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个宗门全靠我 > 第二十一章 该是谁的,总归是谁的
    月色皎洁。

    白衣胜雪,黑衣深沉。

    时间才过了半个时辰多一点,他们一点也不着急。

    像是静静地隐藏在暗处,极为有耐心的猎人。

    在猎物没有出现之前,宁静地欣赏血腥四起之前最后的美好。

    二十个黑衣蒙面以断桥为起点,沿着山搜索,已经搜寻了近三分之一的路程。

    这些油耗子也太小瞧我们这些大人物的决心了。

    当你能够偷油的时候,是我们懒得搭理你们,而不是你们真的有那个能耐去偷油!

    ……

    参加拍卖的人全部都通过桥来到了另一边,这是,一个白色面具从夜色里走出来,拿起刀,再次将长桥隔断。

    隔着长长的沟壑遥望,那白色面具顺着刚刚粗糙男子的方向尾随了过去。

    众人都心里一寒。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

    赵福丽摇着大肚子,悠然自得地向前走,嘴边不时还发出哼哼地像是猪叫的声音,似乎一点也没有感受到身后的危机。

    “这胖子,吃的跟头猪一样,不知道在西门客栈吃了多少油水!”

    “不急,等这个家伙带我们去灵石的放置地点,我们再动手!”粗糙男子对周围的同伴们说道。

    作为老手,他们可是已经非常有经验了,断然不会犯一些基础错误。

    赵福丽沿着山路前进,不一会儿走进了一个山洞之中。

    西门客栈竟然还有一个隐蔽的根据地!粗糙男子和同伴相看一眼,连忙跟上。

    洞穴里面很黑,不过,隐隐可以听到前面不急不慢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熟悉,跟刚刚那个红面具的胖子是一样的。

    粗糙男子和一众伙伴紧跟着。

    洞穴里面很安静,他们都不敢说话,十分害怕会引起前面那个胖子的警惕。

    “嗯,你们有没有感觉,有点热啊?”突然,一个人皱着眉头,终于忍不住说道。

    “是有点!”此刻,粗糙男子等人已经是额头在冒汗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打湿了半截。

    只是,洞穴黑暗,大家都看不到各自的情况,又不敢说话,怕被前面的红面具胖子发现。

    “不对,这么安静的洞穴,前面那个胖子怎么在听到我们说话之后,完全没有反应?”有人意识到了情况的诡异,脸色有些不好看地说道。

    “先抓住那个胖子!”粗糙男子当即决定提起刀就往前冲。

    然而,这时,身后的一阵火光突袭而来,在这黑暗的洞穴之中是如此耀眼,像是末世之中的火山喷发一样,猩红的火苗窜了出来。

    “该死,这些混蛋,竟然在山洞里放火!”他们顿时神色大变。

    如果,这个山洞是条死路的话,那这涌来的火苗,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致命的危机啊!

    “这些混蛋,难道连小市的组织者,他们的老大都不管了?”粗糙男子不禁说道。

    此时,火势已经逼近。

    通红的光芒把四周的景象清晰地照射了出来。

    粗糙男子等人飞快往后退,心里祈祷山洞的另一边一定要出口啊!

    还有,那个红色面具的胖子,西门客栈的人,马上抓住你,定要让你好看!

    “不对,这里是条死路!”不断后退,有人触碰到了山洞的底,完完全全封死了的,根本没有别的出口。

    “不对,那个西门客栈的胖子呢?他去哪儿,周围肯定是有路!”粗糙男子大叫道。

    “你们看!”这时,终于有人注意到了,在山洞底部的另一边,还有一头肥硕的猪。

    ……

    山洞门口。

    赵福丽在粗糙男子进去不久后,就躲藏在某个角落,等他们走过,又重新出来了。

    “岭爷,您看,我这学了半个月的猪走路,还行吧?”一旁,赵福丽搓了搓手,面具下的脸嘻嘻笑道。

    “那要不要给你颁个奖?”周岭笑道。

    周岭举着火把,望着火势渐渐包裹住整个山洞,眼神充满着叹息。

    “生命诚可贵!烤猪肉更香!”

    “希望临死之前,你们能够好好享受一下这头烤猪!”

    “带上那个小子,你们先离开这里!”周岭说道。

    “岭爷您这是?”赵福丽奇怪道。

    “这小子,是个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但是,我们缺能够真正信任的人!”

    “如果这个家伙能够过关的话,我不介意买下他的命!”周岭淡淡说道。

    “我明白了,岭爷!”赵福丽背起少年,来到一处断崖,在草丛之中,隐藏着一处吊篮,把少年扔进去,赵福丽也往里面一挤。

    一身肥肉把少年的脸挤到了角落里。

    吊篮顿时变形。

    赵福丽脸色一变。

    “你这体重,怕是要减一减了!”周岭无语道。

    当初这吊篮预设的承重可是八百斤,加上这个少年和灵石的重量,本该绰绰有余。

    “没事,有点变形而已!”赵福丽尴尬说道,启动吊篮,慢慢把自己放下去。

    岭爷还真是神通广大,这吊篮的设计,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

    “这群混蛋!”

    只见那头猪,后脚穿着和那个红面具胖子一样质地的鞋子,前脚则是用棉布包着,几乎发不出声音。

    他们一直跟着的,就是一头这样的猪?

    此刻,山洞之内,火势越来越大,将整个石壁照的通红,隐隐水汽升腾,石壁都已经烫的吓人。

    粗糙男子等人身体已经脱水有些严重。

    那头猪,嗡嗡叫着,窜来窜去,闹得可烦人。

    粗糙男子心里一生气,抬手就是一刀,将那猪给砍死。

    猪血流了一地。

    “现在,可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冲出去!冲出去,还有一线生机,呆在这里,必死无疑!”粗糙男子沉声说道。

    “有了,我们把这猪皮挡在前面,一起冲出去!”有人眼睛一亮提议道。

    此刻火势之大,已经来不及思考,渐渐缺失的氧气和浓烟让他们的身体感觉糟糕无比,呼吸越来越难受。

    猪皮挡在前面,上面滋滋在冒油,几人都是咬牙,猛地往外冲!

    在烈火之中穿梭,哪怕是猪皮能挡住一些火势,然而,依旧不断有着火苗浇在他们身上。

    如果不是凭借着凡体境第五炼的修为,他们早已成了熟肉。

    但是,哪怕还活着,身体外面也已经近乎焦胡了!

    在烈火里,简直犹如在地狱之中身处一年一般。

    当终于冲出去,感受着身体周围的凉意,大家都是心里松了口气。

    活着……出来了!

    “快,快把那灵果拿出来,分了吃!”尤为微弱的声音响起。

    粗糙男子哪怕心里不舍。

    但他们受伤极重,如果没有灵果治愈的话,可能也支撑不了多久。

    粗糙男子从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怀里取出盒子。

    他周围的皮肤都快被考焦了,但是,这盒子所在的周围却被保护地很好,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白灵果,上面雕刻着一缕缕的金丝。

    一丝丝淡淡的香味萦绕出来。

    顿时,他们似乎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治愈了。

    恨不得自己一个人就将灵果独吞。

    “快分了,快分了!”大家都忍不住。

    粗糙男子正要拿起这颗灵果。

    突然,一只手啪地将盒子盖上,死死地将盒子按在地上,让粗糙男子完全移动不了。

    粗糙男子神色大惊,缓缓抬头,一张白色的面具顿时映入眼帘。

    西门客栈?

    “这灵果,该是谁的,终究是谁的!”白色面具淡漠说道,将木盒子收起。

    “你!不,这是你们卖给我们的,你怎么能够一点商业信誉都没有,你快还给我们!”粗糙男子心中大急道。

    他们的重伤之躯,全靠这枚灵果来治愈。

    “带了面具就是西门客栈的人吗?你们可不要冤枉西门客栈!”白色面具冷笑一声说道。

    随后,白色面具提起一脚,又将粗糙男子等人一个个踢回了原来的火海之中。

    “火葬,最环保干净的墓葬方式之一,你们也算是为这大山的环境做贡献了!”白色面具淡淡说道。

    ……

    “公子,路线我们找到了!”

    “在某个山崖之间,还藏了一根深色的绳子,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但是,有修为的人完全可以借着这跟绳子来回!”黑衣蒙面人十分振奋地对白衣公子说道。

    巨石上,盘坐的白衣公子睁开了一双深邃的眸子。

    “好了,到我们出场了!”他对一旁的黑衣青年说道。

    “今日,是我们下场,清理一些市场害虫的时刻了!”白衣公子从容一笑。

    “前面带路!”

    不多时,白衣公子和黑衣青年来到那根隐藏的绳子处,竟然犹如浮燕一般,在绳子上面一步步跳过,很快就来到了对面。

    这对于身体力道的掌控里可谓极高。

    没有相应的修为和身法,几乎是很难做到的。

    看那些黑衣蒙面人,就是顺着绳子一个个爬过来的。

    像两位爷那么跳,他们可不敢,一个不慎掉下去,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白衣公子和黑衣青年,外加后方的二十个凡体境第五炼,这样的一股力量,足以将区区一个西门客栈摧毁地一干二净。

    “搜!”白衣公子抬起手势,神色冷酷。

    二十个黑衣蒙面从两侧分散。

    很快,他们回来了。

    “公子,我们找到小市地点了,可是……”

    “走!”白衣公子冷漠道。

    没有什么可是,找到小市地点,那就直接杀进去!

    白衣公子和黑衣青年,以及一系列的黑衣蒙面鱼贯而入。

    来到了那个曾经的小市地点。

    然而,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这小市呢?

    二十二道身影耸立在这里,晚风凄凉,吹动着他们的衣襟。

    良久,白衣公子脸色难看地转身离开,黑衣青年同样神色难看。

    此次,势在必得的一次行动,竟然是他们反过来被这些油老鼠耍了。

    西门客栈,咱们走着瞧!

    等他们走到刚才通过绳子过来的地方的时候。

    白衣公子又是神色一变。

    这里的绳子,竟然,被人砍断了!

    二十二人,被孤立在了这像是小岛一样的地方。

    ……

    月色明亮,撒在一根根嫩绿的草上,像是给它们镀上了一层银霜一般,整个山坡,像是在不断起伏的银色海浪一般。

    少年躺在草地上,悠悠醒来,感觉脖子颇为疼痛。

    摸了摸脖子,猛地想起什么,神色一变,在他四顾的瞬间,马上就停在了不远处的两道身影上。

    他们一道带着红色面具,一道带着白色面具。

    “你们……你们!”少年震惊地看着他们。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要抓我?

    “你不是要卖命给我们吗?”

    “这就要看你的命值不值得这颗灵果了!”白色面具的身影轻轻对他说道。

    而一旁的红色面具微微落后半个身位,看那姿态,对于白色面具竟颇为尊敬。

    少年马上明白了!

    西门客栈,真正的主事人,竟然是这个隐藏在后面的白色面具人。

    “这颗灵果,你不是拍卖出去了吗?”虽然自己晕的早,但还是明白规矩的,那种情况下,这个灵果只会留给下一个出高价的人啊!

    “哦,你运气不错,拍下这个灵果的是一些盗匪!”白色面具人轻轻说道。

    “那他们……”少年心里一紧。

    “看到那山火了吗?”白色面具指了指对面那还在冒火苗的某处。

    “骨灰,已经扬了!”

    少年一阵心惊肉跳。

    然而,他看着白色面具人这般泰然处之的样子。

    竟觉得这道身影这般高大,不禁产生了一些崇敬之情。

    “现在,说说,你要拿卖命这件事,要救的人,究竟是谁吧?”白色面具人缓缓蹲下,对着少年说道。

    “救人!清儿,我要救清儿!”少年此刻终于醒神,想起自己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现在,距离拍卖过了多久了,我还能救清儿吗?”少年六神无主道。

    “不急,现在才过了不到半个时辰!”白色面具人轻笑道。

    “才,才半个时辰!”少年惊喜。

    再看向白色面具人的目光,更是觉得此人真是神秘和不可思议。

    “那救清儿来来得及,只要你们能够救清儿,我就把命卖给你们,以后,你们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哪怕是,让我马上去死也可以!”少年狠狠咬牙,拿出了全部的力气说道。

    “所以,清儿是谁?”白色面具人问道。

    这一听就是个女人的名字。

    这少年,难不成也是条老舔狗了?