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二十二章 我们都是老戏骨
    少年在足足一刻钟之后,才终于把他和清儿的故事讲完。

    他讲的绘声绘色,将自己和清儿的相遇相知娓娓道来,将清儿的美丽善良,天真可爱刻画地入木三分。

    简直让闻者落泪,听者伤怀。

    但字里行间,周岭都只听到了三句话:

    离家出走天真少女遭遇社会毒打。

    落魄单纯少年偶遇救起。

    然后两人一起遭遇社会毒打。

    而今走到了绝路,因为清儿重伤垂死,少年只能到处求药。

    “你是怎么来到小市现场的?”周岭问出来一直以来自己好奇的问题。

    “我从石壁爬上来的啊!”少年有些后怕地说道。

    闻言,周岭和赵福丽都是惊呆了望着少年,他们想过很多种答案,但却没有想到少年会这么粗暴。

    那沟壑往下可是几百米高,他们之前看过,要爬过来,首先得找到沟壑下方大概五十米的一个狭窄口,大概三米宽,跳过去,再往上爬。

    这要是随便有个失足,除非是修士境,不然,结果就是回归大自然怀抱。

    周岭望着眼前的少年,就冲这勇气,此子日后必定不凡啊!

    “你要把自己卖给我们西门客栈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入西门客栈,自此于前尘往事隔绝,你将终日带上面具,也不得与清儿再相见相认!”周岭轻轻拂袖说道。

    赵福丽面具下的脸色奇怪,望了周岭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咱们有这规矩?

    少年闻言,果然脸色大变。

    此生不能与清儿再相见?

    他的内心猛地一痛!

    以后,再也不能与清儿浪迹天涯了吗?

    再也看不见清儿的笑容了吗?

    “我还能见清儿最后一面吗?”少年低头说道。

    可是,他还有什么选择呢?

    要么加入西门客栈这个神秘的组织,从此以后再无自由身,要么就是看着清儿死去。

    他的抉择已经很清楚。

    “你可以把灵果送过去!”周岭把灵果丢给了少年。

    少年咬着牙,像是拿着自己的命一样收进怀里。

    “三天之后,你再回到这个地方,我们会有人来接你!”周岭淡淡说道。

    白色的面具转过身去,红色面具在后方跟上。

    少年看着手里的灵果,心里既是开心又是苦涩:“带上面具,从此我将不是我。”

    最后三天的时光,他要好好珍惜,自己还是封奇的日子。

    少年封奇小跑离开。

    ……

    恭城,一座小房子里面。

    卧榻之上,一个少女的大半身都盖在棉被之下,只露出了有些苍白的面容,长长的头发卷在一旁,那病娇娇的样子,看了忍不住让人心疼。

    “清儿,难道这一路,你还没吃够苦吗?跟阿叔一起回去吧!”房屋内,一直魁梧的中年男子有些心疼道。

    “阿叔,我在外面很好,有人可以照顾我!”清儿转头固执说道。

    “有人可以照顾你?就凭那个一穷二白的小子?他现在,连治你的伤势的药都拿不出来!”中年男子愤怒说道。

    “不,他去给我找药了,他会带药回来的!”清儿露出坚定的笑容。

    “你!为何这般执迷不悟?”

    “你要知道你是谁?”

    “你是寒北域的女儿,韩清儿!”

    “你就算要喜欢男子,怎么也得是一个天赋非凡的盖世之人……”

    “他就是我的盖世之人!”韩清儿认真说道。

    “好,你指望他一个小子带来治疗的药物,简直是痴人说梦!”

    “要是那个小子能够带回治伤的药物,从此,我见着那小子,都倒着走路!”中年男子简直是生气极了。

    “清儿,我回来了,你不要担心,我找到治伤的灵果了!”话音落下,房屋之外传来惊喜的声音。

    中年男子正欲说话,听着那飞快靠近的脚步声,无奈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原地。

    封奇打开房屋的门。

    抱着一个盒子,来到床榻前。

    “清儿,你看,这是灵果!你赶紧吃了!”封奇将灵果一点点喂到少女的口中。

    韩清儿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灵果。

    虽然她说自己相信封奇一定能够带回救自己的药物,但是,却也万万没有想到,封奇竟然真的能够带回灵果这样的东西。

    韩清儿看着封奇。

    心里想的是,他一定经历了很多危险和辛苦才得到这枚灵果的吧。

    同时,心里也有一些小骄傲。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阿叔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

    以后,阿叔见着封奇,就要倒着走路了。

    这枚灵果,虽然只是比较普通的灵果,但是,她本身修为也不高,也就才外轮境,这枚灵果足够治好了。

    “见鬼了!一个没啥修为的小子,哪里得来的一颗灵阶的灵果!”某处,中年男子心里尤为不爽。

    本来都能借着机会,把这个大小姐给劝回寒北域了,这下子,事情变得又难了。

    难不成,真要清儿以后都跟着这个小子?

    “嗯?这又是哪里来的小子,偷偷跟着封奇这混蛋回来的?”中年男子脸色一冷。

    虽然封奇他看不上,但怎么也是自家侄女喜欢的人,而且,封奇这小子本身也没做错什么,若是有不怀好意的人,他也绝对不会姑息。

    “这个家伙,怎么身上带着一具悟道境的古尸?”中年男子惊骇道。

    那沉睡的古尸,虽然因为受伤颇重,哪怕是醒过来,可能最多就是修士境的实力。

    但问题是,他自己也只是一个修士境啊!

    “谨慎观察一下!”中年男子神色严肃。

    周岭轻轻依靠在房子墙壁上,偷偷观看着房子内的情景。

    自己可是投资了一枚灵果进去,怎么可能单纯地就是听封奇的一面之词,万一这家伙骗了自己的灵果逃了,那自己岂不是脸面尽失?

    韩清儿吃下封奇带来的灵果,感受着体内逐渐扩散的治愈的灵果能量,身体里一直淤积的伤势一点点化开,白灵果作为灵阶的灵果,颇有奇效,短时间就把韩清儿的伤势都治得七七八八。

    只是还有些虚弱,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康复。

    但此刻,她的脸色已经不再苍白了。

    “封奇,你怎么这么厉害,找来了灵果!”韩清儿笑脸说道。

    “没什么,我托一个朋友帮我找来的!”封奇看着温柔的韩清儿,一想到三天之后,自己就将远去,加入神秘组织西门客栈,从此相逢不相识,心里就是猛地一痛。

    “对了,清儿,我一直都没怎么听你说过你的家人,能跟我说说吗?”封奇坐在床边问道。

    “这……”清儿心里顿时一紧。

    她的家庭情况该怎么和封奇说呢,封奇能够接受自己的家庭吗?

    某处,中年男子正在揣摩那偷偷跟着封奇的少年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听到这边,心里马上就是反应尤为强烈,连另一边都估计不上了。

    封奇这个小子,竟然已经开始在揣摩他们的家庭情况了?这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入赘到他们寒北域了,这还得了?

    “他们没什么好说的……”韩清儿皱了皱鼻子说道。

    中年男子心里微松,看来清儿还是知道事情轻重,对于封奇这小子还是有着防备之心的。

    “都是一群老顽固,我都不想提他们,还是你好!”韩清儿脸色微红说道。

    中年男子心里一颤,犹如万箭穿心。

    “清儿,你看,最近我们碰到的危险还是蛮多的,然后,你也离开家好长一段时间了,你的家人肯定很想你了,要不,你跟他们联系一下,先回一趟家吧!”封奇对韩清儿说道。

    “怎么了,封奇,那你呢?”韩清儿意识到了不对。

    “我啊,我也要回家了,我也有家人啊!”封奇笑了笑。

    “可是,你不是孤儿吗?”韩儿脸色有些呆滞说道。

    “以前是我不懂事,总想着不认家里人,所以就乱说,但是,我现在也要回家了……所以……”封奇说道。

    “所以,你不打算跟我一起浪迹江湖了吗?”韩清儿脸色苍白如纸,眼角泪痕遍布。

    “对不起……”封奇心中一疼,转过眼睛不敢看韩清儿。

    既然已经答应了西门客栈,那么,他也必须要信守承诺。

    我擦,我弄死这个小子!

    中年男子在暗处一听,封奇这个小子,竟然敢甩了自己的侄女?

    简直是岂有此理!

    虽然说,他自己也不同意清儿和封奇的事儿,但是,清儿甩封奇跟封奇甩清儿,那是两回事。

    “你还有多久走?”韩清儿说道。

    “还有三天!”封奇低着头说道。

    “我能跟你一起回去吗?”韩清儿鼓足勇气说道。

    大小姐,你矜持点,人家都不要你了!中年男子差点奔溃过去。

    封奇心中感动:“对不起,清儿,我家里已有婚约,你忘了我吧……”

    “你……”韩清儿目露绝望之色。

    周岭靠在墙后,有些头疼。

    这是什么史诗级韩剧大片?

    不过,意外的,封奇这小子还真的是言出必行啊!

    “你家人在哪里,最后三天,我送你回家吧!”封奇说道。

    “不用了,你走吧,我会联系我家人的!”韩清儿裹了裹被子,在船上背过去,不再看封奇。

    中年男子此刻可谓是火冒三丈,如果不是有着那暗处的古尸威胁在,他早就冲出去那封奇一巴掌扇飞了!

    枉我侄女儿,对你如此痴情痴意。

    “对不起!”封奇转身离去。

    离开房子的时候,他心里好痛。

    可是,本来不是争取了最后三天,要和清儿好好在一起的嘛?为什么聊着聊着,自己现在就跟清儿分道扬镳了!

    虽然有点意外,也有点残酷,但是,封奇确实是在周岭这里过关了。

    “接下来,就是处理后事了!”周岭带上白色面具,轻轻飘进了房屋内。

    中年男子神色一凛,随时准备救援韩清儿。

    这古尸以前可是悟道境,能够使用的手段远非自己能比。

    此刻,中年男子心里才后悔。

    他是接了来带回韩清儿的任务,但是,也打着公事旅游的心思,为了不被监督着,也算是半个离家出走的人。

    而离家出走的代价就是独自一人。

    早知道哪怕是三拜九叩,也得把家族里的悟道境,请出来一两位。

    “你是谁?”韩清儿脸色一寒地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白色面具人。

    他能够容忍封奇那么靠近她的卧榻,不代表别的男人也可以。

    再加上,此刻她还伤心着呢?

    伤心的女人杀气也大!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封奇为何要离你而去吗?”周岭淡淡道。

    “什么原因?”韩清儿此刻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

    为何,封奇在出去一趟之后,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你以为你吃的灵果,真的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嘛?”

    “那是,他用自己的命,跟我们交易的!”周岭感慨道。

    什么?!韩清儿脸色剧变。

    封奇,你为何这般傻?

    哪怕是没有你的灵果,阿叔他们也不可能真的看着我死。

    “他是个不错的人,很痴情,也很守诺……”

    “你们究竟让他干什么?”韩清儿脸上带着杀气,一股无形的气势就要扩散开来。

    “收住!”这时,耳边传来阿叔的声音,“他身边有高人!”

    韩清儿脸色再次一变,只能收好气势。

    “我不会让他干什么,只是,和他完成一笔交易,给他灵果,他加入我们而已,他的忠诚让我们很信任!”

    “你碰到了一个不错的人!”

    “我也不会阻止你们在一起!”

    “之前,我骗他要让他断绝以往的生活,只是一个考验,等我找机会跟他说明,他就会回来找你的!”

    封奇啊,既然你已经跟着我了,那这跟红线我是给你搭定了。

    你一个三无穷小子,怎么才能让一个大家族的女人能够不顾一切地跟着你,那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

    “真的?”韩清儿泪目道。

    “我只是来与你说这些,好好珍惜眼前人,曾经,我也有一份真挚的爱摆在面前,只可惜,我未能珍惜,回首,已是物是人非!”白色面具人突然流露出落寞之色,那双眼睛里似乎隐藏着无数的悲伤往事。

    韩清儿见此,心里不禁可怜。

    原来,这也是个悲情之人。

    这也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念,她和封奇,绝对不能走此人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