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少女寻母记 > 第001章 一封家书
    这是一家极其普通的饭店,两个衣着朴素、一高一矮的男人正在边吃饭边聊天。

    高个子说:“你回家途中,经过建昌府时,可否去我家里一趟?”

    矮个子答应了:“当然可以!你要捎东西回去?”

    “不是!我想让你去家里看看,我娘子是否安好!”

    “听说嫂子很漂亮,你是担心她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啊?”

    高个子脸红了,一脸憨厚地说:“你不要胡说,我是怕她有事!自从那日跟着你去梅子湖畔,见到了那具女尸,我就心神不宁,眼皮直跳!”

    “湖中女尸?她的身份不是查清楚了吗?那是总捕头的夫人!跟你有啥关系?”矮个子不解地问。

    “是没关系。可她的小腿上有颗黑痣,巧的是我家娘子也有,几乎是在同一个位置!”

    “你别瞎操心啦!”矮个子笑道,“你娘子住在建昌府,怎么可能跑到赣州来?”

    “我就是担心,万一她来找我,而我又不知情……”

    “她平常穿什么衣服?”

    “家里穷,自然是粗衣布履!”

    “那你还担心啥?人家身上穿的,那可是丝绸面料、上好的衣裳!”

    “可是那颗黑痣,太像了!”

    “你如此担心,何不亲自回家一趟?”

    “难哪!来回半个月,多花钱不说,只怕回来后连工作都丢了!”高个子无奈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好吧,我就绕道替你跑一趟!”

    高个子大喜:“那就谢过兄弟了!”

    “不过,我这人特别健忘,你最好是写一封家书,我带在身边,时刻提醒自己,才不怕误事!”

    高个子急忙去找饭店老板,向他买了一个信封,一张白纸。他不会写字,老板就替他写上地址:“建昌府15都3社”,然后问:“信里面要写什么内容?”

    “写上‘娘子可安好’几个字,就可以了!”

    信写好后,高个子男人把兜里的碎银掏出来,用信纸包好放进信封,然后慎重地交到矮个子手里,再三叮嘱说:“您可一定记得送到!”

    “那是当然!有这封信在,我就不怕忘了!”

    他们吃饱了饭,出门后就各奔东西了。

    却不料,矮个子经过一条街道转角时,与另一个人轻轻碰撞了一下。那封书信,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到了那人手里。

    那人是个小偷。他转到另一条街,取出信封里面的银子,然后随手把信丢在路旁。

    一阵风吹来,它到处飘扬,最后落在一个蒙着面纱的中年女人面前。

    女人弯腰捡起来,看了看信的内容,不禁眉头紧皱。

    紧接着,她向一个小山坡款款走去。

    山坡上新近添了一座坟,坟里埋着的,就是高个子所说的小腿上有颗黑痣的那具女尸。

    坟头上,有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正对着墓碑,失声痛哭。

    她叫秦月,明眸皓齿,花容月貌,乃是赣州城公认的第一美女。

    “你为何事而哭泣?”蒙面纱的女人问道。

    秦月以为她是过路人,含着泪说:“我哭我的爹娘!我娘死了,就埋在这里;我爹被我舅舅指控,成了杀人犯,今日被知府判了死刑!”

    “那你认为,你爹会杀人吗?”

    “当然不会!我爹是知府衙门总捕头,忠肝义胆,嫉恶如仇,断然不会杀害我娘!”

    “我也认为他是冤枉的!因为湖中浮现的那具尸体,根本就不是你娘!”

    秦月吃了一惊:“你说什么?”

    “正因为她穿着你娘的衣服,又恰巧赶上她失踪,所以,谁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就是你母亲。但实际上却不是!”

    “可是,她死亡时间大约十天,年龄三十多岁,这些情况都与我母亲十分吻合呀!”

    “这不过是巧合罢了!”

    秦月吃惊地望着她,可她蒙着面纱,根本看不到她的样貌。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如果我说出来,就会害死我一位至亲至爱的人!”

    秦月对她的话半信半疑,接着问:“那我母亲呢?她在哪里?”

    “不知道!她失踪了,没人知道她的下落!”

    秦月顿时有些失望。如果找不到母亲,那么父亲的罪名还是没办法洗脱!

    “有一条线索,或许可以帮到你。如果你想听,那就转过身去,对着墓碑默哀片刻,我就可以告诉你了!”

    秦月急忙照做了。

    她闭着眼睛,半是默哀,半是祈祷。约摸时间到了,她急忙睁开眼,回过头去。

    然而,她的身后已不见了人影。就只有墓前那一株紫丁香,花枝还在微微颤动。

    紫丁香树下,留着那个女人从路旁捡来的那封信。

    这是梦吗?秦月急忙伸手掐一下脸颊,分明有痛的感觉,说明这一切并非做梦。

    这之后,她几乎是用飞的速度跑回家的。

    “哥哥,娘有可能还活着!”

    哥哥秦明跟她是孪生兄妹。但他是个书呆子,即便家里遭逢巨变,他还是整日手不释卷。

    听到母亲的消息,他顿时满脸喜色:“那她人呢?”

    “我也不知道!但有人告诉我,湖中女尸并非咱娘!如果她所言不假,娘就极可能尚在人世!”

    秦明一下子泄气了:“我还以为你把她找回来了呢!……官府都判定她死了,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说着话时,他又拿起了书本,目不转睛地看书去了。

    “你怎么到现在还读得下去?”秦月不满地问。

    “我要考状元,不苦读咋行?等我做了大官,就能替父亲伸冤了!”

    秦月心想:等你中了状元,咱爹的人头早就落地了!

    但她没把这句话说出来。这是他作为一个读书人心底里尚存的希望,何必要用一盆冷水去浇灭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