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10章 大闹洞房
    走进洞房时,赵宽只觉得脚步轻飘飘的,心情爽到极点。

    即将与他洞房的,是赣州城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大美人。这要搁在以往,他可是连想都不敢想。

    “秦月,我来啦!”他兴奋地叫道。

    他手里拿着一根秤秆,是准备挑红盖头用的。但等他进屋一看,秦月早把红盖头掀掉了。

    他感到有些惊讶,却并不生气,这都因为秦月太美了。他以前只见过秦月穿男装的样子,现在见她穿起女装来,只觉得像花一样娇艳。

    秦月冷着脸问道:“天还没黑呢,你这么早进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陪你了!小美人,我都迫不及待要跟你上床了!”

    “你休想!”

    赵宽愣了一下:“咱们拜了堂就是夫妻了,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不!在我见到母亲之前,你休想碰我的身子!”

    “咱们不是说好,今晚入了洞房,明早就去接你母亲回来吗?”

    “等接回我母亲,再说也不迟!”

    赵宽急了,眼睁睁看着一盘肥肉在眼前,却下不得筷子,如何不急?

    “小美人,你这是怎么啦?”

    “我怕你耍心机,骗我!”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你母亲的面,你也亲自见过了,是不是?”

    “不!地下室里光线昏暗,离得又远,我怕认错了!”

    “这个你尽管放心,我确认过了,那的确是你母亲!”

    “那你也不差这一晚呀!明日我见到母亲,自会心甘情愿地给你!”

    眼见用哄的不行,赵宽顿时变了脸色,说:“今日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秦月问道:“你想怎么样?”

    “就算跟你来硬的,我也不怕!咱们俩拜堂成亲,那可是有目共睹的!”

    他说着就向秦月猛扑过去。但秦月只将身子轻轻一闪,就躲开了。

    他扑了个空,趴倒在床上,爬起来后又伸手去抓秦月。可秦月的身手太敏捷了,他哪里抓得住?

    “你要是能抓得住我,就算你赢!”身处险境,秦月还不忘淘气一把。

    “赢了又当如何?”

    “那我就任凭你摆布!”

    赵宽来劲了,向秦月拚命追赶。几次眼看就要成功了,却又失之毫厘。

    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于是,他喘了一口气,继续努力。

    他们俩就在洞房里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但房里摆设的物件可就遭殃了,衣架、铜镜、脸盆纷纷落地,乒乓作响。

    半个时辰过去,赵宽已是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秦月却大气不喘,笑着问道:“还来吗?”

    “不来了!”赵宽发狠说,“不过,你今天休想逃得过我的手掌心!来人哪!”

    他话音刚落,早已守候在门外的七八个家丁鱼贯而入。赵宽对他们说:“把新娘给我抓起来,用绳子捆住,我就不信她会飞上天去!”

    这七八个家丁,都是赵宽事先挑选好的年轻力壮、身材魁梧的汉子。秦月一见情势不妙,急忙跳窗逃走。

    她直奔正门而去,可到那一看,才发现门被堵死了。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眼见着院子里有一棵树,秦月只好爬上树去避难。幸好她身轻如燕,噌噌噌几下就爬到了树顶。

    底下一大群赵府的家丁、丫环全都看傻了眼。他们长这么大,哪见过这样的新娘?

    赵宽急了,喝令家丁上树拿人,但这些家丁笨重如牛,别说在树上跟秦月较量,就是爬到秦月身边都有点困难。

    他们上一个,就被秦月打下一个。

    赵宽无计可施,气急败坏地说:“拿斧子来!就算把树放倒,也要抓住秦月!”

    下面在砍树,眼见摇摇欲坠,树上的秦月也未免心急如焚。她心里暗想:师父,你怎么还不来呀?

    原来,秦月在出发去见母亲前,就悄悄跟师父见了一面。师父提醒她要提防别人的圈套,她灵机一动,就想了一个计策。回来时,她随身带着一袋炒黄豆,趁人不注意时偷偷塞到马车底下。马车一路行走,黄豆也一路撒去。

    这样,师父就能带着他那只嗅觉灵敏的哮天犬尾随而去。

    她与赵宽父子周旋,等的就是自己的师父。但他这么久没出现,难道是失手了?还是找不着目标?

    她正在暗自担心时,大门突然洞开,平空里响起一个如雷的声音:“住手!”

    秦月一听顿时喜出望外,因为来的这个人,正是师父蒋剑寒!

    她急忙从树上下来,问道:“师父,找到我母亲了吗?”

    蒋剑寒不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身后。原来,他用一条细长的绳子,像拴狗一样捆来了一大群人,其中既有前来领赏金的那个年轻人,又有人贩子和他的两个保镖,还有一个女人,正是秦月在地下室的牢房里见到的那个。

    她的面貌虽酷似秦月的母亲,但却是装扮的!

    看到这一幕,秦月彻底明白了。她心里不仅是失望,更多的是愤怒!她对蒋剑寒说:“师父,可否帮我教训一下这个人?”

    蒋剑寒二话不说,走过去一把扭住赵宽的胳膊。赵宽顿时疼得嗷嗷乱叫,哭爹喊娘。

    离开赵府时,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渐渐昏暗。秦月骑着她的高头大马,在郊外的原野上纵马狂奔,发泄着内心如山洪一般的伤感。

    不知不觉间,她又来到了那座埋着女尸的坟前。

    她也不管里面埋的到底是不是母亲,只管伤心痛哭:“娘!你到底在哪里呀!女儿为了找你,找得好辛苦!”

    哭了一阵,这才想起要回家了。

    她站起身,却意外发现,在墓前那株紫丁香树下,也就是蒙面女人出现的地方,地上放着一封信!

    难道是之前那个蒙面纱的女人丢失的?

    她跑过去捡起来,虽然有被雨水打湿过,但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见。她抽出信纸,看见上面只有一句“娘子可安好”的话,不禁有些懵。

    若说它是一封家书,却没有署名;若说不是,信封上明明有地址,还有对娘子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