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08章 拜堂成亲
    为了父母,秦月决定豁出去一回,因此爽快地答应了:“好!只要我母亲平安回家,我就嫁给你!”

    赵宽眉开眼笑地说:“你可不许反悔!”

    “绝不反悔!”

    “那好!我这就回家取钱,然后去找你母亲!”

    趁这当儿,秦月也回了一趟家,给母亲准备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和一些精致的点心。据领赏的那个人透露,母亲是落在人贩子手里了。既然是在人贩子手里,她的境遇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回来时,她骑上了父亲的那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这匹马跟随父亲多年,它在哪,父亲就在哪出现,坏人往往一见到它的身影,就吓得腿发软,乖乖束手就擒。

    “不许骑马去!”来领赏的年轻人说。

    “那要怎么去?”秦月问。

    “坐我的马车去!而且,你和赵公子都要蒙着眼睛,反绑双手才可以!”

    秦月答应了。她和赵宽两人先后上了车,车子就缓缓地向前行驶。

    “咦,好像有什么香味!”赵宽在车上说,“秦月,你闻到了吗?”

    “我没闻到!哪有什么香味?”

    “闻着像是炒黄豆的味道!”

    “可能是附近有人在炒黄豆,香味飘过来的吧?”

    她这样一解释,赵宽就释然了。

    到达目的地后,有人替他俩解去了黑布巾。秦月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宅院的地下室里。

    眼前是一座木栅栏做的门,透过栅栏,可见里面分布着许多房间,同样用栅栏围着,不知道是用来养牲畜,还是关人。

    人贩子中为首的那个人问秦月:“你就是苏玉珍的女儿?”

    “是!”秦月答道,“我母亲在哪?”

    “喏,她就在里面!”

    秦月急忙冲到栅栏边喊道:“娘!我是秦月,娘你在吗?”

    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很快有了动静。只见一个女人从栅栏里伸出手挥舞着,叫道:“秦月!我在这里!”

    走廊里光线昏暗,距离又远,秦月一眼望去,但见她头发散乱,衣衫褴褛,可是从面容来看,的确就是自己的母亲,心里不禁又惊又喜!

    唯一不像的,是女人的声音沙哑尖细,而她母亲说话却是非常悦耳的。

    “你母亲这些天着凉了!”人贩子解释道。

    “那你快把门打开,将她放了!”秦月迫不及待地说。

    “这可不行!要赎人,除非拿五千两银子来!”

    秦月吃惊地问:“刚刚不是给了吗?”

    “哪有?你们那五千两,是给我那个亲戚了。他领的是赏金,我要的是赎金,你可不要搞混了!”

    秦月一听头都大了。

    她虽然会武功,可是手被反绑着,周围又都是人贩子的人,想要劫走母亲显然是不可能的。

    又是五千两!这要上哪里筹钱去?

    “能不能先把她放了,这笔钱我慢慢还给你?”秦月试探地问。

    “不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其它一概免谈!”

    “你就不怕我报官吗?官兵来了,你可一两银子也拿不到!”

    “那你尽管试试!”人贩子冷笑道,“要不是看在赵公子份上,你这般无礼,我早把你也捆起来了!似你这般年轻貌美的,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秦月无可奈何了。

    赵宽急忙凑过来说:“秦小姐不用心急,我家别的没有,钱可多的是!回去找我爹要就是了!”

    “你爹会答应吗?”秦月忧心地问。

    “他肯定会答应,不过这回可能要费点劲!我爹说了,若要再找他拿钱,除非咱们拜堂成亲,入了洞房!”

    秦月沉吟一会说:“只要他肯拿钱救我母亲,我愿意!”

    赵宽顿时面露喜色,眉开眼笑。

    马上就要跟赣州最美的女人入洞房了,他焉能不兴奋?

    先前送他们去的那辆马车,又把他们送回到城里。双方约定好明日早晨再碰面。

    然后,秦月跟着赵宽去了。

    秦月第一次来赵府,不禁为其壮美的外观、豪华的内饰而瞠目结舌。

    谢江南的一个管家,居然能有钱到这种程度,那谢江南的财力和实力,岂不是更加深不可测?

    赵管家亲自迎了出来,笑容可掬地问:“秦小姐,您是真心愿意嫁给犬儿的吗?”

    “是,我愿意!”秦月狐疑地说,“这一切,不会是你们骗我的吧?”

    “当然不会!你母亲的面,你也亲自看过了,怎么可能是骗你的?”

    秦月爽快地说:“那就拜堂吧!”

    “好!择日不如撞日,老夫今日就替你们完婚,明天就去赎回你母亲!”

    因为天色将晚,婚礼一切从简。豪华的客厅墙壁上贴个“喜”字,拉上一条彩带,喜堂就这样布置好了。

    秦月在赵府的西厢房里换上了大红色的嫁衣,披上红盖头,由喜娘搀扶着从偏门出去,又从正门进来,仪式就开始了。

    伴随着礼乐声,司仪高声喊道:“一拜天地……”

    赵宽急忙行跪拜礼,秦月却站着纹丝不动。喜娘急忙提醒她:“秦小姐,快拜呀!”

    秦月却一把扯下红盖头,一字一顿地说:“不!我有话说!”

    赵宽父子俩不由一愣。

    “今日当着众宾客的面,我有几句话要说:我秦月嫁给赵公子,是因为赵公子帮我找到母亲,并且愿意拿钱将她赎回。如果赵公子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心甘情愿做赵家媳妇;但如果不能,今日拜堂就形同虚设,当不得真!”

    她话音一落,宾客就七嘴八舌说开了。

    赵宽脸色微微一变,不知说什么好。赵管家急忙说:“秦月,咱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怎么还说这话!老夫也是有体面的人,又岂会儿戏?你就放心吧!”

    秦月点点头说:“那就没事了!”

    喜娘急忙跑来,帮她重新蒙上红盖头。司仪再次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这一次,秦月顺从地跟赵宽拜了堂。

    她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那个男人,认识还不到三个时辰,怎么就成了自己的夫君了?

    “送入洞房啰!”司仪拉长了嗓音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