民一个月前在湖广境内看见一个女子,被人胁迫,怀疑那就是秦姑娘的母亲苏玉珍。请大人派人详察!”

    刘知府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问:“你所说这个女人,可知她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禀大人,草民全不知晓!草民只是无意中瞥了她一眼。那日,草民意欲在一家客栈歇息,正在车上整理货物时,却见另一辆马车驶过来,停在我面前,从车上跳下来两个汉子,其中一个守在马车旁,另一个进了客栈……”

    “两个汉子?”刘知府低声嘀咕了一句。

    “这时突然刮起一阵大风,把对面马车的帘子吹得飞扬起来。我抬头一看,只见车里坐着两个女人,一个像乡下的村妇,另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穿金戴银,象个有钱的贵妇。当她看到我时,张嘴似要呼救,但是嘴巴立即被旁边那个村妇捂住了。就在这时风停了,帘子又落了下来,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刘知府问道:“那你如何断定此人就是苏玉珍?”

    “这是因为,草民今天早上看到了她的画像……”

    冯赞所见到的画像,正是贴在菜市场门口的那张悬赏布告。它是赵宽用来引秦月上钩的诱饵,但事后赵宽并没有派人撕掉。连日风吹雨打,它终于掉了下来,被路过的冯赞捡到了。

    “这个女人,我好像在哪见过!”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恰巧秦月也经过那里,听到这句话,急忙拉着他上衙门来了。

    刘知府弄清了原委,一阵冷笑。

    “真是荒谬!仅凭一张画像,你就敢妄下结论?难道你不知道,苏玉珍已死的事实?”

    “我……”冯赞语塞了。

    “再者,你一个贩夫走卒,每日走南闯北,所见之人不可胜数,为何与湖广女子仅一面之缘,就牢牢记住了她的容貌?”

    “这……”

    “况且,苏玉珍是江西人,若遭人挟持,也是藏匿家中,或者卖入暗窑。换作是你,你可会千里迢迢把人送到湖广去?”

    “这……”

    刘知府一见把他问得无言以对,愈发得意。他觉得自己太厉害了,不但拥有一双火眼金睛,可以辨别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而且有一颗充满智慧的脑袋,没有他解不开的疙瘩。

    “本府明察秋毫,就算你再会演戏,也休想瞒过本府的眼睛!依本府看来,分明就是你收受了秦家人的好处,因此上堂来做假证!快与本府从实招来,秦家人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冯赞顿时惶恐不已:“大人,草民冤枉!草民没有……”

    刘知府一拍惊堂木喝道:“住口!本府断案从不冤枉好人,但也不容你等奸诈小人诡计得逞!来人,把这刁民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看他招与不招!”

    衙役们正要动手,却被秦月挡住了。秦月怒道:“大人!您自诩青天,就是如此断案的吗?”

    “本府秉公而断,有何不妥?”

    “既是秉公而断,为何今日有人证在此,您不派人查核,却动不动就要用刑?您断案如此草率,就不怕造成冤假错案?”

    “放肆!”刘知府轻蔑地说道,“本府自当官以来,从未断错一件案子,也从没冤枉一个好人!本府早就看穿证人是你收买来的,何须查核!”

    “民女没有收买他!”秦月说,“大人若是不信,可派人前往湖广详察,便知他的话是真是假!”

    “简直胡闹!你分明就是想诱导本府,按你设计好的路线一路追寻,造成你母亲尚在人世却寻她不着的假象,从而让你父亲脱罪逍遥法外!可惜你碰上了本府,就算你是孙悟空,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秦月气得指着他骂道:“刘大人,你如此自以为是,哪是什么青天大老爷,简直就是一个昏官!”

    刘知府闻言大怒:“秦月!本府念你是秦敬贤之女,已对你格外开恩。不想你不思感恩,反而变本加厉,是可忍,孰不可忍!……来人!秦月收买人证,扰乱公堂,速速将她拿下!”

    众衙役听令,个个如狼似虎一般向秦月扑过去。秦月叫了一声:“冯叔叔,快跑!”就向衙门外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