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02章 找一个死人?
    苏家大院的大门开了一条细缝,一个浓妆艳抹、妖娆娇媚的女人缩头缩脑地挤出来,匆匆上了花轿,走了。

    这一幕,恰巧被骑马而来的秦月撞到了。

    秦月以前经常住在这里,因此深知舅舅的习性。可外公去世还不到七天,尸骨未寒,他就往家里带女人,实在有些荒唐。

    外公是在发现湖中女尸的当天,因为悲伤过度而去世的。

    惊闻噩耗,父亲急忙叫上秦明和秦月,正要前去吊唁,不料刚走到门口,就见几个捕快匆匆赶来,将他团团围住。为首的姚三说道:“秦总捕头,我等奉知府之命,前来抓你归案。得罪了!”

    父亲吃了一惊:“我犯了什么罪?”

    姚三回答:“有人把你给告了,控告你杀害妻子、毁尸灭迹!”

    “杀害妻子?真是荒谬!是谁?”

    “你妻舅苏冬阳!”

    父亲就这样被抓走了。

    ……

    回想起这些往事,秦月对舅舅总有一种难以释怀的怨恨。

    她本不想见他,可因为有了母亲的消息,这才硬着头皮来了。

    见到舅舅时,他刚起床,还有些睡眼惺忪,似乎还沉浸在昨夜的鸳鸯美梦里。

    “找我有事吗?”他漫不经心地问。

    “有!我母亲可能还活着!”

    舅舅吓了一跳:“你说什么?你母亲?”

    “对!有人告诉我,湖中浮现的那具女尸,并非我母亲!”

    “胡说八道!她明明穿着你母亲的衣服,怎么可能不是?”

    “穿着我母亲的衣服,不一定就是我母亲!也可能是在晾晒的时候,衣服被人偷走了!”

    舅舅顿时警觉起来,眼睛也一下子睁大了。

    “是什么人跟你说这些话的?”

    “一个蒙面纱的中年女人!”

    “那你……有没有见到她的模样?认出她是谁了吗?”

    “没有!听声音,看身形,好像是个陌生人!”

    “一个陌生人!”舅舅嘲弄地大声叫起来,“一个陌生人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地告诉你这些话?敢情是你昨晚上做梦了?”

    “不!我发誓这不是梦!”

    舅舅慢悠悠地品了一口茶,眼光紧盯着秦月,似乎充满了不满。

    “那你今天来找我,是要兴师问罪吗?你是不是认为,我告了你父亲是诬告?”

    “我没有那个意思!”秦月急忙解释,“我只是希望,您能撤回对我父亲的控诉,并且请求知府重新审理此案!”

    “撤诉重审?秦月,你未免太天真了!这知府衙门,莫非是你自家开的?”

    “即便不能撤诉,也请您帮忙查找我母亲的下落!”

    舅舅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去找一个死人?你疯了吗?我就算有时间,也不会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从舅舅的书房走出来,秦月只感到一阵悲哀,伴随着无比的失望。

    回忆起小时候,她经常在舅舅怀里哭闹撒娇。无论她想要什么,舅舅总是想方设法地满足她。

    可是这一切如今都变了,变得那么陌生,那么遥远。

    除了舅舅,舅母也很疼她。只可惜,因为舅舅花心,前阵子他们夫妻吵架,舅母跑回娘家去住了。

    经过大院时,秦月看到有个人在那里练剑,急忙向他跑过去。

    这个人叫蒋剑寒,既是苏家的护院,也是秦月的师父。见到秦月,他停下来,一言不发,就把手里的剑抛给她。秦月急忙接住。

    “该你了!”他简短地说道。

    “我?”

    “你很久没练手了,让师父瞧瞧,是不是生疏了!”

    秦月不再多言,上得场子,将手中剑直指长空,似在质问老天为何不公;复将剑在周身来回游走,似在发泄心中的悲凉和愤怒。但见剑影森森,寒光闪闪,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蒋剑寒赞许地点了点头。待她舞罢,问道:“秦月,是不是遇到麻烦事了?”

    秦月不禁心头一热。知我者,还是师父也。她于是把遇到面纱女人的事讲了一遍。

    “既然你想找母亲,何不请谢公子帮忙?”师父问。

    秦月脸上顿时起了一圈红晕:“他会吗?”

    “当然会!你是他的未婚妻,你家的事他岂会袖手旁观?”

    受了师父的鼓励,秦月下决心要去找谢公子帮忙。以谢府的实力,就算把赣州城挨家挨户搜查一遍,也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